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留学生豪捐耶鲁不爱国?  

2010-01-12 19:06: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信他会以别的方式报效祖国的——前提是祖国得给他营造良好的环境和平台。 平心而论,从全球的视野看,单纯从教育质量衡量,美国常春藤大学的质量普遍遥遥领先于中国最著名的北大、清华——当然我也相信祖国一定会缔造出笑傲全球的大学的,而前提是需要进行彻底的体制、理念变革。 中国曾经的高考状元的张求恩同志在其余高考状元几乎全军覆没的前提下,被美国大学意外地培育成优秀人才,有能力拿出那么多银子对洋母校进行回报,其实是对中国高等教育的一次深刻的提醒和反讽,与爱国无关。 张磊肯定不是一个境界崇高的人,但我也不是。想必绝大多数骂张磊的人也不是。处在张磊的位置,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在行政化主导的中国高校下,这笔钱会被用在刀刃上吗?在不公开、不透明的混沌状态下,会不会成为大兴土木兼私分挪用的盛宴? 中国顶尖的科技舞台上和大学里全是挂满官衔的院士和教授,一切学术资源全部按行政化配置,加上僵化的教育体制、浮躁的学术氛围、层出不穷的学术腐败以及重知识轻素质,重学历轻能力的教育理念,汇成著名海归、已故钱学森院士的临终忧患:中国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创新性的杰出人才? 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耶鲁前校长施密德特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

    爱国者的怒火再度被点燃,迅速在网上蔓延,蔚为壮观。

    由于经常被这样莫名的狂热炙烤,我没有感到丝毫惊讶。

    有人说:“爱国是流氓最好的庇护所。”这话用于全部那是污蔑,用于个别人那简直无比贴切。

    点燃这场怒火的是一名中国留学生张磊(化名)。他2002年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承诺向这所出了不少总统的世界名校捐赠8888888美元。据悉,这是该校管理学院毕业生最大一笔个人捐款。与此前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在该校学报上公开撰文批判中国大学遥相呼应。

    结果捅了爱国的马蜂窝。于是,说豪捐者“吃里扒外”者有之、“忘恩负义”者有之,而且举出中国教育就差钱的生动事例——比如好多贫困学校那么缺钱,为什么非要锦上添花也不愿雪中送炭呢?

    发展下去,估计这个留学生该享受携巨款外逃的贪官待遇了。

    当然也有不那么爱国的人相对理智,认为怎样支配自己所得是张磊的自由。科学都没国界,捐款也没国界,只要人家钱来得正当,支援一下帮助我们培养了不少人才的美国教育也未尝不可,也算为国争光。不能总是西方世界往我国派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我们怎么就不能在大发展以后回报人家一个张求恩呢?

    我觉得这个社会最稀缺的东西不是披着高尚外衣的爱国,而是正常,于是,我不喜欢对任何人进行道德绑架——即使张求恩将全部财产都捐给耶鲁,那没必要指责甚至批判,我相信他会以别的方式报效祖国的——前提是祖国得给他营造良好的环境和平台。

    平心而论,从全球的视野看,单纯从教育质量衡量,美国常春藤大学的质量普遍遥遥领先于中国最著名的北大、清华——当然我也相信祖国一定会缔造出笑傲全球的大学的,而前提是需要进行彻底的体制、理念变革。

   中国曾经的高考状元的张求恩同志在其余高考状元几乎全军覆没的前提下,被美国大学意外地培育成优秀人才,有能力拿出那么多银子对洋母校进行回报,其实是对中国高等教育的一次深刻的提醒和反讽,与爱国无关。

    张磊肯定不是一个境界崇高的人,但我也不是。想必绝大多数骂张磊的人也不是。处在张磊的位置,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在行政化主导的中国高校下,这笔钱会被用在刀刃上吗?在不公开、不透明的混沌状态下,会不会成为大兴土木兼私分挪用的盛宴?

    中国顶尖的科技舞台上和大学里全是挂满官衔的院士和教授,一切学术资源全部按行政化配置,加上僵化的教育体制、浮躁的学术氛围、层出不穷的学术腐败以及重知识轻素质,重学历轻能力的教育理念,汇成著名海归、已故钱学森院士的临终忧患:中国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创新性的杰出人才?

    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耶鲁前校长施密德特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而校长的退休,与官员的退休完全一样,他们必须在退休前利用自己权势为子女谋好出路。”“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家,而民国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
    其实,衡量一个人是否爱国,不是比谁能每天举着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声嘶力竭地喊祖国亲娘兼万岁,而是能否适应中国经济全面转型的脚步,拿出赢得全球尊重的、富有创新价值的原创成果——至少科学界、企业界如此。

    也许,真正有价值的是认真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耶鲁靠什么吸引了一个中国人8888888美元捐款?

相信他会以别的方式报效祖国的——前提是祖国得给他营造良好的环境和平台。 平心而论,从全球的视野看,单纯从教育质量衡量,美国常春藤大学的质量普遍遥遥领先于中国最著名的北大、清华——当然我也相信祖国一定会缔造出笑傲全球的大学的,而前提是需要进行彻底的体制、理念变革。 中国曾经的高考状元的张求恩同志在其余高考状元几乎全军覆没的前提下,被美国大学意外地培育成优秀人才,有能力拿出那么多银子对洋母校进行回报,其实是对中国高等教育的一次深刻的提醒和反讽,与爱国无关。 张磊肯定不是一个境界崇高的人,但我也不是。想必绝大多数骂张磊的人也不是。处在张磊的位置,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在行政化主导的中国高校下,这笔钱会被用在刀刃上吗?在不公开、不透明的混沌状态下,会不会成为大兴土木兼私分挪用的盛宴? 中国顶尖的科技舞台上和大学里全是挂满官衔的院士和教授,一切学术资源全部按行政化配置,加上僵化的教育体制、浮躁的学术氛围、层出不穷的学术腐败以及重知识轻素质,重学历轻能力的教育理念,汇成著名海归、已故钱学森院士的临终忧患:中国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创新性的杰出人才? 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耶鲁前校长施密德特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

    然后中国高校见贤思齐、迎头赶上——这至少比谩骂张求恩重要,比每天炮制掩耳盗铃的所谓名校排行榜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