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谁在将我们的手机号告诉陌生人?  

2009-02-24 01:01: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号的商业调查说不。在公开场合碰到不靠谱的人我甚至谦称自己没手机,当然他们不怎么信,但也不便深究,在发现一个朋友在KTV向服务员广为散发别人名片的雷人行径后,我索性连名片都不印了。 但还是有太多非亲非故人能神奇地知道我的电话,给我狂发垃圾短信、打电话。后来据说有关部门集中治理过短信群发行为,但可能因此使无限尊贵、无限垄断的电信部门丢了很多利润,后来迅速回潮我个人还是尽量理解的,权当为扩大内需做贡献吧。 不过,这样的理解没有逃过骚扰的升级。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我曾在过去的文章讲过: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下完夜班的我忘了关手机就睡了,结果凌晨三点铃声大作,我无比懊恼地接听,以为单位重要稿件没刊发,结果听筒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石先生(居然连我姓什么都知道),您有仇家吗?本公司负责讨债、平仇,首付定金1000元,事成尾款结清。MY GOD!可把我惊着了,直到天亮都在认真思考谁TMD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这小子。 真诚地感谢全国人大常委会——2008年8月底,在其提交审议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中,我依稀知道了更多可恶的泄密者。这个草案拟对非法泄露、窃取、收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亮出“狠招”,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履行公务或者提供服务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或者以窃取、收

    随着今年国际消费者权益日——3.15的临近,一个名为《三月电话》的博客开始在网上走红,短短三天流量就过了百万。最近一篇名为《午夜凶铃》的博文让我感触良多。

买等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 我对这些赫赫有名的“嫌疑人”深表震惊。不都是自称有着职业道德精神的公共服务部门吗?不都声称顾客是上帝吗?怎么能有人暗中将上帝的个人信息出卖给不法商人牟利呢?而且成为常态?太令人费解了。 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泄露现象如此普遍,说明牟利者不在少数,惩处必会动部门利益、集团利益的奶酪,而这些传统国有机构均与权力机构有着密切联系,手段隐蔽且自我防护能力强,且与各类不法商人形成了一个严密系统的作业链条,司法人员在查处时,必将面临相当程度的调查难、取证难、审理难、执行难。 正因为如此,太多有手机的同志尽管像恪守国家机密一样保卫着自己的手机号,还是会不断受到午夜凶铃的可怕袭扰。

    几年前,我曾看过一部名叫《别跟陌生人说话》的电视连续剧,是关于家庭暴力的,女主角由梅婷扮演,在剧中几乎天天挨本是陌生人的老公揍,挺漂亮的女人脸上不是泪水就是青红色的肿块,以至于我对扮演施虐者的老公冯远征印象很差,后来听说其实生活中冯对妻子挺好的,但坏印象还是长期留下了,据说个别群众还由于气愤专门放过冯自行车的气。所以好演员演戏时挑角色也得慎重。

    一般人遇不到那么惨烈的家庭暴力,但您如果一不留神将手机号泄露给陌生人,那您的麻烦可能就来了。尤其是一些被广大人民群众熟识的明星,您泄露手机号的结局往往极可能由于被过度骚扰而宣告此号码的终结。换手机号则带来许多人脉关系的短时或长期丢失。普通人麻烦也不小,尤其是当您手机号落入无良商家的手里,现在生意不好做,那不经您允许给您狂打电话、狂发短信的积极主动劲也会让您“此恨绵绵无绝期”的。  

     所以,千万不要将手机号告诉陌生人。因为你最后可能会连谁在骚扰您都不知道,这点您比梅婷演的角色还惨——排遣的有效方式或许只有撞墙。

    受党教育多年,又从事要闻工作,我素来是个谨慎的人。为了防止手机号被不怀好意的陌生人知道,在行动上我对一切可疑的、有可能留手机号的商业调查说不。在公开场合碰到不靠谱的人我甚至谦称自己没手机,当然他们不怎么信,但也不便深究,在发现一个朋友在KTV向服务员广为散发别人名片的雷人行径后,我索性连名片都不印了。

号的商业调查说不。在公开场合碰到不靠谱的人我甚至谦称自己没手机,当然他们不怎么信,但也不便深究,在发现一个朋友在KTV向服务员广为散发别人名片的雷人行径后,我索性连名片都不印了。 但还是有太多非亲非故人能神奇地知道我的电话,给我狂发垃圾短信、打电话。后来据说有关部门集中治理过短信群发行为,但可能因此使无限尊贵、无限垄断的电信部门丢了很多利润,后来迅速回潮我个人还是尽量理解的,权当为扩大内需做贡献吧。 不过,这样的理解没有逃过骚扰的升级。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我曾在过去的文章讲过: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下完夜班的我忘了关手机就睡了,结果凌晨三点铃声大作,我无比懊恼地接听,以为单位重要稿件没刊发,结果听筒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石先生(居然连我姓什么都知道),您有仇家吗?本公司负责讨债、平仇,首付定金1000元,事成尾款结清。MY GOD!可把我惊着了,直到天亮都在认真思考谁TMD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这小子。 真诚地感谢全国人大常委会——2008年8月底,在其提交审议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中,我依稀知道了更多可恶的泄密者。这个草案拟对非法泄露、窃取、收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亮出“狠招”,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履行公务或者提供服务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或者以窃取、收

   但还是有太多非亲非故人能神奇地知道我的电话,给我狂发垃圾短信、打电话。后来据说有关部门集中治理过短信群发行为,但可能因此使无限尊贵、无限垄断的电信部门丢了很多利润,后来迅速回潮我个人还是尽量理解的,权当为扩大内需做贡献吧。

号的商业调查说不。在公开场合碰到不靠谱的人我甚至谦称自己没手机,当然他们不怎么信,但也不便深究,在发现一个朋友在KTV向服务员广为散发别人名片的雷人行径后,我索性连名片都不印了。 但还是有太多非亲非故人能神奇地知道我的电话,给我狂发垃圾短信、打电话。后来据说有关部门集中治理过短信群发行为,但可能因此使无限尊贵、无限垄断的电信部门丢了很多利润,后来迅速回潮我个人还是尽量理解的,权当为扩大内需做贡献吧。 不过,这样的理解没有逃过骚扰的升级。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我曾在过去的文章讲过: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下完夜班的我忘了关手机就睡了,结果凌晨三点铃声大作,我无比懊恼地接听,以为单位重要稿件没刊发,结果听筒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石先生(居然连我姓什么都知道),您有仇家吗?本公司负责讨债、平仇,首付定金1000元,事成尾款结清。MY GOD!可把我惊着了,直到天亮都在认真思考谁TMD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这小子。 真诚地感谢全国人大常委会——2008年8月底,在其提交审议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中,我依稀知道了更多可恶的泄密者。这个草案拟对非法泄露、窃取、收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亮出“狠招”,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履行公务或者提供服务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或者以窃取、收   不过,这样的理解没有逃过骚扰的升级。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我曾在过去的文章讲过: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下完夜班的我忘了关手机就睡了,结果凌晨三点铃声大作,我无比懊恼地接听,以为单位重要稿件没刊发,结果听筒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石先生(居然连我姓什么都知道),您有仇家吗?本公司负责讨债、平仇,首付定金1000元,事成尾款结清。MY GOD!可把我惊着了,直到天亮都在认真思考谁TMD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这小子。

   真诚地感谢全国人大常委会——2008年8月底,在其提交审议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中,我依稀知道了更多可恶的泄密者。这个草案拟对非法泄露、窃取、收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亮出“狠招”,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履行公务或者提供服务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或者以窃取、收买等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

   我对这些赫赫有名的“嫌疑人”深表震惊。不都是自称有着职业道德精神的公共服务部门吗?不都声称顾客是上帝吗?怎么能有人暗中将上帝的个人信息出卖给不法商人牟利呢?而且成为常态?太令人费解了。

 买等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 我对这些赫赫有名的“嫌疑人”深表震惊。不都是自称有着职业道德精神的公共服务部门吗?不都声称顾客是上帝吗?怎么能有人暗中将上帝的个人信息出卖给不法商人牟利呢?而且成为常态?太令人费解了。 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泄露现象如此普遍,说明牟利者不在少数,惩处必会动部门利益、集团利益的奶酪,而这些传统国有机构均与权力机构有着密切联系,手段隐蔽且自我防护能力强,且与各类不法商人形成了一个严密系统的作业链条,司法人员在查处时,必将面临相当程度的调查难、取证难、审理难、执行难。 正因为如此,太多有手机的同志尽管像恪守国家机密一样保卫着自己的手机号,还是会不断受到午夜凶铃的可怕袭扰。  买等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 我对这些赫赫有名的“嫌疑人”深表震惊。不都是自称有着职业道德精神的公共服务部门吗?不都声称顾客是上帝吗?怎么能有人暗中将上帝的个人信息出卖给不法商人牟利呢?而且成为常态?太令人费解了。 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泄露现象如此普遍,说明牟利者不在少数,惩处必会动部门利益、集团利益的奶酪,而这些传统国有机构均与权力机构有着密切联系,手段隐蔽且自我防护能力强,且与各类不法商人形成了一个严密系统的作业链条,司法人员在查处时,必将面临相当程度的调查难、取证难、审理难、执行难。 正因为如此,太多有手机的同志尽管像恪守国家机密一样保卫着自己的手机号,还是会不断受到午夜凶铃的可怕袭扰。 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泄露现象如此普遍,说明牟利者不在少数,惩处必会动部门利益、集团利益的奶酪,而这些传统国有机构均与权力机构有着密切联系,手段隐蔽且自我防护能力强,且与各类不法商人形成了一个严密系统的作业链条,司法人员在查处时,必将面临相当程度的调查难、取证难、审理难、执行难。

    正因为如此,太多有手机的同志尽管像恪守国家机密一样保卫着自己的手机号,还是会不断受到午夜凶铃的可怕袭扰。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