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广东“工资倍增”计划为何惨淡收场?  

2009-12-25 01:27: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您收入今年增长了没有?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请您找个毛主席画像,将手放在胸口,向他老人家发誓说真话。 首先,这个问题很重要,而且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向来是版本众多。尤其是公众感受和官方数据相去甚远。俺经常不知该信谁。 比如随着经济增长保八的顺利完成,按照以往的惯例,各地一定会纷纷发布居民收入超八的喜人数据。 我相信中央政府是真心这么想且努力这么做的。但很遗憾,经迷恋GDP和房地产的部分地方政府一执行,可能结果与理想相去甚远。 比如广东省统计局公布前三季度广东城镇单位职工平均工资情况,声称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2845元,同比增长10.8%。但企业职工的工资在绝对值和增长速度上,均低于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这个伟大成绩的取得基于这样一个背景:2008年,广东曾经着手实施“工资倍增”计划,提出力争全省职工工资每年递增14%以上,2012年的工资水平要比2000年翻两番。 不料,当俺带着一丝可以理解的妒忌,向广东的同志表示祝贺之前,广东的群众首先不干了,对此表示了怀疑和愤慨。 比如据统计,2008年广州制造业员工平均薪酬增长率为9.3%。而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今年的“居民家庭投资心态调查”则显示,58.0%的居民表示收入相对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没有变化,仅有6.3%的居民收入增加。 据报道,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很少有职工表示自己工资获得增长。无论教师、公司职员、医务人员,还是很多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外来工,他们都反映,想增加收入,要么长期加班,要么另找工作。“向老板提出加薪是不可能的。” 怎么数据都是来自统计局,却反差如此巨大? 有三种可能:一是广东的同志普遍低

   您收入今年增长了没有?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请您找个毛主席画像,将手放在胸口,向他老人家发誓说真话。

您收入今年增长了没有?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请您找个毛主席画像,将手放在胸口,向他老人家发誓说真话。 首先,这个问题很重要,而且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向来是版本众多。尤其是公众感受和官方数据相去甚远。俺经常不知该信谁。 比如随着经济增长保八的顺利完成,按照以往的惯例,各地一定会纷纷发布居民收入超八的喜人数据。 我相信中央政府是真心这么想且努力这么做的。但很遗憾,经迷恋GDP和房地产的部分地方政府一执行,可能结果与理想相去甚远。 比如广东省统计局公布前三季度广东城镇单位职工平均工资情况,声称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2845元,同比增长10.8%。但企业职工的工资在绝对值和增长速度上,均低于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这个伟大成绩的取得基于这样一个背景:2008年,广东曾经着手实施“工资倍增”计划,提出力争全省职工工资每年递增14%以上,2012年的工资水平要比2000年翻两番。 不料,当俺带着一丝可以理解的妒忌,向广东的同志表示祝贺之前,广东的群众首先不干了,对此表示了怀疑和愤慨。 比如据统计,2008年广州制造业员工平均薪酬增长率为9.3%。而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今年的“居民家庭投资心态调查”则显示,58.0%的居民表示收入相对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没有变化,仅有6.3%的居民收入增加。 据报道,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很少有职工表示自己工资获得增长。无论教师、公司职员、医务人员,还是很多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外来工,他们都反映,想增加收入,要么长期加班,要么另找工作。“向老板提出加薪是不可能的。” 怎么数据都是来自统计局,却反差如此巨大? 有三种可能:一是广东的同志普遍低

    首先,这个问题很重要,而且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向来是版本众多。尤其是公众感受和官方数据相去甚远。俺经常不知该信谁。

    比如随着经济增长保八的顺利完成,按照以往的惯例,各地一定会纷纷发布居民收入超八的喜人数据。

    我相信中央政府是真心这么想且努力这么做的。但很遗憾,经迷恋GDP和房地产的部分地方政府一执行,可能结果与理想相去甚远。

   比如广东省统计局公布前三季度广东城镇单位职工平均工资情况,声称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2845元,同比增长10.8%。但企业职工的工资在绝对值和增长速度上,均低于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这个伟大成绩的取得基于这样一个背景:2008年,广东曾经着手实施“工资倍增”计划,提出力争全省职工工资每年递增14%以上,2012年的工资水平要比2000年翻两番。

   不料,当俺带着一丝可以理解的妒忌,向广东的同志表示祝贺之前,广东的群众首先不干了,对此表示了怀疑和愤慨。

   比如据统计,2008年广州制造业员工平均薪酬增长率为9.3%。而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今年的“居民家庭投资心态调查”则显示,58.0%的居民表示收入相对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没有变化,仅有6.3%的居民收入增加。

进而影响中国扩内需、调结构的步伐,影响未来社会经济发展质量的总体改善。 比如在经济发达的广东省,统计部门数据显示,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在近20年不断下降,从60%左右下降到不足40%。 因此,比发布数据证明全体职工收入增长喜人更重要的是:一是工资集体协商制度,通过行业协商提高职工待遇;二是贯彻劳动合同法,督促企业在内部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制度,提高职工工资水平。也就是说,解决职工收入问题的关键在于让他们拥有确定工资的话语权,而不能总是扮演吃苦耐劳的沉默的大多数。 有专家呼吁,还必须进行工资立法,重视初次分配的制度建设,通过制度对初次分配的约束,强制企业促进分配的公平性。 当然,中国的很多法规尤其是维护弱势群体根本利益的法规往往会在执行中走形,这成了摆在有关部门面前的一个艰巨课题。要想“有形的手”能真正完成“效率公平并重”的调控使命,那就需要直面这样一个尖锐的拷问:经济发展究竟是为了什么?

    据报道,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很少有职工表示自己工资获得增长。无论教师、公司职员、医务人员,还是很多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外来工,他们都反映,想增加收入,要么长期加班,要么另找工作。“向老板提出加薪是不可能的。”

    怎么数据都是来自统计局,却反差如此巨大?

    有三种可能:一是广东的同志普遍低调,不露富,怕刺激全国人民,集体撒谎;二是统计局迫于地方政府压力或工作方式落后,又在造假;三是少数人收入真的得到了快速增长,多数人在伟大的平均掩护下又被增长。

您收入今年增长了没有?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请您找个毛主席画像,将手放在胸口,向他老人家发誓说真话。 首先,这个问题很重要,而且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向来是版本众多。尤其是公众感受和官方数据相去甚远。俺经常不知该信谁。 比如随着经济增长保八的顺利完成,按照以往的惯例,各地一定会纷纷发布居民收入超八的喜人数据。 我相信中央政府是真心这么想且努力这么做的。但很遗憾,经迷恋GDP和房地产的部分地方政府一执行,可能结果与理想相去甚远。 比如广东省统计局公布前三季度广东城镇单位职工平均工资情况,声称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2845元,同比增长10.8%。但企业职工的工资在绝对值和增长速度上,均低于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这个伟大成绩的取得基于这样一个背景:2008年,广东曾经着手实施“工资倍增”计划,提出力争全省职工工资每年递增14%以上,2012年的工资水平要比2000年翻两番。 不料,当俺带着一丝可以理解的妒忌,向广东的同志表示祝贺之前,广东的群众首先不干了,对此表示了怀疑和愤慨。 比如据统计,2008年广州制造业员工平均薪酬增长率为9.3%。而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今年的“居民家庭投资心态调查”则显示,58.0%的居民表示收入相对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没有变化,仅有6.3%的居民收入增加。 据报道,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很少有职工表示自己工资获得增长。无论教师、公司职员、医务人员,还是很多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外来工,他们都反映,想增加收入,要么长期加班,要么另找工作。“向老板提出加薪是不可能的。” 怎么数据都是来自统计局,却反差如此巨大? 有三种可能:一是广东的同志普遍低

第一种可能微乎其微。而后两种可能则可能成为多数人的灾难。

    比如在广东“工资倍增”计划提出仅几个月后,今年8月,广东下调工资指导线,工资增长下线从2008年的3.5%降低到零和负增长,出现了2005年以来首次“负增长”。原因是去年很多企业受金融危机影响,经营效益明显下降。

   如果由此宣布曾豪情万丈的“工资倍增”计划没完成,表示要加倍努力,以使广大群众今后能真正共享改革发展成长成果,尚且可以理解——中国工人是最善良和可爱的,因此都上了《时代》封面,其艰辛付出都不仅感动中国,捎带脚还感动了世界。

进而影响中国扩内需、调结构的步伐,影响未来社会经济发展质量的总体改善。 比如在经济发达的广东省,统计部门数据显示,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在近20年不断下降,从60%左右下降到不足40%。 因此,比发布数据证明全体职工收入增长喜人更重要的是:一是工资集体协商制度,通过行业协商提高职工待遇;二是贯彻劳动合同法,督促企业在内部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制度,提高职工工资水平。也就是说,解决职工收入问题的关键在于让他们拥有确定工资的话语权,而不能总是扮演吃苦耐劳的沉默的大多数。 有专家呼吁,还必须进行工资立法,重视初次分配的制度建设,通过制度对初次分配的约束,强制企业促进分配的公平性。 当然,中国的很多法规尤其是维护弱势群体根本利益的法规往往会在执行中走形,这成了摆在有关部门面前的一个艰巨课题。要想“有形的手”能真正完成“效率公平并重”的调控使命,那就需要直面这样一个尖锐的拷问:经济发展究竟是为了什么?

    但不幸的是,他们的收入在普遍没增长的前提下,被宣布增速超越GDP,那就会推到如下可怕的多米诺骨牌:

   既然没增长可以被宣布为涨势喜人,那就意味着多数职工工资实际不增长的真相被成功掩盖,并从此顺理成章。以后增长的大门也会轰然关闭——即使经济进一步转暖,企业效益进一步提升。而对垄断行业的过高收入进行调控的动力随之减弱,毕竟他们在“提升”全民平均收入水平方面贡献卓著。

    我们必须关注这样一个被掩盖的真相:很多企业目前难以依法建立一套规范的工资增长机制,工资协商机制阻力重重,有关部门为了保增长而难以真正有效约束和监督,企业工资分配基本由企业主单方面任意决定,零增长、负增长已经成为常态,为保饭碗,只好牺牲加薪普遍成为员工信条,进一步导致分配不公,差距拉大。

    而这将严重影响了职工的工作积极性,制约了生活质量、消费水平的提高。进而影响中国扩内需、调结构的步伐,影响未来社会经济发展质量的总体改善。

    比如在经济发达的广东省,统计部门数据显示,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在近20年不断下降,从60%左右下降到不足40%。

    因此,比发布数据证明全体职工收入增长喜人更重要的是:一是工资集体协商制度,通过行业协商提高职工待遇;二是贯彻劳动合同法,督促企业在内部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制度,提高职工工资水平。也就是说,解决职工收入问题的关键在于让他们拥有确定工资的话语权,而不能总是扮演吃苦耐劳的沉默的大多数。

进而影响中国扩内需、调结构的步伐,影响未来社会经济发展质量的总体改善。 比如在经济发达的广东省,统计部门数据显示,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在近20年不断下降,从60%左右下降到不足40%。 因此,比发布数据证明全体职工收入增长喜人更重要的是:一是工资集体协商制度,通过行业协商提高职工待遇;二是贯彻劳动合同法,督促企业在内部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制度,提高职工工资水平。也就是说,解决职工收入问题的关键在于让他们拥有确定工资的话语权,而不能总是扮演吃苦耐劳的沉默的大多数。 有专家呼吁,还必须进行工资立法,重视初次分配的制度建设,通过制度对初次分配的约束,强制企业促进分配的公平性。 当然,中国的很多法规尤其是维护弱势群体根本利益的法规往往会在执行中走形,这成了摆在有关部门面前的一个艰巨课题。要想“有形的手”能真正完成“效率公平并重”的调控使命,那就需要直面这样一个尖锐的拷问:经济发展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专家呼吁,还必须进行工资立法,重视初次分配的制度建设,通过制度对初次分配的约束,强制企业促进分配的公平性。

   当然,中国的很多法规尤其是维护弱势群体根本利益的法规往往会在执行中走形,这成了摆在有关部门面前的一个艰巨课题。要想“有形的手”能真正完成“效率公平并重”的调控使命,那就需要直面这样一个尖锐的拷问:经济发展究竟是为了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