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央企老总平均年薪58万高吗?  

2010-04-12 02:00: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年制定的央企高管的薪酬体系——“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中长期激励”来看,按后两者就很难确定其合理收入。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怪圈——该承担社会责任的时候,他们纷纷强调中国国情,摆困难,讲条件;到收入分配的时候,则立即想起了美利坚合众国,要求与国际接轨。很是让人纠结。 由于国企老总基本是行政任命制,与其说为人民负责不如说为领导负责。他们行政级别都很高,副部级成群,常年同时享有体制内外诸多优惠。在这个背景下,如果平均裸收58万尚且可以容忍,但其监管颇有些老子管儿子的意思,长期游离于公众视野之外,经媒体披露的灰色收入、福利经常让公众集体受惊——但往往那只是冰上一角。连央企职员都向媒体慨叹:“单位不是没钱发,而是愁找不到名目。” 这些官员企业家是政治经济学下的蛋,既享受着比官员更优渥的福利待遇,又享受着审批经济、垄断经营带来的市场丰厚回报,挣钱还不用像官员寻租那样担惊受怕,天底下还有比这好的美差吗?简直是东方不败。 结合企业内部收入差距,58万年薪目前是员工的十二三倍,比美帝国主义要低,但远远高于同样身处万恶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日本和挪威——邵主任自己称,我上个星期接待了挪威的总裁,我问了他情况,一个高管和工作十年左右员工的薪酬差距是4-5倍。 一个真问题是:为什么民营企业请一个CEO动辄几百万年薪也没见舆论哗然——打工皇帝唐骏跳槽到新华都     这个数据绝对权威。因为是国资委副主任邵宁在亚洲博鳌论坛上说。

这个数据绝对权威。因为是国资委副主任邵宁在亚洲博鳌论坛上说。 作为央企老总的直接上司,邵副主任对自己的爱将们可谓舐犊情深,流露出慈父般的温柔。比如,他老人家先批评外面传央企一把手负责人很多是天价年薪,这是一种误解。目前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平均是税前58万,并不高。 央企的真正主人——全国人民长期对自己资产管理者的收入处于不明真相的境地。不少同志便只好看上市公司年报,结果还真发现了问题。比如上市公司2008年年报显示,中海油境外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成玉的年薪是1200万元,是同类国有石油公司中石化总裁王天普的14倍。舆论哗然。后傅成玉解释说,在境外上市的中海油,其公司治理结构与所有国际公司相同,其薪酬是由独立董事决定的。本人收入为“名义收入”,其大部分年薪都已上交母公司。 这说明有关部门及时披露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的数据有多么重要。 58万年薪高还是不高值得商榷。 如果拿出2009年央企辉煌的业绩清单,您一定会为央企老总鸣冤叫屈,如果再和美国拿百万美元年薪都不好意思的CEO一类比,您会感到央企老总没因此上访都显得觉悟高。 但很遗憾,中国央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主体,且垄断色彩浓厚,牢牢地把持着对政策、资源、资金的先天优势,且经常不务正业,整天勇当地王,且好多年不给中央财政上缴红利并不给股民分红,结合国资委20     作为央企老总的直接上司,邵副主任对自己的爱将们可谓舐犊情深,流露出慈父般的温柔。比如,他老人家先批评外面传央企一把手负责人很多是天价年薪,这是一种误解。目前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平均是税前58万,并不高。

04年制定的央企高管的薪酬体系——“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中长期激励”来看,按后两者就很难确定其合理收入。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怪圈——该承担社会责任的时候,他们纷纷强调中国国情,摆困难,讲条件;到收入分配的时候,则立即想起了美利坚合众国,要求与国际接轨。很是让人纠结。 由于国企老总基本是行政任命制,与其说为人民负责不如说为领导负责。他们行政级别都很高,副部级成群,常年同时享有体制内外诸多优惠。在这个背景下,如果平均裸收58万尚且可以容忍,但其监管颇有些老子管儿子的意思,长期游离于公众视野之外,经媒体披露的灰色收入、福利经常让公众集体受惊——但往往那只是冰上一角。连央企职员都向媒体慨叹:“单位不是没钱发,而是愁找不到名目。” 这些官员企业家是政治经济学下的蛋,既享受着比官员更优渥的福利待遇,又享受着审批经济、垄断经营带来的市场丰厚回报,挣钱还不用像官员寻租那样担惊受怕,天底下还有比这好的美差吗?简直是东方不败。 结合企业内部收入差距,58万年薪目前是员工的十二三倍,比美帝国主义要低,但远远高于同样身处万恶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日本和挪威——邵主任自己称,我上个星期接待了挪威的总裁,我问了他情况,一个高管和工作十年左右员工的薪酬差距是4-5倍。 一个真问题是:为什么民营企业请一个CEO动辄几百万年薪也没见舆论哗然——打工皇帝唐骏跳槽到新华都     央企的真正主人——全国人民长期对自己资产管理者的收入处于不明真相的境地。不少同志便只好看上市公司年报,结果还真发现了问题。比如上市公司2008年年报显示,中海油境外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成玉的年薪是1200万元,是同类国有石油公司中石化总裁王天普的14倍。舆论哗然。后傅成玉解释说,在境外上市的中海油,其公司治理结构与所有国际公司相同,其薪酬是由独立董事决定的。本人收入为“名义收入”,其大部分年薪都已上交母公司。

据说收入过亿,独独央企老总收入如此牵动大家神经? 即使邵副主任再度证实央企老总平均收入税前仅仅58万,也无法平息公众的质疑和担心。 与其目前在薪酬数字上纠缠不休,不如真心退而结网,按法治市场经济的要求,对央企继续深彻变革——去行政化,去垄断化,确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法人治理结构。至少要在不涉及军事等国家命脉的市场化领域加大变革力度。 至于邵副主任的近忧——如果控制央企老总的收入,岗位就没有市场竞争力,即留不住人的问题,那俺现在就可以劝他放宽心,让那些嫌目前收入少的央企老总放心辞职吧——可以全球海选,场面一定热过国考。 俺都愿意试试——只要给公务员的工资就成,绝不给组织提绩效工资、中长期分红的事,但您需要保证:现有级别、福利、企业运营优惠条件不变。    这说明有关部门及时披露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的数据有多么重要。

   58万年薪高还是不高值得商榷。

04年制定的央企高管的薪酬体系——“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中长期激励”来看,按后两者就很难确定其合理收入。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怪圈——该承担社会责任的时候,他们纷纷强调中国国情,摆困难,讲条件;到收入分配的时候,则立即想起了美利坚合众国,要求与国际接轨。很是让人纠结。 由于国企老总基本是行政任命制,与其说为人民负责不如说为领导负责。他们行政级别都很高,副部级成群,常年同时享有体制内外诸多优惠。在这个背景下,如果平均裸收58万尚且可以容忍,但其监管颇有些老子管儿子的意思,长期游离于公众视野之外,经媒体披露的灰色收入、福利经常让公众集体受惊——但往往那只是冰上一角。连央企职员都向媒体慨叹:“单位不是没钱发,而是愁找不到名目。” 这些官员企业家是政治经济学下的蛋,既享受着比官员更优渥的福利待遇,又享受着审批经济、垄断经营带来的市场丰厚回报,挣钱还不用像官员寻租那样担惊受怕,天底下还有比这好的美差吗?简直是东方不败。 结合企业内部收入差距,58万年薪目前是员工的十二三倍,比美帝国主义要低,但远远高于同样身处万恶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日本和挪威——邵主任自己称,我上个星期接待了挪威的总裁,我问了他情况,一个高管和工作十年左右员工的薪酬差距是4-5倍。 一个真问题是:为什么民营企业请一个CEO动辄几百万年薪也没见舆论哗然——打工皇帝唐骏跳槽到新华都    如果拿出2009年央企辉煌的业绩清单,您一定会为央企老总鸣冤叫屈,如果再和美国拿百万美元年薪都不好意思的CEO一类比,您会感到央企老总没因此上访都显得觉悟高。

这个数据绝对权威。因为是国资委副主任邵宁在亚洲博鳌论坛上说。 作为央企老总的直接上司,邵副主任对自己的爱将们可谓舐犊情深,流露出慈父般的温柔。比如,他老人家先批评外面传央企一把手负责人很多是天价年薪,这是一种误解。目前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平均是税前58万,并不高。 央企的真正主人——全国人民长期对自己资产管理者的收入处于不明真相的境地。不少同志便只好看上市公司年报,结果还真发现了问题。比如上市公司2008年年报显示,中海油境外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成玉的年薪是1200万元,是同类国有石油公司中石化总裁王天普的14倍。舆论哗然。后傅成玉解释说,在境外上市的中海油,其公司治理结构与所有国际公司相同,其薪酬是由独立董事决定的。本人收入为“名义收入”,其大部分年薪都已上交母公司。 这说明有关部门及时披露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的数据有多么重要。 58万年薪高还是不高值得商榷。 如果拿出2009年央企辉煌的业绩清单,您一定会为央企老总鸣冤叫屈,如果再和美国拿百万美元年薪都不好意思的CEO一类比,您会感到央企老总没因此上访都显得觉悟高。 但很遗憾,中国央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主体,且垄断色彩浓厚,牢牢地把持着对政策、资源、资金的先天优势,且经常不务正业,整天勇当地王,且好多年不给中央财政上缴红利并不给股民分红,结合国资委20     但很遗憾,中国央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主体,且垄断色彩浓厚,牢牢地把持着对政策、资源、资金的先天优势,且经常不务正业,整天勇当地王,且好多年不给中央财政上缴红利并不给股民分红,结合国资委2004年制定的央企高管的薪酬体系——“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中长期激励”来看,按后两者就很难确定其合理收入。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怪圈——该承担社会责任的时候,他们纷纷强调中国国情,摆困难,讲条件;到收入分配的时候,则立即想起了美利坚合众国,要求与国际接轨。很是让人纠结。

04年制定的央企高管的薪酬体系——“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中长期激励”来看,按后两者就很难确定其合理收入。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怪圈——该承担社会责任的时候,他们纷纷强调中国国情,摆困难,讲条件;到收入分配的时候,则立即想起了美利坚合众国,要求与国际接轨。很是让人纠结。 由于国企老总基本是行政任命制,与其说为人民负责不如说为领导负责。他们行政级别都很高,副部级成群,常年同时享有体制内外诸多优惠。在这个背景下,如果平均裸收58万尚且可以容忍,但其监管颇有些老子管儿子的意思,长期游离于公众视野之外,经媒体披露的灰色收入、福利经常让公众集体受惊——但往往那只是冰上一角。连央企职员都向媒体慨叹:“单位不是没钱发,而是愁找不到名目。” 这些官员企业家是政治经济学下的蛋,既享受着比官员更优渥的福利待遇,又享受着审批经济、垄断经营带来的市场丰厚回报,挣钱还不用像官员寻租那样担惊受怕,天底下还有比这好的美差吗?简直是东方不败。 结合企业内部收入差距,58万年薪目前是员工的十二三倍,比美帝国主义要低,但远远高于同样身处万恶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日本和挪威——邵主任自己称,我上个星期接待了挪威的总裁,我问了他情况,一个高管和工作十年左右员工的薪酬差距是4-5倍。 一个真问题是:为什么民营企业请一个CEO动辄几百万年薪也没见舆论哗然——打工皇帝唐骏跳槽到新华都     由于国企老总基本是行政任命制,与其说为人民负责不如说为领导负责。他们行政级别都很高,副部级成群,常年同时享有体制内外诸多优惠。在这个背景下,如果平均裸收58万尚且可以容忍,但其监管颇有些老子管儿子的意思,长期游离于公众视野之外,经媒体披露的灰色收入、福利经常让公众集体受惊——但往往那只是冰上一角。连央企职员都向媒体慨叹:“单位不是没钱发,而是愁找不到名目。”

    这些官员企业家是政治经济学下的蛋,既享受着比官员更优渥的福利待遇,又享受着审批经济、垄断经营带来的市场丰厚回报,挣钱还不用像官员寻租那样担惊受怕,天底下还有比这好的美差吗?简直是东方不败。

据说收入过亿,独独央企老总收入如此牵动大家神经? 即使邵副主任再度证实央企老总平均收入税前仅仅58万,也无法平息公众的质疑和担心。 与其目前在薪酬数字上纠缠不休,不如真心退而结网,按法治市场经济的要求,对央企继续深彻变革——去行政化,去垄断化,确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法人治理结构。至少要在不涉及军事等国家命脉的市场化领域加大变革力度。 至于邵副主任的近忧——如果控制央企老总的收入,岗位就没有市场竞争力,即留不住人的问题,那俺现在就可以劝他放宽心,让那些嫌目前收入少的央企老总放心辞职吧——可以全球海选,场面一定热过国考。 俺都愿意试试——只要给公务员的工资就成,绝不给组织提绩效工资、中长期分红的事,但您需要保证:现有级别、福利、企业运营优惠条件不变。     结合企业内部收入差距,58万年薪目前是员工的十二三倍,比美帝国主义要低,但远远高于同样身处万恶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日本和挪威——邵主任自己称,我上个星期接待了挪威的总裁,我问了他情况,一个高管和工作十年左右员工的薪酬差距是4-5倍。

    一个真问题是:为什么民营企业请一个CEO动辄几百万年薪也没见舆论哗然——打工皇帝唐骏跳槽到新华都据说收入过亿,独独央企老总收入如此牵动大家神经?

据说收入过亿,独独央企老总收入如此牵动大家神经? 即使邵副主任再度证实央企老总平均收入税前仅仅58万,也无法平息公众的质疑和担心。 与其目前在薪酬数字上纠缠不休,不如真心退而结网,按法治市场经济的要求,对央企继续深彻变革——去行政化,去垄断化,确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法人治理结构。至少要在不涉及军事等国家命脉的市场化领域加大变革力度。 至于邵副主任的近忧——如果控制央企老总的收入,岗位就没有市场竞争力,即留不住人的问题,那俺现在就可以劝他放宽心,让那些嫌目前收入少的央企老总放心辞职吧——可以全球海选,场面一定热过国考。 俺都愿意试试——只要给公务员的工资就成,绝不给组织提绩效工资、中长期分红的事,但您需要保证:现有级别、福利、企业运营优惠条件不变。     即使邵副主任再度证实央企老总平均收入税前仅仅58万,也无法平息公众的质疑和担心。

    与其目前在薪酬数字上纠缠不休,不如真心退而结网,按法治市场经济的要求,对央企继续深彻变革——去行政化,去垄断化,确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法人治理结构。至少要在不涉及军事等国家命脉的市场化领域加大变革力度。

   至于邵副主任的近忧——如果控制央企老总的收入,岗位就没有市场竞争力,即留不住人的问题,那俺现在就可以劝他放宽心,让那些嫌目前收入少的央企老总放心辞职吧——可以全球海选,场面一定热过国考。

    俺都愿意试试——只要给公务员的工资就成,绝不给组织提绩效工资、中长期分红的事,但您需要保证:现有级别、福利、企业运营优惠条件不变。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