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锦旗哥”抽了行政不作为一记响亮耳光  

2010-11-25 13:15: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很洋范的留学生,周力沿着正当的法律途径维权的艰难苦旅再度给我们鸣响尖利的警钟。 继湖北烈女邓玉娇用修脚刀怒刺荒淫贪官后,来自湖北的烈小伙“锦旗哥”用一面锦旗抽了行政不作为一记响亮耳光 。 这为广大弱势员工日后维权探索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新途径。推广开来,该救活多少经营苦难、频临倒闭的锦旗厂啊,真可谓失之官德,收之内需。 顺便说一句,结合当前中国行政执法现状,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得到“不为人民服务”的至高评价有些冤枉——比他们更冷漠、更敷衍塞责的行政机关似乎比比皆是。 欢迎他们PK。欢迎广大网友举报。建议中央纪律监察机构在全国据此开展“不为人民服务大赛”,以推动中国吏治建设。

     古时人民遇到清官离任,会自制万民伞夹道相送,依依惜别之情感天动地。
     贪官离任则欢天喜地,偶有不第秀才也赠牌匾,上书“天高三尺”——暗喻该老爷任上狂捞银子,地皮被刮三尺。
    这个优良传统传承至今。
    据媒体报道,最近网上走红一当代“锦旗哥”,颇有古时落魄但风骨犹在之不第秀才风范。
    他名叫周力,来自湖北洪湖,年方35岁,早年留学美国,后怀揣报国之志,来到自称求贤如渴之江南重镇无锡求职,顺利成为一家全球知名的企业的软件工程师。
    2006年12月,这家公司与周力签订了劳动合同,劳动合同规定:公司该职位(软件工程师)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实行标准工时制度和综合计算时间工作制的员工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为8小时,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不超过40个小时,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员工不受此限。
    但合同签完后,公司主管拒绝周力提出的在家上班并由自己决定工作时间的要求。于是,他只好每天八点半准时上班,而且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在公司加班到很晚而且没有加班费。2008年7月初,周力愤然离职,并向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实名举报,要求补偿加班费。离职到现在两年多时间,周力说自己已和老东家打了至少14场官司了,可是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前示众,终引起轰动,被网友册封“锦旗哥”,一时间拥趸无数。 突获如此“荣誉称号”,有关部门自感压力很大。媒体报道,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黄大队长称,劳动部门对于劳动纠纷的受理期限是2年,目前周力和他原来的公司的纠纷已经超过了这一期限,已经不在受理范围之内。之前新区劳动部门就此事和双方进行过协商,公司一开始同意补偿周力的一些损失,可周力本人却不同意,坚持要走法律途径。 这些理由听着相当耳熟,但又疑云笼罩。尤其是受理期限之说更是值得商榷——有无有关部门和用人单位联手做局故意延宕之嫌?何况周力坚持走法律途径又何罪之有? 显然,这疑似屁股决定脑袋又一经典案例。 现在一些地方政府面对发展压力以及上级严酷的政绩考核,往往打着招商引资、推进经济之名,忽略员工基本权益维护,当双方发生纠纷,则习惯性站在资方立场,无视法律法规,打压劳工正当诉求,还好周力没得职业病,不然被逼着开胸验肺也未可知。 在许多用工单位,不与员工依法签订劳动合同者有多少?签订了不执行又有多少?利用劳务派遣等手段规避责任者有多少? 还好有法律,有执法部门,有行政执法机构。 而目前的一裁一调二审的处理机制又在无形中极大地增加了权益受侵害员工的维权成本,不少农民工在正当权益得到维护后,不是倾家荡产就是已撒手人寰
   激愤之下,周力自费制作锦旗,上书“不为人民服务”六个大字,站在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门前示众,终引起轰动,被网友册封“锦旗哥”,一时间拥趸无数。
    突获如此“荣誉称号”,有关部门自感压力很大。媒体报道,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黄大队长称,劳动部门对于劳动纠纷的受理期限是2年,目前周力和他原来的公司的纠纷已经超过了这一期限,已经不在受理范围之内。之前新区劳动部门就此事和双方进行过协商,公司一开始同意补偿周力的一些损失,可周力本人却不同意,坚持要走法律途径。
    这些理由听着相当耳熟,但又疑云笼罩。尤其是受理期限之说更是值得商榷——有无有关部门和用人单位联手做局故意延宕之嫌?何况周力坚持走法律途径又何罪之有? 古时人民遇到清官离任,会自制万民伞夹道相送,依依惜别之情感天动地。 贪官离任则欢天喜地,偶有不第秀才也赠牌匾,上书“天高三尺”——暗喻该老爷任上狂捞银子,地皮被刮三尺。 这个优良传统传承至今。 据媒体报道,最近网上走红一当代“锦旗哥”,颇有古时落魄但风骨犹在之不第秀才风范。 他名叫周力,来自湖北洪湖,年方35岁,早年留学美国,后怀揣报国之志,来到自称求贤如渴之江南重镇无锡求职,顺利成为一家全球知名的企业的软件工程师。 2006年12月,这家公司与周力签订了劳动合同,劳动合同规定:公司该职位(软件工程师)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实行标准工时制度和综合计算时间工作制的员工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为8小时,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不超过40个小时,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员工不受此限。 但合同签完后,公司主管拒绝周力提出的在家上班并由自己决定工作时间的要求。于是,他只好每天八点半准时上班,而且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在公司加班到很晚而且没有加班费。2008年7月初,周力愤然离职,并向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实名举报,要求补偿加班费。离职到现在两年多时间,周力说自己已和老东家打了至少14场官司了,可是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 激愤之下,周力自费制作锦旗,上书“不为人民服务”六个大字,站在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门
   显然,这疑似屁股决定脑袋又一经典案例。
   现在一些地方政府面对发展压力以及上级严酷的政绩考核,往往打着招商引资、推进经济之名,忽略员工基本权益维护,当双方发生纠纷,则习惯性站在资方立场,无视法律法规,打压劳工正当诉求,还好周力没得职业病,不然被逼着开胸验肺也未可知。
   在许多用工单位,不与员工依法签订劳动合同者有多少?签订了不执行又有多少?利用劳务派遣等手段规避责任者有多少?前示众,终引起轰动,被网友册封“锦旗哥”,一时间拥趸无数。 突获如此“荣誉称号”,有关部门自感压力很大。媒体报道,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黄大队长称,劳动部门对于劳动纠纷的受理期限是2年,目前周力和他原来的公司的纠纷已经超过了这一期限,已经不在受理范围之内。之前新区劳动部门就此事和双方进行过协商,公司一开始同意补偿周力的一些损失,可周力本人却不同意,坚持要走法律途径。 这些理由听着相当耳熟,但又疑云笼罩。尤其是受理期限之说更是值得商榷——有无有关部门和用人单位联手做局故意延宕之嫌?何况周力坚持走法律途径又何罪之有? 显然,这疑似屁股决定脑袋又一经典案例。 现在一些地方政府面对发展压力以及上级严酷的政绩考核,往往打着招商引资、推进经济之名,忽略员工基本权益维护,当双方发生纠纷,则习惯性站在资方立场,无视法律法规,打压劳工正当诉求,还好周力没得职业病,不然被逼着开胸验肺也未可知。 在许多用工单位,不与员工依法签订劳动合同者有多少?签订了不执行又有多少?利用劳务派遣等手段规避责任者有多少? 还好有法律,有执法部门,有行政执法机构。 而目前的一裁一调二审的处理机制又在无形中极大地增加了权益受侵害员工的维权成本,不少农民工在正当权益得到维护后,不是倾家荡产就是已撒手人寰
   还好有法律,有执法部门,有行政执法机构。
   而目前的一裁一调二审的处理机制又在无形中极大地增加了权益受侵害员工的维权成本,不少农民工在正当权益得到维护后,不是倾家荡产就是已撒手人寰。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很洋范的留学生,周力沿着正当的法律途径维权的艰难苦旅再度给我们鸣响尖利的警钟。
   继湖北烈女邓玉娇用修脚刀怒刺荒淫贪官后,来自湖北的烈小伙“锦旗哥”用一面锦旗抽了行政不作为一记响亮耳光 。
   这为广大弱势员工日后维权探索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新途径。推广开来,该救活多少经营苦难、频临倒闭的锦旗厂啊,真可谓失之官德,收之内需。
   顺便说一句,结合当前中国行政执法现状,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得到“不为人民服务”的至高评价有些冤枉——比他们更冷漠、更敷衍塞责的行政机关似乎比比皆是。
   欢迎他们PK。欢迎广大网友举报。建议中央纪律监察机构在全国据此开展“不为人民服务大赛”,以推动中国吏治建设。

  评论这张
 
阅读(400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