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偌大《辞海》竟容不下小小“超女”  

2009-08-17 14:17: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多年不用《辞海》了,原因是这部相当浩瀚的工具书越来越具有收藏价值,而非实用价值。
    当然要体现收藏价值,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去等。
    若干年后,你重孙子手里如果还保存着这本书,可能会像今天拥有一部原版康熙字典一样牛。
    这么说是由于它在迅速衰老。尤其是伴随着社会文化的日新月异,尤其是互联网的普及,它认真收录并解释的很多词条已经成为历史,而好多新语汇却长期拒之门外。
    所幸它十年修订一次,尽管周期长了点,但总体上没有放弃与时俱进的努力。
    最新版本经过很多有学问的人的努力,将在今年9月面世。
    先鼓掌祝贺。祝它老人家能青春永驻。
    新版《辞海》总词条数近13万条,其中新增词条1万多条,包括“神舟”系列宇宙飞船、3G、电子商务、虚拟局域网、磁浮列车、动车组、鸟巢、水立方等内容。
    这些俺都没意见。都是展示祖国伟大成就与人民生活取得突飞猛进的好词,在这个经济下行的年代,有悲观的同志在查阅这部大书时撞见这些温暖的辞条,也许会备受鼓舞。
    根据《辞海》只收已故人物的惯例,增列了2009年7月同一天逝世的季羡林、任继愈,还增列了萨达姆。
     不仅胸怀祖国,且放眼世界,同样值得称道。
     但还是出了点问题。比如拒绝收录超女,当然包括副产品快女。
    不收录李宇春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她还活着,而且正常情况下还会很火地活好多年。
    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拒绝超女。这可是当今中国社会妇孺皆知的热门词汇。利用暑期为没有机会发出声音的孩子搭设了一个集体狂欢的平台,是对主流文化的有益补充,虽有误导孩子追求一夜成名的嫌疑,但这个社会比这严重得多的东西多了,不认真分析一下寒门子弟追求一夜成名背后更深层的全民浮躁与机会不公,就出来妄加指摘显然有失公允。 我很欣赏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的一句名言:在作品中我既不描写恶棍,也不描写天使;既不抨击任何人,也不为任何人辩护。他是一个社会转型期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经时间检验很主流。他老人家提醒我们:主流的前提是,对待社会文化首先要客观、公平、理性。 比如,在编为人民服务的《辞海》时,要多立足人民的的内在需求,而不宜总是本着对其高度负责的态度,替他们当家做主。
    据解释,这是因为《辞海》收词一是要考虑它的知识性,二是这个词语本身要稳定,要经过社会的沉淀。从超女一词认知度及广泛应用程度来说,我觉得它再经受十年考验也没啥问题。更也与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修订原则不悖。
    可能麻烦出在一个很抽象但更关键的原则上:彰显品位和价值。
    超女在这方面的确存在争议。但萨达姆其实更有争议,还反人类呢。宇春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她还活着,而且正常情况下还会很火地活好多年。 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拒绝超女。这可是当今中国社会妇孺皆知的热门词汇。 据解释,这是因为《辞海》收词一是要考虑它的知识性,二是这个词语本身要稳定,要经过社会的沉淀。从超女一词认知度及广泛应用程度来说,我觉得它再经受十年考验也没啥问题。更也与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修订原则不悖。 可能麻烦出在一个很抽象但更关键的原则上:彰显品位和价值。 超女在这方面的确存在争议。但萨达姆其实更有争议,还反人类呢。 以这个理由拒绝超女显得严重外松内紧。 其实,即使编纂者认为超女纯属坑害青少年的负面词汇,也可以享受萨达姆的待遇,在解释过程中按“警钟长鸣”的格式描述,何必拒之门外呢? 在这个价值多元年代,肯定主流价值没错,麻烦在于越自称是主流的东西越需要经受时光的淘洗,我不觉得整天充斥着歌功颂德相声、小品的春晚比公众票决的超女更主流。 我向来主张,这个时代最主要的使命是:警惕貌似夜莺的鸟去剥夺麻雀歌唱的权利。一个世界、一个声音的时代是令人窒息的,也违背中央提倡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创作原则。 目前没证据表明超女如淫秽录像那样严重危害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不仅如此,我觉得它
    以这个理由拒绝超女显得严重外松内紧。
    其实,即使编纂者认为超女纯属坑害青少年的负面词汇,也可以享受萨达姆的待遇,在解释过程中按“警钟长鸣”的格式描述,何必拒之门外呢?
    在这个价值多元年代,肯定主流价值没错,麻烦在于越自称是主流的东西越需要经受时光的淘洗,我不觉得整天充斥着歌功颂德相声、小品的春晚比公众票决的超女更主流。
    我向来主张,这个时代最主要的使命是:警惕貌似夜莺的鸟去剥夺麻雀歌唱的权利。一个世界、一个声音的时代是令人窒息的,也违背中央提倡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创作原则。
   目前没证据表明超女如淫秽录像那样严重危害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不仅如此,我觉得它利用暑期为没有机会发出声音的孩子搭设了一个集体狂欢的平台,是对主流文化的有益补充,虽有误导孩子追求一夜成名的嫌疑,但这个社会比这严重得多的东西多了,不认真分析一下寒门子弟追求一夜成名背后更深层的全民浮躁与机会不公,就出来妄加指摘显然有失公允。
    我很欣赏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的一句名言:在作品中我既不描写恶棍,也不描写天使;既不抨击任何人,也不为任何人辩护。他是一个社会转型期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经时间检验很主流。他老人家提醒我们:主流的前提是,对待社会文化首先要客观、公平、理性。利用暑期为没有机会发出声音的孩子搭设了一个集体狂欢的平台,是对主流文化的有益补充,虽有误导孩子追求一夜成名的嫌疑,但这个社会比这严重得多的东西多了,不认真分析一下寒门子弟追求一夜成名背后更深层的全民浮躁与机会不公,就出来妄加指摘显然有失公允。 我很欣赏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的一句名言:在作品中我既不描写恶棍,也不描写天使;既不抨击任何人,也不为任何人辩护。他是一个社会转型期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经时间检验很主流。他老人家提醒我们:主流的前提是,对待社会文化首先要客观、公平、理性。 比如,在编为人民服务的《辞海》时,要多立足人民的的内在需求,而不宜总是本着对其高度负责的态度,替他们当家做主。
    比如,在编为人民服务的《辞海》时,要多立足人民的的内在需求,而不宜总是本着对其高度负责的态度,替他们当家做主。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