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公民向政府打听“三公”消费的遭遇  

2009-08-04 02:10: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说,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纳税人有权知道这些钱怎么花的。 但多数地方政府部门都愿意公布一下自己搞了多少民心工程,一般对人民群众特关心意见特大的三公消费讳莫如深。 像好多聪明人一样,我自觉放弃了亲自去打听的愿望。尽管我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利,但这年头,法律赋予我们有的权利多了,但你有时真别当真——如果你不想找不痛快的话。我始终认为去向强势的政府机关打听三公消费简直是找抽。我一般习惯从纪检监察部门和审计暑获得相关信息,尽管内容很笼统,披露的态度也越来越温柔,好多问题已经足以让纳税人伤心兼痛心了。比如有关部门披露,每年三公消费有8000亿呢,可以建三个三峡工程了。 不过,我认为,不拿公款吃吃喝喝,洗洗桑那,不少地方官会丧失很多乐趣。只要吃喝完毕能别再贪,好好为人民服务就行。 但总有不信邪的主。河南南阳一个叫王清的小伙就觉得,作为一个公民有义务去问清楚自己的仆人,都拿主人的钱干了些啥,结果差点被当成间谍。 据报道,这个堂吉可德式的人物,于2008年12月30日向南阳市181个行政部门提交了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其中共性问题为“三公”消费问题。 他的武器其实比堂吉可德强大。现成的就是2008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该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

     按说,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纳税人有权知道这些钱怎么花的。 按说,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纳税人有权知道这些钱怎么花的。 但多数地方政府部门都愿意公布一下自己搞了多少民心工程,一般对人民群众特关心意见特大的三公消费讳莫如深。 像好多聪明人一样,我自觉放弃了亲自去打听的愿望。尽管我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利,但这年头,法律赋予我们有的权利多了,但你有时真别当真——如果你不想找不痛快的话。我始终认为去向强势的政府机关打听三公消费简直是找抽。我一般习惯从纪检监察部门和审计暑获得相关信息,尽管内容很笼统,披露的态度也越来越温柔,好多问题已经足以让纳税人伤心兼痛心了。比如有关部门披露,每年三公消费有8000亿呢,可以建三个三峡工程了。 不过,我认为,不拿公款吃吃喝喝,洗洗桑那,不少地方官会丧失很多乐趣。只要吃喝完毕能别再贪,好好为人民服务就行。 但总有不信邪的主。河南南阳一个叫王清的小伙就觉得,作为一个公民有义务去问清楚自己的仆人,都拿主人的钱干了些啥,结果差点被当成间谍。 据报道,这个堂吉可德式的人物,于2008年12月30日向南阳市181个行政部门提交了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其中共性问题为“三公”消费问题。 他的武器其实比堂吉可德强大。现成的就是2008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该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
     但多数地方政府部门都愿意公布一下自己搞了多少民心工程,一般对人民群众特关心意见特大的三公消费讳莫如深。
    像好多聪明人一样,我自觉放弃了亲自去打听的愿望。尽管我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利,但这年头,法律赋予我们有的权利多了,但你有时真别当真——如果你不想找不痛快的话。我始终认为去向强势的政府机关打听三公消费简直是找抽。我一般习惯从纪检监察部门和审计暑获得相关信息,尽管内容很笼统,披露的态度也越来越温柔,好多问题已经足以让纳税人伤心兼痛心了。比如有关部门披露,每年三公消费有8000亿呢,可以建三个三峡工程了。
     不过,我认为,不拿公款吃吃喝喝,洗洗桑那,不少地方官会丧失很多乐趣。只要吃喝完毕能别再贪,好好为人民服务就行。
     但总有不信邪的主。河南南阳一个叫王清的小伙就觉得,作为一个公民有义务去问清楚自己的仆人,都拿主人的钱干了些啥,结果差点被当成间谍。
     据报道,这个堂吉可德式的人物,于2008年12月30日向南阳市181个行政部门提交了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其中共性问题为“三公”消费问题。
     他的武器其实比堂吉可德强大。现成的就是2008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该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反映本行政机关机构设置、职能、办事程序等情况的;其他依照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应当主动公开的。复议的行政复议。王清又开始打官司,对二三十个单位进行了起诉,终于将“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彻底凑齐。 我陈述得相当粗略,但相信大家已经为下班比上班累的王清所付出的努力和代价动容。 我首先对他表示敬意——因为他不是代表自己在进行这场苦旅。为了沉默的大多数。包括我自己。 为什么当建设法治的市场经济已经成为时代潮流,当建设公开透明的政府已是大势所趋,当公众知情权、监督权已经有了制度保障,一个公民获得应该知道的政府信息依旧这么艰难? 背后是强悍公权力的盛宴和脆弱法治深深的悲哀。 因此在现阶段,在很多地方,个体公民永远无法知道三公消费究竟浪费了纳税人多少银子。 尽管王清说:我不会妥协。但我对他的结局充满悲观。
     可见“三公”消费肯定属于公民可以打听并应该知晓的情况。
     但官员们比风车可机灵多了,对于好奇心严重超越他们忍受范围的王清,一些单位收到申请后甚至将其当成了间谍,认为他在搜集情报,于是有人开始在他家门口逡巡。尽管王清没被当成台湾特务抓进去,却发现了官员们的强悍:一些政府部门倾向于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有关信息。起诉到法院后,由于保密法的效力等级高于条例,法院也没有办法。
     王清感到了危险。立马采取两个措施,一是给新华社联系,请求帮助,另外给市委书记、市长写信。在上级组织干预以后,在他家门口转悠的人撤了。 按说,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纳税人有权知道这些钱怎么花的。 但多数地方政府部门都愿意公布一下自己搞了多少民心工程,一般对人民群众特关心意见特大的三公消费讳莫如深。 像好多聪明人一样,我自觉放弃了亲自去打听的愿望。尽管我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利,但这年头,法律赋予我们有的权利多了,但你有时真别当真——如果你不想找不痛快的话。我始终认为去向强势的政府机关打听三公消费简直是找抽。我一般习惯从纪检监察部门和审计暑获得相关信息,尽管内容很笼统,披露的态度也越来越温柔,好多问题已经足以让纳税人伤心兼痛心了。比如有关部门披露,每年三公消费有8000亿呢,可以建三个三峡工程了。 不过,我认为,不拿公款吃吃喝喝,洗洗桑那,不少地方官会丧失很多乐趣。只要吃喝完毕能别再贪,好好为人民服务就行。 但总有不信邪的主。河南南阳一个叫王清的小伙就觉得,作为一个公民有义务去问清楚自己的仆人,都拿主人的钱干了些啥,结果差点被当成间谍。 据报道,这个堂吉可德式的人物,于2008年12月30日向南阳市181个行政部门提交了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其中共性问题为“三公”消费问题。 他的武器其实比堂吉可德强大。现成的就是2008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该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
     但在申请信息公开的过程中,这样的场景是具有典型意义的:接待领导说:“球信息公开,这里没有什么信息可公开。”认为他在无理取闹,把其轰将出来。
    多数时间王清会收到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全都是无效的,特别是涉及财政资金花费、人员超编、单位车辆及司机支出方面,不是避重就轻,就是“没有公开依据”。如果单位对申请无动于衷,可以行政复议、打官司和投诉。王清开始采取这些手段,投诉的投诉,申请行政复议的行政复议。王清又开始打官司,对二三十个单位进行了起诉,终于将“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彻底凑齐。
    我陈述得相当粗略,但相信大家已经为下班比上班累的王清所付出的努力和代价动容。之一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反映本行政机关机构设置、职能、办事程序等情况的;其他依照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应当主动公开的。 可见“三公”消费肯定属于公民可以打听并应该知晓的情况。 但官员们比风车可机灵多了,对于好奇心严重超越他们忍受范围的王清,一些单位收到申请后甚至将其当成了间谍,认为他在搜集情报,于是有人开始在他家门口逡巡。尽管王清没被当成台湾特务抓进去,却发现了官员们的强悍:一些政府部门倾向于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有关信息。起诉到法院后,由于保密法的效力等级高于条例,法院也没有办法。 王清感到了危险。立马采取两个措施,一是给新华社联系,请求帮助,另外给市委书记、市长写信。在上级组织干预以后,在他家门口转悠的人撤了。 但在申请信息公开的过程中,这样的场景是具有典型意义的:接待领导说:“球信息公开,这里没有什么信息可公开。”认为他在无理取闹,把其轰将出来。 多数时间王清会收到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全都是无效的,特别是涉及财政资金花费、人员超编、单位车辆及司机支出方面,不是避重就轻,就是“没有公开依据”。如果单位对申请无动于衷,可以行政复议、打官司和投诉。王清开始采取这些手段,投诉的投诉,申请行政
    我首先对他表示敬意——因为他不是代表自己在进行这场苦旅。为了沉默的大多数。包括我自己。
    为什么当建设法治的市场经济已经成为时代潮流,当建设公开透明的政府已是大势所趋,当公众知情权、监督权已经有了制度保障,一个公民获得应该知道的政府信息依旧这么艰难?
    背后是强悍公权力的盛宴和脆弱法治深深的悲哀。
    因此在现阶段,在很多地方,个体公民永远无法知道三公消费究竟浪费了纳税人多少银子。

    尽管王清说:我不会妥协。但我对他的结局充满悲观。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