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朱军不懂大学生掏粪工  

2010-03-11 22: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能想到这20年的改革开放能完全让整个国家体制往20年前走了呢?公务员、垄断的国有企业成了香饽饽。我家没权没势,我能凭自己的努力,从那几百人里抢来这个掏粪工作已经不错了。 都说80后爱国爱出个高房价,80后成了傻瓜。照我看,90后比我们还惨。他们那时候,不是买不起房子的问题,而是根本找不到工作。 你问我“这个国家的改革为什么走了回头路?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前途?”那我可不懂,我只是一个掏粪工。 看书?我是看书的。我听说大国崛起了,所以我们买不起房子了;我还听说中国不高兴了,所以就让我们大学生来掏粪了;我听说编造这些书的人都买下美国护照了,他们可以去美国不高兴了,不用在中国掏粪。 你说“让女大学生掏粪是中国男人的耻辱”,呵呵,这是你们男人的事。你们要还有点血性,就自己琢磨去吧。我不多说了,得赶紧去掏粪了,否则,领导一生气,不让我掏粪我可怎么办? 我的电话?算了,别联系我了。我宁愿整天与大粪为伴,也不愿意联系你们这些没有血性、没有理想的所谓男人。

别跟全国政协委员朱军同志较劲了。 他谈谈春晚还行,扯到掏粪的事就有些远了。宛如倪萍大姐谈政治——真是的,老老实实当花瓶、偷着一直投赞成票就成了,非要说出来,还戴着一顶爱国的桂冠,简直在提醒公众:政协都邀请些什么人参政议政啊? 所幸他们来自娱乐界的,想必大家也会以娱乐的精神对待他们,这样两会才能开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好多人口头上都说劳动光荣,掏粪更光荣,还经常举出一个感人场景:若干年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与杰出掏粪工时传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但话虽这么说,您干个试试?估计绝大多数人会退避三舍。别忘了,那些大学生被聘任之前,已经掏了半年旱粪——整天臭气熏天的,和同学聚会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职业。 按照朱军同志的理解: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并且“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他需要去掏半年粪体验生活。当然朱哥别紧张,作为央视一哥,估计单位也不舍得让您受这罪。其实,掏粪不需要这么高的技术含量——简单到有把子力气,认识粪且分清男女厕所就成,文盲培训两天都能干。 但就这么个工作,391名应聘大学生激烈PK,经多轮严格考核才脱颖而出,莫非脑子进水? 非也非也。古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今有大学生掏粪,意在铁饭碗。 首先,可以通过掏粪落户济南,不少学生因此一步完成从农村到省城的跨越,且进入仅次于政府机关的事业单位,端上了仅次于的金饭碗的铁饭碗,在大学生就业如此艰难的今天,难道不是一次入情入理的曲线救己——将来不想闻臭味了,在体制内升迁或跳槽也方便。 可悲的是,很多人将他们当成了大学生进一步转换择业观的典型。 俺不是说大学生不可以当掏粪工,但前提是掏粪面前人人平等。但这些大学生的出身无一例外属于贫二代,还有掏粪二代,祖     别跟全国政协委员朱军同志较劲了。 

    他谈谈春晚还行,扯到掏粪的事就有些远了。宛如倪萍大姐谈政治——真是的,老老实实当花瓶、偷着一直投赞成票就成了,非要说出来,还戴着一顶爱国的桂冠,简直在提醒公众:政协都邀请些什么人参政议政啊?

   所幸他们来自娱乐界的,想必大家也会以娱乐的精神对待他们,这样两会才能开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好多人口头上都说劳动光荣,掏粪更光荣,还经常举出一个感人场景:若干年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与杰出掏粪工时传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但话虽这么说,您干个试试?估计绝大多数人会退避三舍。别忘了,那些大学生被聘任之前,已经掏了半年旱粪——整天臭气熏天的,和同学聚会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职业。

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转: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     按照朱军同志的理解: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并且“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他需要去掏半年粪体验生活。当然朱哥别紧张,作为央视一哥,估计单位也不舍得让您受这罪。其实,掏粪不需要这么高的技术含量——简单到有把子力气,认识粪且分清男女厕所就成,文盲培训两天都能干。

谁能想到这20年的改革开放能完全让整个国家体制往20年前走了呢?公务员、垄断的国有企业成了香饽饽。我家没权没势,我能凭自己的努力,从那几百人里抢来这个掏粪工作已经不错了。 都说80后爱国爱出个高房价,80后成了傻瓜。照我看,90后比我们还惨。他们那时候,不是买不起房子的问题,而是根本找不到工作。 你问我“这个国家的改革为什么走了回头路?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前途?”那我可不懂,我只是一个掏粪工。 看书?我是看书的。我听说大国崛起了,所以我们买不起房子了;我还听说中国不高兴了,所以就让我们大学生来掏粪了;我听说编造这些书的人都买下美国护照了,他们可以去美国不高兴了,不用在中国掏粪。 你说“让女大学生掏粪是中国男人的耻辱”,呵呵,这是你们男人的事。你们要还有点血性,就自己琢磨去吧。我不多说了,得赶紧去掏粪了,否则,领导一生气,不让我掏粪我可怎么办? 我的电话?算了,别联系我了。我宁愿整天与大粪为伴,也不愿意联系你们这些没有血性、没有理想的所谓男人。     但就这么个工作,391名应聘大学生激烈PK,经多轮严格考核才脱颖而出,莫非脑子进水?

别跟全国政协委员朱军同志较劲了。 他谈谈春晚还行,扯到掏粪的事就有些远了。宛如倪萍大姐谈政治——真是的,老老实实当花瓶、偷着一直投赞成票就成了,非要说出来,还戴着一顶爱国的桂冠,简直在提醒公众:政协都邀请些什么人参政议政啊? 所幸他们来自娱乐界的,想必大家也会以娱乐的精神对待他们,这样两会才能开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好多人口头上都说劳动光荣,掏粪更光荣,还经常举出一个感人场景:若干年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与杰出掏粪工时传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但话虽这么说,您干个试试?估计绝大多数人会退避三舍。别忘了,那些大学生被聘任之前,已经掏了半年旱粪——整天臭气熏天的,和同学聚会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职业。 按照朱军同志的理解: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并且“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他需要去掏半年粪体验生活。当然朱哥别紧张,作为央视一哥,估计单位也不舍得让您受这罪。其实,掏粪不需要这么高的技术含量——简单到有把子力气,认识粪且分清男女厕所就成,文盲培训两天都能干。 但就这么个工作,391名应聘大学生激烈PK,经多轮严格考核才脱颖而出,莫非脑子进水? 非也非也。古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今有大学生掏粪,意在铁饭碗。 首先,可以通过掏粪落户济南,不少学生因此一步完成从农村到省城的跨越,且进入仅次于政府机关的事业单位,端上了仅次于的金饭碗的铁饭碗,在大学生就业如此艰难的今天,难道不是一次入情入理的曲线救己——将来不想闻臭味了,在体制内升迁或跳槽也方便。 可悲的是,很多人将他们当成了大学生进一步转换择业观的典型。 俺不是说大学生不可以当掏粪工,但前提是掏粪面前人人平等。但这些大学生的出身无一例外属于贫二代,还有掏粪二代,祖     非也非也。古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今有大学生掏粪,意在铁饭碗。

    首先,可以通过掏粪落户济南,不少学生因此一步完成从农村到省城的跨越,且进入仅次于政府机关的事业单位,端上了仅次于的金饭碗的铁饭碗,在大学生就业如此艰难的今天,难道不是一次入情入理的曲线救己——将来不想闻臭味了,在体制内升迁或跳槽也方便。

    可悲的是,很多人将他们当成了大学生进一步转换择业观的典型。

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转: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     俺不是说大学生不可以当掏粪工,但前提是掏粪面前人人平等。但这些大学生的出身无一例外属于贫二代,还有掏粪二代,祖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转: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转: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转: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谁能想到这20年的改革开放能完全让整个国家体制往20年前走了呢?公务员、垄断的国有企业成了香饽饽。我家没权没势,我能凭自己的努力,从那几百人里抢来这个掏粪工作已经不错了。 都说80后爱国爱出个高房价,80后成了傻瓜。照我看,90后比我们还惨。他们那时候,不是买不起房子的问题,而是根本找不到工作。 你问我“这个国家的改革为什么走了回头路?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前途?”那我可不懂,我只是一个掏粪工。 看书?我是看书的。我听说大国崛起了,所以我们买不起房子了;我还听说中国不高兴了,所以就让我们大学生来掏粪了;我听说编造这些书的人都买下美国护照了,他们可以去美国不高兴了,不用在中国掏粪。 你说“让女大学生掏粪是中国男人的耻辱”,呵呵,这是你们男人的事。你们要还有点血性,就自己琢磨去吧。我不多说了,得赶紧去掏粪了,否则,领导一生气,不让我掏粪我可怎么办? 我的电话?算了,别联系我了。我宁愿整天与大粪为伴,也不愿意联系你们这些没有血性、没有理想的所谓男人。

  转:

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转: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上没干部、没明星甚至任何拿得出手的人脉。 是彻头彻尾拼爹游戏的失败者,怎么好意思充当引领时代择业观的弄潮儿? 退一步说,掏粪也是奋斗的开始,人家北大毕业生路步轩同志还去卖猪肉了呢,不也闯出了一条崭新人生路?但别忘了,小路同志叫创业,而这些大学生是重回省城重回体制内,虽然无可指责但严重与时代潮流相悖。 尽管随着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掏粪工的素质也要提升,但这些大学生的确无一从掏粪专业毕业,不少还是计算机和经济管理的高材生。一个有志青年经过我伟大的大学教育一锻造,竟然发现自己最适合掏粪,说明咱们的教育水平之高可以笑傲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衡量,大学生掏粪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讽。 我不知道由于出身不好加上教育的糟践,寒门子弟大学毕业后的下一步出路是什么? 都掏粪了,那就一切皆有可能。简称我能。 (此稿系羊城晚报专栏约稿,请勿转载。) 转: 王晓阳: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 我掏粪去了。有人表示同情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用得着你们同情吗?你们想从“同情别人”中得到一些快感的话,你们就同情去吧。你以为自己能比我强多少? 听说有个叫朱军的人这么评价我们几个掏粪大学生:“我为他们鼓掌,他们摘下了顶在头上的花冠”,“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呵呵,这个朱军,我不知道他头上有没有花冠,我只是觉得他来掏粪,更能改变中国掏粪现状,他全家都适合来掏粪。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  这两天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掏粪?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我想当公务员,我当得了吗?我想进电力、石油、烟草、通讯这些垄断企业,我进得去吗?

 我们这个掏粪工是有编制的,所以才有几百人抢着掏粪,所以我才说:姐掏的不是大粪,是编制。

别跟全国政协委员朱军同志较劲了。 他谈谈春晚还行,扯到掏粪的事就有些远了。宛如倪萍大姐谈政治——真是的,老老实实当花瓶、偷着一直投赞成票就成了,非要说出来,还戴着一顶爱国的桂冠,简直在提醒公众:政协都邀请些什么人参政议政啊? 所幸他们来自娱乐界的,想必大家也会以娱乐的精神对待他们,这样两会才能开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好多人口头上都说劳动光荣,掏粪更光荣,还经常举出一个感人场景:若干年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与杰出掏粪工时传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但话虽这么说,您干个试试?估计绝大多数人会退避三舍。别忘了,那些大学生被聘任之前,已经掏了半年旱粪——整天臭气熏天的,和同学聚会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职业。 按照朱军同志的理解: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并且“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他需要去掏半年粪体验生活。当然朱哥别紧张,作为央视一哥,估计单位也不舍得让您受这罪。其实,掏粪不需要这么高的技术含量——简单到有把子力气,认识粪且分清男女厕所就成,文盲培训两天都能干。 但就这么个工作,391名应聘大学生激烈PK,经多轮严格考核才脱颖而出,莫非脑子进水? 非也非也。古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今有大学生掏粪,意在铁饭碗。 首先,可以通过掏粪落户济南,不少学生因此一步完成从农村到省城的跨越,且进入仅次于政府机关的事业单位,端上了仅次于的金饭碗的铁饭碗,在大学生就业如此艰难的今天,难道不是一次入情入理的曲线救己——将来不想闻臭味了,在体制内升迁或跳槽也方便。 可悲的是,很多人将他们当成了大学生进一步转换择业观的典型。 俺不是说大学生不可以当掏粪工,但前提是掏粪面前人人平等。但这些大学生的出身无一例外属于贫二代,还有掏粪二代,祖

 一个编制有那么重要吗?当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们都鄙视公务员,都去下海什么的。可看看现在吧,谁能想到这20年的改革开放能完全让整个国家体制往20年前走了呢?公务员、垄断的国有企业成了香饽饽。我家没权没势,我能凭自己的努力,从那几百人里抢来这个掏粪工作已经不错了。

 都说80后爱国爱出个高房价,80后成了傻瓜。照我看,90后比我们还惨。他们那时候,不是买不起房子的问题,而是根本找不到工作。

 你问我“这个国家的改革为什么走了回头路?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前途?”那我可不懂,我只是一个掏粪工。

 看书?我是看书的。我听说大国崛起了,所以我们买不起房子了;我还听说中国不高兴了,所以就让我们大学生来掏粪了;我听说编造这些书的人都买下美国护照了,他们可以去美国不高兴了,不用在中国掏粪。

 你说“让女大学生掏粪是中国男人的耻辱”,呵呵,这是你们男人的事。你们要还有点血性,就自己琢磨去吧。我不多说了,得赶紧去掏粪了,否则,领导一生气,不让我掏粪我可怎么办?

 我的电话?算了,别联系我了。我宁愿整天与大粪为伴,也不愿意联系你们这些没有血性、没有理想的所谓男人。

谁能想到这20年的改革开放能完全让整个国家体制往20年前走了呢?公务员、垄断的国有企业成了香饽饽。我家没权没势,我能凭自己的努力,从那几百人里抢来这个掏粪工作已经不错了。 都说80后爱国爱出个高房价,80后成了傻瓜。照我看,90后比我们还惨。他们那时候,不是买不起房子的问题,而是根本找不到工作。 你问我“这个国家的改革为什么走了回头路?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前途?”那我可不懂,我只是一个掏粪工。 看书?我是看书的。我听说大国崛起了,所以我们买不起房子了;我还听说中国不高兴了,所以就让我们大学生来掏粪了;我听说编造这些书的人都买下美国护照了,他们可以去美国不高兴了,不用在中国掏粪。 你说“让女大学生掏粪是中国男人的耻辱”,呵呵,这是你们男人的事。你们要还有点血性,就自己琢磨去吧。我不多说了,得赶紧去掏粪了,否则,领导一生气,不让我掏粪我可怎么办? 我的电话?算了,别联系我了。我宁愿整天与大粪为伴,也不愿意联系你们这些没有血性、没有理想的所谓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5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