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赵本山与教授的PK  

2010-04-15 22: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结合过去的经验,一般消亡的都是弱势群体,而有爆发能力的基本都是有实力更确切的说是有势力的人。 比如本山大叔——俺曾经最喜欢的小品明星。 从今年春晚被好多人围攻以来,演艺圈首屈一指的大腕赵本山一直保持缄默,显示了人民艺术家虚心听取人民宝贵意见的气度。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人民再有意见,估计也拦不住他老人家再上春晚——前提是春晚还继续按过去模式办下去。 但显得再有涵养的大腕也是人,面对对排山倒海般的批评,内心如果真爽,那简直有病,所以暂不反击一方面是因为牛,另一方面是需要忍。 大腕一般都称钱,一生气估计也像女人似地爱花钱,比如本山大叔最近一掷两亿买了架公务飞机,显示了人民艺术家雄厚的财力。 不过关于自己作品是否是三俗代表的争论并没有因为买飞机而拨乱反正。就在此时,一个绝佳的机会出现了。 春晚以后,本山传媒集团在央视一套播出了一部名为《乡村爱情》的电视连续剧,收视效果不错,便产生了召开研讨会的冲动。 其实明白人都清楚,不少作品研讨会往往类似堂会,各路受邀人员会自觉地从不同角度进行经验化、学术化的吹捧。 据报道,本山大叔的开场白还是让人心里暖洋洋的:“在公司,周围的人天天都说好话,我今天就想听‘坏话’和真话。我永远感谢让我经受磨难的人和给我批评的人。”甚至说:我这个人抵抗力很强,非常能接受批评。 杯具是,个别专家将这些客套话当了真。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曾庆瑞教授开始释放苦口良药:“本山先生被收视率带来的鲜花、掌声给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没有原则的吹捧给误导了。”而《乡村爱情故事》等剧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如结巴),“这样博得的笑声缺少爱和悲悯的情怀。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怀。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 最初表示虚怀若谷的本山大叔立即出离愤怒,开始反击:“首先我要说,我从来都不是高雅的人,也从来没装过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而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高雅是从民俗进化来的,没有大俗就不会有大雅。”——这显然有些针对误说真话的曾教授。 赵接着道:“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就不要唠农村了,如果唠城里的事,我赶紧缴枪不杀。”——这句话显然有些情绪,村霸也很了解农民,但不一定爱他们。 随后本山大叔声称: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假如一个人认为自己没病,那就会排斥一切药,毕竟是药三分毒。 估计以后没有人敢对本山大叔提意见——当然俺要有那么大名声地位,有那么雄厚的财力,没准也在身边养一帮徒子徒孙,整天围着自己说好话。要我是会议主办方,没准会立即做出停发该专家车马费的决定。没办法,这叫人性的弱点。 至于那场貌似雅俗的正面PK,其实是一场

   结合过去的经验,一般消亡的都是弱势群体,而有爆发能力的基本都是有实力更确切的说是有势力的人。

    比如本山大叔——俺曾经最喜欢的小品明星。

    从今年春晚被好多人围攻以来,演艺圈首屈一指的大腕赵本山一直保持缄默,显示了人民艺术家虚心听取人民宝贵意见的气度。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人民再有意见,估计也拦不住他老人家再上春晚——前提是春晚还继续按过去模式办下去。

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曾庆瑞教授开始释放苦口良药:“本山先生被收视率带来的鲜花、掌声给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没有原则的吹捧给误导了。”而《乡村爱情故事》等剧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如结巴),“这样博得的笑声缺少爱和悲悯的情怀。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怀。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 最初表示虚怀若谷的本山大叔立即出离愤怒,开始反击:“首先我要说,我从来都不是高雅的人,也从来没装过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而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高雅是从民俗进化来的,没有大俗就不会有大雅。”——这显然有些针对误说真话的曾教授。 赵接着道:“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就不要唠农村了,如果唠城里的事,我赶紧缴枪不杀。”——这句话显然有些情绪,村霸也很了解农民,但不一定爱他们。 随后本山大叔声称: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假如一个人认为自己没病,那就会排斥一切药,毕竟是药三分毒。 估计以后没有人敢对本山大叔提意见——当然俺要有那么大名声地位,有那么雄厚的财力,没准也在身边养一帮徒子徒孙,整天围着自己说好话。要我是会议主办方,没准会立即做出停发该专家车马费的决定。没办法,这叫人性的弱点。 至于那场貌似雅俗的正面PK,其实是一场

   但显得再有涵养的大腕也是人,面对对排山倒海般的批评,内心如果真爽,那简直有病,所以暂不反击一方面是因为牛,另一方面是需要忍。

   大腕一般都称钱,一生气估计也像女人似地爱花钱,比如本山大叔最近一掷两亿买了架公务飞机,显示了人民艺术家雄厚的财力。

   不过关于自己作品是否是三俗代表的争论并没有因为买飞机而拨乱反正。就在此时,一个绝佳的机会出现了。

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曾庆瑞教授开始释放苦口良药:“本山先生被收视率带来的鲜花、掌声给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没有原则的吹捧给误导了。”而《乡村爱情故事》等剧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如结巴),“这样博得的笑声缺少爱和悲悯的情怀。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怀。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 最初表示虚怀若谷的本山大叔立即出离愤怒,开始反击:“首先我要说,我从来都不是高雅的人,也从来没装过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而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高雅是从民俗进化来的,没有大俗就不会有大雅。”——这显然有些针对误说真话的曾教授。 赵接着道:“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就不要唠农村了,如果唠城里的事,我赶紧缴枪不杀。”——这句话显然有些情绪,村霸也很了解农民,但不一定爱他们。 随后本山大叔声称: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假如一个人认为自己没病,那就会排斥一切药,毕竟是药三分毒。 估计以后没有人敢对本山大叔提意见——当然俺要有那么大名声地位,有那么雄厚的财力,没准也在身边养一帮徒子徒孙,整天围着自己说好话。要我是会议主办方,没准会立即做出停发该专家车马费的决定。没办法,这叫人性的弱点。 至于那场貌似雅俗的正面PK,其实是一场

    春晚以后,本山传媒集团在央视一套播出了一部名为《乡村爱情》的电视连续剧,收视效果不错,便产生了召开研讨会的冲动。

    其实明白人都清楚,不少作品研讨会往往类似堂会,各路受邀人员会自觉地从不同角度进行经验化、学术化的吹捧。

     据报道,本山大叔的开场白还是让人心里暖洋洋的:“在公司,周围的人天天都说好话,我今天就想听‘坏话’和真话。我永远感谢让我经受磨难的人和给我批评的人。”甚至说:我这个人抵抗力很强,非常能接受批评。

    杯具是,个别专家将这些客套话当了真。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曾庆瑞教授开始释放苦口良药:“本山先生被收视率带来的鲜花、掌声给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没有原则的吹捧给误导了。”而《乡村爱情故事》等剧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如结巴),“这样博得的笑声缺少爱和悲悯的情怀。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怀。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

   最初表示虚怀若谷的本山大叔立即出离愤怒,开始反击:“首先我要说,我从来都不是高雅的人,也从来没装过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而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高雅是从民俗进化来的,没有大俗就不会有大雅。”——这显然有些针对误说真话的曾教授。

   赵接着道:“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就不要唠农村了,如果唠城里的事,我赶紧缴枪不杀。”——这句话显然有些情绪,村霸也很了解农民,但不一定爱他们。

    随后本山大叔声称: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假如一个人认为自己没病,那就会排斥一切药,毕竟是药三分毒。

   估计以后没有人敢对本山大叔提意见——当然俺要有那么大名声地位,有那么雄厚的财力,没准也在身边养一帮徒子徒孙,整天围着自己说好话。要我是会议主办方,没准会立即做出停发该专家车马费的决定。没办法,这叫人性的弱点。

   至于那场貌似雅俗的正面PK,其实是一场鸡同鸭讲的闹剧。如果仅仅从满足公众日益增长的低俗需求衡量,那本山大叔近期作品无疑可圈可点;如果反之,沿着被经常被强奸的主流价值出发,专家的肺腑之言也不无道理——只是示爱选错了对象。

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曾庆瑞教授开始释放苦口良药:“本山先生被收视率带来的鲜花、掌声给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没有原则的吹捧给误导了。”而《乡村爱情故事》等剧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如结巴),“这样博得的笑声缺少爱和悲悯的情怀。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怀。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 最初表示虚怀若谷的本山大叔立即出离愤怒,开始反击:“首先我要说,我从来都不是高雅的人,也从来没装过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而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高雅是从民俗进化来的,没有大俗就不会有大雅。”——这显然有些针对误说真话的曾教授。 赵接着道:“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就不要唠农村了,如果唠城里的事,我赶紧缴枪不杀。”——这句话显然有些情绪,村霸也很了解农民,但不一定爱他们。 随后本山大叔声称: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假如一个人认为自己没病,那就会排斥一切药,毕竟是药三分毒。 估计以后没有人敢对本山大叔提意见——当然俺要有那么大名声地位,有那么雄厚的财力,没准也在身边养一帮徒子徒孙,整天围着自己说好话。要我是会议主办方,没准会立即做出停发该专家车马费的决定。没办法,这叫人性的弱点。 至于那场貌似雅俗的正面PK,其实是一场

    大雅和大俗看似属于两个世界,但有学问的同志却经常将其当成一回事,因为都姓大。

    这个大指的是大格局、大情怀、大价值。是立足人性,关于普世情感和价值的艺术阐释。

    可惜这个时代被商业绑架,专门灭这东东。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结合过去的经验,一般消亡的都是弱势群体,而有爆发能力的基本都是有实力更确切的说是有势力的人。 比如本山大叔——俺曾经最喜欢的小品明星。 从今年春晚被好多人围攻以来,演艺圈首屈一指的大腕赵本山一直保持缄默,显示了人民艺术家虚心听取人民宝贵意见的气度。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人民再有意见,估计也拦不住他老人家再上春晚——前提是春晚还继续按过去模式办下去。 但显得再有涵养的大腕也是人,面对对排山倒海般的批评,内心如果真爽,那简直有病,所以暂不反击一方面是因为牛,另一方面是需要忍。 大腕一般都称钱,一生气估计也像女人似地爱花钱,比如本山大叔最近一掷两亿买了架公务飞机,显示了人民艺术家雄厚的财力。 不过关于自己作品是否是三俗代表的争论并没有因为买飞机而拨乱反正。就在此时,一个绝佳的机会出现了。 春晚以后,本山传媒集团在央视一套播出了一部名为《乡村爱情》的电视连续剧,收视效果不错,便产生了召开研讨会的冲动。 其实明白人都清楚,不少作品研讨会往往类似堂会,各路受邀人员会自觉地从不同角度进行经验化、学术化的吹捧。 据报道,本山大叔的开场白还是让人心里暖洋洋的:“在公司,周围的人天天都说好话,我今天就想听‘坏话’和真话。我永远感谢让我经受磨难的人和给我批评的人。”甚至说:我这个人抵抗力很强,非常能接受批评。 杯具是,个别专家将这些客套话当了真。

     而文艺界的PK经常呈现的是小俗和小雅的正面冲突。极端一点便类似真小人和伪君子的较量。双方都姓小,本是一家子,但因为小,就没法和而不同,甚至会当众撕破脸皮打起来。

    最后总是便宜娱记——放在媒体娱乐版上便一个吸引眼球的花絮。

   (本文为羊城晚报思而述之专栏文章,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6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