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今天谁活得比乞丐还惨?  

2008-12-12 16:57: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至60岁的中青年男性为主,大致分为七类:因财被困型、工作无着型、年老残疾型、农闲挣钱型、工伤失业型、懒散厌工型及照顾家人型。数据显示,在广州流浪行乞1年以上者占统计人数的六成以上,10年以上者占18%。而他们的行乞拾荒所得,通常在500元月至1000元月之间,超过了广州市城镇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线365元月,可以维持流浪者的基本生活,还略有节余。 首先祝贺乞丐们经过几千年的努力,终于PK掉了城市无工作的贫民,成功在中国社会阶层中晋级。 这一方面说明不自食其力的下场很可悲,毕竟中国经济发展了,社会上迅速致富的机会可能是属于少数人的专利,但自食其力实现养家糊口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所以部分领低保的人首先应该羞愧和反思,毕竟,我们经常能见到诸如开着豪华车、戴着大钻戒去无耻地领底保的新闻,也确有极少数宁可穷死、也不愿干活的懒汉。 但转念一想,前者属低保制度需要完善的问题,有些地方还有死人领低保的呢。而后一个问题属于社会教育引导的问题,不能因此污蔑领低保的大多数。 我们更不能因为乞讨者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挣得高于低保的收入,就非要通过各种措施限制乞讨者的创收不可。这与强调迁徙自由、提倡包容的现代法治社会的精神背道而驰。

     在这个大变革、大转型的社会,中国社会阶层分化日益严重,比如在中产阶层停滞不前的大背景下,贫富分化在加剧,基尼系数2007年到了全球领先的0.47(警戒线是0.4),再加上一些同志的致富手段、渠道相当可疑,所以仇富情绪在不断蔓延,而且越穷被剥夺感就越强,意见越大。

     如果要想像伟大领袖毛主席那样写一篇当代的《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您就首先需要弄明白今天这个社会谁在最底层。

     在社会极其不平等的元代,确定社会地位是靠身份,共十等,最后两位为“九儒十丐”。兄弟由于不幸出生于文革期间的知识分子家庭,对此印象极其深刻。

     今天是大力发展市场经济的法治社会,靠身份确定人的地位尽管阴魂没有尽散,但我相信已然退居二线,当然,尽管职业无贵贱的观念尽管逐步深入人心,但要变成美好的现实兄弟觉得还需要一个曲折漫长的过程,商业时代流行的准则是以收入论英雄。

     那谁是当今中国社会活得最惨的人?

     要相对准确地回答这一问题,那还得靠改革开放最前沿地区的同志的努力。据报道,今年5月,广州市救助管理站与中山大学联手,对广州街头600多名流浪者及市民分别进行了问卷式调查。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广州市约有4000多名流浪乞讨人员,他们以20至60岁的中青年男性为主,大致分为七类:因财被困型、工作无着型、年老残疾型、农闲挣钱型、工伤失业型、懒散厌工型及照顾家人型。数据显示,在广州流浪行乞1年以上者占统计人数的六成以上,10年以上者占18%。而他们的行乞拾荒所得,通常在500元/月至1000元/月之间,超过了广州市城镇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线365元/月,可以维持流浪者的基本生活,还略有节余。
     首先祝贺乞丐们经过几千年的努力,终于PK掉了城市无工作的贫民,成功在中国社会阶层中晋级。

     这一方面说明不自食其力的下场很可悲,毕竟中国经济发展了,社会上迅速致富的机会可能是属于少数人的专利,但自食其力实现养家糊口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所以部分领低保的人首先应该羞愧和反思,毕竟,我们经常能见到诸如开着豪华车、戴着大钻戒去无耻地领底保的新闻,也确有极少数宁可穷死、也不愿干活的懒汉。

    但转念一想,前者属低保制度需要完善的问题,有些地方还有死人领低保的呢。而后一个问题属于社会教育引导的问题,不能因此污蔑领低保的大多数。

   我们更不能因为乞讨者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挣得高于低保的收入,就非要通过各种措施限制乞讨者的创收不可。这与强调迁徙自由、提倡包容的现代法治社会的精神背道而驰。

0至60岁的中青年男性为主,大致分为七类:因财被困型、工作无着型、年老残疾型、农闲挣钱型、工伤失业型、懒散厌工型及照顾家人型。数据显示,在广州流浪行乞1年以上者占统计人数的六成以上,10年以上者占18%。而他们的行乞拾荒所得,通常在500元月至1000元月之间,超过了广州市城镇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线365元月,可以维持流浪者的基本生活,还略有节余。 首先祝贺乞丐们经过几千年的努力,终于PK掉了城市无工作的贫民,成功在中国社会阶层中晋级。 这一方面说明不自食其力的下场很可悲,毕竟中国经济发展了,社会上迅速致富的机会可能是属于少数人的专利,但自食其力实现养家糊口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所以部分领低保的人首先应该羞愧和反思,毕竟,我们经常能见到诸如开着豪华车、戴着大钻戒去无耻地领底保的新闻,也确有极少数宁可穷死、也不愿干活的懒汉。 但转念一想,前者属低保制度需要完善的问题,有些地方还有死人领低保的呢。而后一个问题属于社会教育引导的问题,不能因此污蔑领低保的大多数。 我们更不能因为乞讨者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挣得高于低保的收入,就非要通过各种措施限制乞讨者的创收不可。这与强调迁徙自由、提倡包容的现代法治社会的精神背道而驰。

    其实,真相是领低保的大多数是在企业转型中被无情淘汰的城市下岗职工,年龄大多是4050人员,工作技能要么落伍,要么缺失,无力在短时间重新找到工作岗位,真是去当乞丐也不是仅仅靠勇气就能做好的,您不觉得乞讨也需要经验和技巧吗?

   而且对于这些人,我们政府和社会还存在认真偿还历史欠帐的问题——毕竟,他们的下岗有着经济结构调整和企业整体升级的时代背景,不少职工还曾是劳模,是过去经济建设的功臣。在他们重新找到工作,实现自食其力之前,对他们进行职业培训,让他们维持基本生活是我们应尽的职责。

   又回到一个老话题:怎么建立更好的国家福利制度,使城市贫民有更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让低保的生活尽快好过乞丐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