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女贪官何以打破贪腐纪录?  

2010-08-23 01:47: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起典型案件,数额最少的58万元,最大的2200多万元,平均每个案件涉及金额550多万元,涉及地(厅)级官员57人。 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傅奎曾分析过腐败滋生的主要原因:一是从客观上来讲,土地和矿产资源是稀缺资源,社会的供需关系非常紧张,一些利益主体总想从中获得一杯羹,所以“权力寻租”的空间比较大。二是国土部门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有的部位监督制约机制和管理制度没跟上。三是个别领导干部在面对很多诱惑的情况下,经不起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 但从根本上讲,都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得不到有效的制约。 在罗亚平整个发达到陷落的历程中,真正的输家有三个:一是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二是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三是法治在与权力的PK中再度落败。 这是当前中国吏治最薄弱的环节——根本在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效推进,将权力真正置于法治的约束之下,推动市场经济沿着符合多数人利益的轨道前进。 否则,急功近利的发展不仅透支着未来,也透支着公民对国家的信任和忠诚。

    没有最贪,只有更贪。 没有最贪,只有更贪。 辽宁官场贪腐犯罪的最高纪录近日被打破。 据悉,原纪录是“沈阳慕马大案”保持的——位高权重的慕绥新和马向东贪腐金额哥俩加一起不过2000万左右。 破纪录的却官阶低微——辽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金额是1.45亿。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贪腐不在位高。 媒体报道,罗亚平一案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民间送其雅号——辽宁“三最”女贪官。 能成为中国反贪史上的传奇人物,罗亚平除了再次佐证“国土局长”是中国当代官场最高危职位之外,还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一条彪悍的官场升迁逻辑。 这个逻辑本身技术含量不大——简单地说,就是对上司很好,对群众好狠。但罗亚平将其忠实地演绎到极致,便开创了前无古人的官场黑色业绩。 土地是多数地方政府的聚宝盆——不仅关乎其GDP这个政绩核心,更是财政主要支柱,国土部门则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要害部门。因此当上世纪90年代末,顺城区成为抚顺市房地产和商业用地开发的重点区域,时任顺城区发展规划局副局长兼任区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的罗亚平,便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 罗亚平以无比强悍的姿态登场——工作中体现出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特点——对上级领导像春天般温暖,对人民群众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雷锋地下有知,必然感慨——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城市的变化首要是推倒旧的建筑,建起新的形象工程。但不幸的是,有时也捎带脚将人民群众的利益碾成尘土,摧毁他们对党和政府的信任长城。 但罗亚平坚定不移地选择站在急功近利的政绩一边。面对态度强硬的拆迁户,罗亚平竟表现得比黑社会还凶狠,用手指着对方的脑袋破口大骂,其手下的工作人员甚至担心——“她真的会拿着工具去拆房子”。人民群众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干部,纷纷望而却步,个别胆子小的最后在没有增加
   辽宁官场贪腐犯罪的最高纪录近日被打破。
   据悉,原纪录是“沈阳慕马大案”保持的——位高权重的慕绥新和马向东贪腐金额哥俩加一起不过2000万左右。
    破纪录的却官阶低微——辽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金额是1.45亿。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主动搬走了。 这样的行径非但没有得到制止,反而得到领导的赏识,助长了其凶悍作风。她曾公开训斥过全区干部:“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你们都是我养活的,没有我来赚钱,你们只能去喝西北风。” 但不是每个拆迁户都那么恭顺,媒体披露,2006年年底的一天上午,一个被侵吞了土地补偿金的动迁户闯进了罗亚平的办公室,二话没说就掏出刀来,对准罗亚平连捅3刀。因抢救及时,罗亚平捡回了一条命。 罗亚平因公负伤后,胸口缝合的伤痕竟成了邀功的军功章。她甚至对调查自己的纪检干部亮出伤口表白:“我有什么问题,为了工作,为了全区人的工资,我连命都差点丢了,你们还相信那些杀我的刁民,来调查我。你们干脆也拿把刀来把我杀了吧。” 多数时间,罗亚平对利益攸关的上峰还是无比善解人意的。 比如面对曾担任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局长等要职的顶头上司江某,罗亚平牢牢抓住江某喜欢奢华的弱点,极力邀宠。这个江某案发后家中便被搜出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简直堪比一个奢侈品专柜,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即将PK掉日本,成为全球奢侈品第一消费大国。罗亚平没直接送这些奢华的物品,而是一次性购买了20万元的购物卡奉送。 而对于男上司,则要么金钱开路,要么发展成自己的情人,虽然长相不敢恭维,但拦不住其主动且疯狂。罗亚平被双规后,有关部门第一时间搜查了她的办公室,竟然发现了区长张家春的私人印鉴和顺城区人民政府公章。 不受监督且被纵容的权力有多可怕吗?请重温这样一幕:罗亚平被“双规”之后,质问纪委书记:“你看这里,连个镜子都没有,是人住的地方吗?这样吧,你把我放了,我给你600万。” 罗亚平案只是当前建设领域腐败的冰山一角。 今年上半年,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公布了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贪腐不在位高。
    媒体报道,罗亚平一案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民间送其雅号——辽宁“三最”女贪官。
    能成为中国反贪史上的传奇人物,罗亚平除了再次佐证“国土局长”是中国当代官场最高危职位之外,还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一条彪悍的官场升迁逻辑。20起典型案件,数额最少的58万元,最大的2200多万元,平均每个案件涉及金额550多万元,涉及地(厅)级官员57人。 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傅奎曾分析过腐败滋生的主要原因:一是从客观上来讲,土地和矿产资源是稀缺资源,社会的供需关系非常紧张,一些利益主体总想从中获得一杯羹,所以“权力寻租”的空间比较大。二是国土部门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有的部位监督制约机制和管理制度没跟上。三是个别领导干部在面对很多诱惑的情况下,经不起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 但从根本上讲,都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得不到有效的制约。 在罗亚平整个发达到陷落的历程中,真正的输家有三个:一是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二是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三是法治在与权力的PK中再度落败。 这是当前中国吏治最薄弱的环节——根本在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效推进,将权力真正置于法治的约束之下,推动市场经济沿着符合多数人利益的轨道前进。 否则,急功近利的发展不仅透支着未来,也透支着公民对国家的信任和忠诚。
   这个逻辑本身技术含量不大——简单地说,就是对上司很好,对群众好狠。但罗亚平将其忠实地演绎到极致,便开创了前无古人的官场黑色业绩。
   土地是多数地方政府的聚宝盆——不仅关乎其GDP这个政绩核心,更是财政主要支柱,国土部门则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要害部门。因此当上世纪90年代末,顺城区成为抚顺市房地产和商业用地开发的重点区域,时任顺城区发展规划局副局长兼任区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的罗亚平,便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
   罗亚平以无比强悍的姿态登场——工作中体现出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特点——对上级领导像春天般温暖,对人民群众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雷锋地下有知,必然感慨——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20起典型案件,数额最少的58万元,最大的2200多万元,平均每个案件涉及金额550多万元,涉及地(厅)级官员57人。 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傅奎曾分析过腐败滋生的主要原因:一是从客观上来讲,土地和矿产资源是稀缺资源,社会的供需关系非常紧张,一些利益主体总想从中获得一杯羹,所以“权力寻租”的空间比较大。二是国土部门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有的部位监督制约机制和管理制度没跟上。三是个别领导干部在面对很多诱惑的情况下,经不起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 但从根本上讲,都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得不到有效的制约。 在罗亚平整个发达到陷落的历程中,真正的输家有三个:一是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二是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三是法治在与权力的PK中再度落败。 这是当前中国吏治最薄弱的环节——根本在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效推进,将权力真正置于法治的约束之下,推动市场经济沿着符合多数人利益的轨道前进。 否则,急功近利的发展不仅透支着未来,也透支着公民对国家的信任和忠诚。
   城市的变化首要是推倒旧的建筑,建起新的形象工程。但不幸的是,有时也捎带脚将人民群众的利益碾成尘土,摧毁他们对党和政府的信任长城。
   但罗亚平坚定不移地选择站在急功近利的政绩一边。面对态度强硬的拆迁户,罗亚平竟表现得比黑社会还凶狠,用手指着对方的脑袋破口大骂,其手下的工作人员甚至担心——“她真的会拿着工具去拆房子”。人民群众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干部,纷纷望而却步,个别胆子小的最后在没有增加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主动搬走了。
   这样的行径非但没有得到制止,反而得到领导的赏识,助长了其凶悍作风。她曾公开训斥过全区干部:“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你们都是我养活的,没有我来赚钱,你们只能去喝西北风。” 没有最贪,只有更贪。 辽宁官场贪腐犯罪的最高纪录近日被打破。 据悉,原纪录是“沈阳慕马大案”保持的——位高权重的慕绥新和马向东贪腐金额哥俩加一起不过2000万左右。 破纪录的却官阶低微——辽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金额是1.45亿。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贪腐不在位高。 媒体报道,罗亚平一案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民间送其雅号——辽宁“三最”女贪官。 能成为中国反贪史上的传奇人物,罗亚平除了再次佐证“国土局长”是中国当代官场最高危职位之外,还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一条彪悍的官场升迁逻辑。 这个逻辑本身技术含量不大——简单地说,就是对上司很好,对群众好狠。但罗亚平将其忠实地演绎到极致,便开创了前无古人的官场黑色业绩。 土地是多数地方政府的聚宝盆——不仅关乎其GDP这个政绩核心,更是财政主要支柱,国土部门则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要害部门。因此当上世纪90年代末,顺城区成为抚顺市房地产和商业用地开发的重点区域,时任顺城区发展规划局副局长兼任区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的罗亚平,便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 罗亚平以无比强悍的姿态登场——工作中体现出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特点——对上级领导像春天般温暖,对人民群众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雷锋地下有知,必然感慨——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城市的变化首要是推倒旧的建筑,建起新的形象工程。但不幸的是,有时也捎带脚将人民群众的利益碾成尘土,摧毁他们对党和政府的信任长城。 但罗亚平坚定不移地选择站在急功近利的政绩一边。面对态度强硬的拆迁户,罗亚平竟表现得比黑社会还凶狠,用手指着对方的脑袋破口大骂,其手下的工作人员甚至担心——“她真的会拿着工具去拆房子”。人民群众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干部,纷纷望而却步,个别胆子小的最后在没有增加
    但不是每个拆迁户都那么恭顺,媒体披露,2006年年底的一天上午,一个被侵吞了土地补偿金的动迁户闯进了罗亚平的办公室,二话没说就掏出刀来,对准罗亚平连捅3刀。因抢救及时,罗亚平捡回了一条命。
   罗亚平因公负伤后,胸口缝合的伤痕竟成了邀功的军功章。她甚至对调查自己的纪检干部亮出伤口表白:“我有什么问题,为了工作,为了全区人的工资,我连命都差点丢了,你们还相信那些杀我的刁民,来调查我。你们干脆也拿把刀来把我杀了吧。”
    多数时间,罗亚平对利益攸关的上峰还是无比善解人意的。
    比如面对曾担任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局长等要职的顶头上司江某,罗亚平牢牢抓住江某喜欢奢华的弱点,极力邀宠。这个江某案发后家中便被搜出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简直堪比一个奢侈品专柜,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即将PK掉日本,成为全球奢侈品第一消费大国。罗亚平没直接送这些奢华的物品,而是一次性购买了20万元的购物卡奉送。
   而对于男上司,则要么金钱开路,要么发展成自己的情人,虽然长相不敢恭维,但拦不住其主动且疯狂。罗亚平被双规后,有关部门第一时间搜查了她的办公室,竟然发现了区长张家春的私人印鉴和顺城区人民政府公章。
    不受监督且被纵容的权力有多可怕吗?请重温这样一幕:罗亚平被“双规”之后,质问纪委书记:“你看这里,连个镜子都没有,是人住的地方吗?这样吧,你把我放了,我给你600万。”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主动搬走了。 这样的行径非但没有得到制止,反而得到领导的赏识,助长了其凶悍作风。她曾公开训斥过全区干部:“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你们都是我养活的,没有我来赚钱,你们只能去喝西北风。” 但不是每个拆迁户都那么恭顺,媒体披露,2006年年底的一天上午,一个被侵吞了土地补偿金的动迁户闯进了罗亚平的办公室,二话没说就掏出刀来,对准罗亚平连捅3刀。因抢救及时,罗亚平捡回了一条命。 罗亚平因公负伤后,胸口缝合的伤痕竟成了邀功的军功章。她甚至对调查自己的纪检干部亮出伤口表白:“我有什么问题,为了工作,为了全区人的工资,我连命都差点丢了,你们还相信那些杀我的刁民,来调查我。你们干脆也拿把刀来把我杀了吧。” 多数时间,罗亚平对利益攸关的上峰还是无比善解人意的。 比如面对曾担任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局长等要职的顶头上司江某,罗亚平牢牢抓住江某喜欢奢华的弱点,极力邀宠。这个江某案发后家中便被搜出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简直堪比一个奢侈品专柜,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即将PK掉日本,成为全球奢侈品第一消费大国。罗亚平没直接送这些奢华的物品,而是一次性购买了20万元的购物卡奉送。 而对于男上司,则要么金钱开路,要么发展成自己的情人,虽然长相不敢恭维,但拦不住其主动且疯狂。罗亚平被双规后,有关部门第一时间搜查了她的办公室,竟然发现了区长张家春的私人印鉴和顺城区人民政府公章。 不受监督且被纵容的权力有多可怕吗?请重温这样一幕:罗亚平被“双规”之后,质问纪委书记:“你看这里,连个镜子都没有,是人住的地方吗?这样吧,你把我放了,我给你600万。” 罗亚平案只是当前建设领域腐败的冰山一角。 今年上半年,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公布了
   罗亚平案只是当前建设领域腐败的冰山一角。
   今年上半年,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公布了20起典型案件,数额最少的58万元,最大的2200多万元,平均每个案件涉及金额550多万元,涉及地(厅)级官员57人。
   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傅奎曾分析过腐败滋生的主要原因:一是从客观上来讲,土地和矿产资源是稀缺资源,社会的供需关系非常紧张,一些利益主体总想从中获得一杯羹,所以“权力寻租”的空间比较大。二是国土部门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有的部位监督制约机制和管理制度没跟上。三是个别领导干部在面对很多诱惑的情况下,经不起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

20起典型案件,数额最少的58万元,最大的2200多万元,平均每个案件涉及金额550多万元,涉及地(厅)级官员57人。 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傅奎曾分析过腐败滋生的主要原因:一是从客观上来讲,土地和矿产资源是稀缺资源,社会的供需关系非常紧张,一些利益主体总想从中获得一杯羹,所以“权力寻租”的空间比较大。二是国土部门是集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于一身的,有的部位监督制约机制和管理制度没跟上。三是个别领导干部在面对很多诱惑的情况下,经不起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 但从根本上讲,都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得不到有效的制约。 在罗亚平整个发达到陷落的历程中,真正的输家有三个:一是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二是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三是法治在与权力的PK中再度落败。 这是当前中国吏治最薄弱的环节——根本在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效推进,将权力真正置于法治的约束之下,推动市场经济沿着符合多数人利益的轨道前进。 否则,急功近利的发展不仅透支着未来,也透支着公民对国家的信任和忠诚。

    但从根本上讲,都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得不到有效的制约。
   在罗亚平整个发达到陷落的历程中,真正的输家有三个:一是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二是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三是法治在与权力的PK中再度落败。
   这是当前中国吏治最薄弱的环节——根本在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效推进,将权力真正置于法治的约束之下,推动市场经济沿着符合多数人利益的轨道前进。

   否则,急功近利的发展不仅透支着未来,也透支着公民对国家的信任和忠诚。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338738570

  评论这张
 
阅读(584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