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全车乘客对两位民工的疯狂驱逐  

2009-12-23 02:55: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4时许,他们被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发现。后经綦江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医生检查,两人患的只是普通感冒。 我无言以对。 这是一部真实的现代版《阿Q正传》。我相信与农民工同乘大巴车的人绝不是什么达官贵人,都是基层劳动人民,彼此相煎何急?在自身利益可能受损时,这些也许平素善良、木讷、真诚的弱者,为何变得如此自私和残忍,集体拔刀向更弱者?宛如阿Q受赵太爷欺凌后对吴妈和小D肆无忌惮的凌辱。 这一方面说明可怜的农民工处在社会底层的底层,是蚁民中的蚁民。在冷漠自私加莫名的恐慌占据心灵时,一批可能平时也备受欺凌的扭曲心灵开始了报复性反弹。于是,一幕真实的末日审判开始了,成就了一次庶民对庶民的胜利——不是为了正义和公平,而是为了获得病态的快感,是一次赤裸裸的多数人利益对少数人利益公开的非法褫夺。这是一个转型年代道德沦陷、信仰缺失的典型标本。 这次民意公决与民主无关——民主的前提是捍卫少数人的权利,以法治和道德的名义。这个令人齿冷的故事还说明:歧视这个当代社会的癌症不仅存在于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男女之间、代际之间,也普遍存在于没有信任的个体之间。 前苏联导演米哈依尔·罗姆1965年曾拍过一部不朽的记录片《普通的法西斯》。罗姆并没有去说教、控诉或是指责。罗姆的主旨既不是强调那些触目惊心的场景和不容置疑的答案,而试图回答这样一个真实而人们普遍躲避的问题:“德国法西斯主义如何渗透到千百万德国人心中,腐蚀其灵魂、疯狂其理智的?”罗姆说:“我们不能忘记,所见即所思!我们要告诫自己,如果今天还出现这样的场

    2009年12月22日是农历冬至。按祖先积累的宝贵经验,一年从这一天将进入最寒冷的季节。

凌晨4时许,他们被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发现。后经綦江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医生检查,两人患的只是普通感冒。 我无言以对。 这是一部真实的现代版《阿Q正传》。我相信与农民工同乘大巴车的人绝不是什么达官贵人,都是基层劳动人民,彼此相煎何急?在自身利益可能受损时,这些也许平素善良、木讷、真诚的弱者,为何变得如此自私和残忍,集体拔刀向更弱者?宛如阿Q受赵太爷欺凌后对吴妈和小D肆无忌惮的凌辱。 这一方面说明可怜的农民工处在社会底层的底层,是蚁民中的蚁民。在冷漠自私加莫名的恐慌占据心灵时,一批可能平时也备受欺凌的扭曲心灵开始了报复性反弹。于是,一幕真实的末日审判开始了,成就了一次庶民对庶民的胜利——不是为了正义和公平,而是为了获得病态的快感,是一次赤裸裸的多数人利益对少数人利益公开的非法褫夺。这是一个转型年代道德沦陷、信仰缺失的典型标本。 这次民意公决与民主无关——民主的前提是捍卫少数人的权利,以法治和道德的名义。这个令人齿冷的故事还说明:歧视这个当代社会的癌症不仅存在于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男女之间、代际之间,也普遍存在于没有信任的个体之间。 前苏联导演米哈依尔·罗姆1965年曾拍过一部不朽的记录片《普通的法西斯》。罗姆并没有去说教、控诉或是指责。罗姆的主旨既不是强调那些触目惊心的场景和不容置疑的答案,而试图回答这样一个真实而人们普遍躲避的问题:“德国法西斯主义如何渗透到千百万德国人心中,腐蚀其灵魂、疯狂其理智的?”罗姆说:“我们不能忘记,所见即所思!我们要告诫自己,如果今天还出现这样的场

    这一天,我从重庆晚报上看到了一则寒彻骨髓的消息。

    对于四川农民工陈国芳和张大有来说,2009年12月21日宛如一场噩梦。

    他们同在广西一家工厂打工。3天前,工厂提前完成今年生产计划,遂放假让工人提前回家过新年。

景,我们该怎么办!” 罗姆呼吁:“这是一部发人深省的影片。我希望,您能和我一起来反思。” 发生在重庆的全体乘客驱逐农民工事件如罗姆的伟大纪录片一样直击人的内心。我也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反思。尤其是当我们习惯性挥舞道德大棒冲向别人、要求其高尚的时候,先想一下:假如自己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与两个卑微的感冒的农民工坐在同一辆没有暖气的大巴车上,会不会举手同意将他们驱逐至寒夜深处? “不要让一个人去守卫他的尊严,而应让他的尊严来守卫他。” 这个故事的结局还是浮现一缕亮色:重庆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没有抛弃两个农民工,将他们带上了有暖气的执法车,送到医院,为平日里可能备受质疑的执法者赢得了尊严。 这也说明:高贵从来就与贫富贵贱年龄性别无关。 其实,他们挽救的不仅仅是可能冻死或病死的农民工,而是很多正在失去信任和希望的绝望的心。

    噩梦就此拉开序幕。

     回乡的大巴在行驶中空调发生故障,没有暖气让所有乘客感到寒冷无比。前天早晨,陈国芳和张大有醒来时,不约而同出现嗓子沙哑还伴轻微咳嗽。每次咳嗽,其他近30名乘客都投来异样目光。

    他们感到了陌生的敌意。于是,常年处在社会最底层的他们开始了卑微的无望的辩解。结果提前回家的解释招来更多的质疑。

2009年12月22日是农历冬至。按祖先积累的宝贵经验,一年从这一天将进入最寒冷的季节。 这一天,我从重庆晚报上看到了一则寒彻骨髓的消息。 对于四川农民工陈国芳和张大有来说,2009年12月21日宛如一场噩梦。 他们同在广西一家工厂打工。3天前,工厂提前完成今年生产计划,遂放假让工人提前回家过新年。 噩梦就此拉开序幕。 回乡的大巴在行驶中空调发生故障,没有暖气让所有乘客感到寒冷无比。前天早晨,陈国芳和张大有醒来时,不约而同出现嗓子沙哑还伴轻微咳嗽。每次咳嗽,其他近30名乘客都投来异样目光。 他们感到了陌生的敌意。于是,常年处在社会最底层的他们开始了卑微的无望的辩解。结果提前回家的解释招来更多的质疑。 为了能继续留在车上,大巴驶进贵州境内一处高速公路服务区后,陈国芳和张大有分别在商店各买1个白口罩戴在脸上,以避免影响别人休息。 但这样的善意被继续曲解。乘客们个个都变成了可怕的兽医,对两个孤立无援的人做出诊断:甲流。 部分乘客开始威胁司机并要求停车。昨日凌晨,大巴应乘客要求驶入渝黔高速公路綦江段服务区。然后进行了全体乘客进行“民意表决”——同意让陈国芳和张大有下车“隔离”的举手。让人心寒的是,所有乘客全部举手同意。最初,两人以半夜三更下车太冷为由,不愿下车。 随后震撼人心一幕发生了:一个身材高大、很强壮的男乘客走来,像拎小鸡般抓起虚弱的陈国芳往过道拖,另两个男乘客见状,也凑过来把张大有同样往过道拉。 最后,两人被成功赶下车,只好顶着寒风往重庆主城方向摸黑行走。

   为了能继续留在车上,大巴驶进贵州境内一处高速公路服务区后,陈国芳和张大有分别在商店各买1个白口罩戴在脸上,以避免影响别人休息。

    但这样的善意被继续曲解。乘客们个个都变成了可怕的兽医,对两个孤立无援的人做出诊断:甲流。

    部分乘客开始威胁司机并要求停车。昨日凌晨,大巴应乘客要求驶入渝黔高速公路綦江段服务区。然后进行了全体乘客进行“民意表决”——同意让陈国芳和张大有下车“隔离”的举手。让人心寒的是,所有乘客全部举手同意。最初,两人以半夜三更下车太冷为由,不愿下车。

2009年12月22日是农历冬至。按祖先积累的宝贵经验,一年从这一天将进入最寒冷的季节。 这一天,我从重庆晚报上看到了一则寒彻骨髓的消息。 对于四川农民工陈国芳和张大有来说,2009年12月21日宛如一场噩梦。 他们同在广西一家工厂打工。3天前,工厂提前完成今年生产计划,遂放假让工人提前回家过新年。 噩梦就此拉开序幕。 回乡的大巴在行驶中空调发生故障,没有暖气让所有乘客感到寒冷无比。前天早晨,陈国芳和张大有醒来时,不约而同出现嗓子沙哑还伴轻微咳嗽。每次咳嗽,其他近30名乘客都投来异样目光。 他们感到了陌生的敌意。于是,常年处在社会最底层的他们开始了卑微的无望的辩解。结果提前回家的解释招来更多的质疑。 为了能继续留在车上,大巴驶进贵州境内一处高速公路服务区后,陈国芳和张大有分别在商店各买1个白口罩戴在脸上,以避免影响别人休息。 但这样的善意被继续曲解。乘客们个个都变成了可怕的兽医,对两个孤立无援的人做出诊断:甲流。 部分乘客开始威胁司机并要求停车。昨日凌晨,大巴应乘客要求驶入渝黔高速公路綦江段服务区。然后进行了全体乘客进行“民意表决”——同意让陈国芳和张大有下车“隔离”的举手。让人心寒的是,所有乘客全部举手同意。最初,两人以半夜三更下车太冷为由,不愿下车。 随后震撼人心一幕发生了:一个身材高大、很强壮的男乘客走来,像拎小鸡般抓起虚弱的陈国芳往过道拖,另两个男乘客见状,也凑过来把张大有同样往过道拉。 最后,两人被成功赶下车,只好顶着寒风往重庆主城方向摸黑行走。

    随后震撼人心一幕发生了:一个身材高大、很强壮的男乘客走来,像拎小鸡般抓起虚弱的陈国芳往过道拖,另两个男乘客见状,也凑过来把张大有同样往过道拉。

    最后,两人被成功赶下车,只好顶着寒风往重庆主城方向摸黑行走。凌晨4时许,他们被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发现。后经綦江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医生检查,两人患的只是普通感冒。

    我无言以对。

   这是一部真实的现代版《阿Q正传》。我相信与农民工同乘大巴车的人绝不是什么达官贵人,都是基层劳动人民,彼此相煎何急?在自身利益可能受损时,这些也许平素善良、木讷、真诚的弱者,为何变得如此自私和残忍,集体拔刀向更弱者?宛如阿Q受赵太爷欺凌后对吴妈和小D肆无忌惮的凌辱。

     这一方面说明可怜的农民工处在社会底层的底层,是蚁民中的蚁民。在冷漠自私加莫名的恐慌占据心灵时,一批可能平时也备受欺凌的扭曲心灵开始了报复性反弹。于是,一幕真实的末日审判开始了,成就了一次庶民对庶民的胜利——不是为了正义和公平,而是为了获得病态的快感,是一次赤裸裸的多数人利益对少数人利益公开的非法褫夺。这是一个转型年代道德沦陷、信仰缺失的典型标本。

   这次民意公决与民主无关——民主的前提是捍卫少数人的权利,以法治和道德的名义。这个令人齿冷的故事还说明:歧视这个当代社会的癌症不仅存在于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男女之间、代际之间,也普遍存在于没有信任的个体之间。

凌晨4时许,他们被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发现。后经綦江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医生检查,两人患的只是普通感冒。 我无言以对。 这是一部真实的现代版《阿Q正传》。我相信与农民工同乘大巴车的人绝不是什么达官贵人,都是基层劳动人民,彼此相煎何急?在自身利益可能受损时,这些也许平素善良、木讷、真诚的弱者,为何变得如此自私和残忍,集体拔刀向更弱者?宛如阿Q受赵太爷欺凌后对吴妈和小D肆无忌惮的凌辱。 这一方面说明可怜的农民工处在社会底层的底层,是蚁民中的蚁民。在冷漠自私加莫名的恐慌占据心灵时,一批可能平时也备受欺凌的扭曲心灵开始了报复性反弹。于是,一幕真实的末日审判开始了,成就了一次庶民对庶民的胜利——不是为了正义和公平,而是为了获得病态的快感,是一次赤裸裸的多数人利益对少数人利益公开的非法褫夺。这是一个转型年代道德沦陷、信仰缺失的典型标本。 这次民意公决与民主无关——民主的前提是捍卫少数人的权利,以法治和道德的名义。这个令人齿冷的故事还说明:歧视这个当代社会的癌症不仅存在于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男女之间、代际之间,也普遍存在于没有信任的个体之间。 前苏联导演米哈依尔·罗姆1965年曾拍过一部不朽的记录片《普通的法西斯》。罗姆并没有去说教、控诉或是指责。罗姆的主旨既不是强调那些触目惊心的场景和不容置疑的答案,而试图回答这样一个真实而人们普遍躲避的问题:“德国法西斯主义如何渗透到千百万德国人心中,腐蚀其灵魂、疯狂其理智的?”罗姆说:“我们不能忘记,所见即所思!我们要告诫自己,如果今天还出现这样的场

     前苏联导演米哈依尔·罗姆1965年曾拍过一部不朽的记录片《普通的法西斯》。罗姆并没有去说教、控诉或是指责。罗姆的主旨既不是强调那些触目惊心的场景和不容置疑的答案,而试图回答这样一个真实而人们普遍躲避的问题:“德国法西斯主义如何渗透到千百万德国人心中,腐蚀其灵魂、疯狂其理智的?”罗姆说:“我们不能忘记,所见即所思!我们要告诫自己,如果今天还出现这样的场景,我们该怎么办!”

     罗姆呼吁:“这是一部发人深省的影片。我希望,您能和我一起来反思。”

    发生在重庆的全体乘客驱逐农民工事件如罗姆的伟大纪录片一样直击人的内心。我也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反思。尤其是当我们习惯性挥舞道德大棒冲向别人、要求其高尚的时候,先想一下:假如自己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与两个卑微的感冒的农民工坐在同一辆没有暖气的大巴车上,会不会举手同意将他们驱逐至寒夜深处?

凌晨4时许,他们被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发现。后经綦江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医生检查,两人患的只是普通感冒。 我无言以对。 这是一部真实的现代版《阿Q正传》。我相信与农民工同乘大巴车的人绝不是什么达官贵人,都是基层劳动人民,彼此相煎何急?在自身利益可能受损时,这些也许平素善良、木讷、真诚的弱者,为何变得如此自私和残忍,集体拔刀向更弱者?宛如阿Q受赵太爷欺凌后对吴妈和小D肆无忌惮的凌辱。 这一方面说明可怜的农民工处在社会底层的底层,是蚁民中的蚁民。在冷漠自私加莫名的恐慌占据心灵时,一批可能平时也备受欺凌的扭曲心灵开始了报复性反弹。于是,一幕真实的末日审判开始了,成就了一次庶民对庶民的胜利——不是为了正义和公平,而是为了获得病态的快感,是一次赤裸裸的多数人利益对少数人利益公开的非法褫夺。这是一个转型年代道德沦陷、信仰缺失的典型标本。 这次民意公决与民主无关——民主的前提是捍卫少数人的权利,以法治和道德的名义。这个令人齿冷的故事还说明:歧视这个当代社会的癌症不仅存在于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男女之间、代际之间,也普遍存在于没有信任的个体之间。 前苏联导演米哈依尔·罗姆1965年曾拍过一部不朽的记录片《普通的法西斯》。罗姆并没有去说教、控诉或是指责。罗姆的主旨既不是强调那些触目惊心的场景和不容置疑的答案,而试图回答这样一个真实而人们普遍躲避的问题:“德国法西斯主义如何渗透到千百万德国人心中,腐蚀其灵魂、疯狂其理智的?”罗姆说:“我们不能忘记,所见即所思!我们要告诫自己,如果今天还出现这样的场

    “不要让一个人去守卫他的尊严,而应让他的尊严来守卫他。”

    这个故事的结局还是浮现一缕亮色:重庆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没有抛弃两个农民工,将他们带上了有暖气的执法车,送到医院,为平日里可能备受质疑的执法者赢得了尊严。

   这也说明:高贵从来就与贫富贵贱年龄性别无关。

景,我们该怎么办!” 罗姆呼吁:“这是一部发人深省的影片。我希望,您能和我一起来反思。” 发生在重庆的全体乘客驱逐农民工事件如罗姆的伟大纪录片一样直击人的内心。我也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反思。尤其是当我们习惯性挥舞道德大棒冲向别人、要求其高尚的时候,先想一下:假如自己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与两个卑微的感冒的农民工坐在同一辆没有暖气的大巴车上,会不会举手同意将他们驱逐至寒夜深处? “不要让一个人去守卫他的尊严,而应让他的尊严来守卫他。” 这个故事的结局还是浮现一缕亮色:重庆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六大队执法队员没有抛弃两个农民工,将他们带上了有暖气的执法车,送到医院,为平日里可能备受质疑的执法者赢得了尊严。 这也说明:高贵从来就与贫富贵贱年龄性别无关。 其实,他们挽救的不仅仅是可能冻死或病死的农民工,而是很多正在失去信任和希望的绝望的心。

   其实,他们挽救的不仅仅是可能冻死或病死的农民工,而是很多正在失去信任和希望的绝望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