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王梦恕说错了?  

2011-11-23 11:17: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23日温州动车事故已过去近4个月。

会各界强烈关注。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王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宣布这仅仅代表个人意见,并称:因为工作繁忙,并没有全程参与事故的调查,对于事故调查的全面情况,尤其是最终结论以及事故调查报告,是否上报的情况并不掌握。 这其实不过是下列说法的延续: 8月初,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表示,“7·23”动车事故并非一场自然灾害,而是一起特别重大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凸显了铁路方面在事故当中所暴露出来的安全管理上的漏洞和问题。 9月21日,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首次发布调查进展情况,表示已召开分析会、论证会、研讨会等各种会议200余次,调阅相关资料近1300件,形成各种专项调查报告及相关文字材料近料近200万字。 媒体同时注意到:根据2007年颁布的国务院493号令《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包括急性工业中毒),或者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为特别重大事故。按照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程序,事故调查组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起60日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特殊情况下,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的期限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的期限最长不超过60日。也就是说,从7月23日至今,已满调查报告需要提交的120日之期。 还在等神马?尤其当一个政治觉悟显然不高的院士副组长将报告核心解密以后,无论是出于完善还是出于辟谣,按照正常的逻辑,都该向公众有所表示。 这也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精神,符合现代服务型政府的要求,更符合危机公关的操作规律。 但现实是:一个试图告诉大家真相的副组长完成了

    动车的速度都下来了,北京到天津和谐号更和谐了,比过去运营时间慢了整整五分钟。连险些被抢险人员活埋的小依依都走出CPU重症监护病房,开始康复治疗,迎接新的生活。

   40个遇难者的亡灵依旧无法得到安息。

    由国务院主导的空前规模的铁路事故调查结论始终没有出炉。

7月23日温州动车事故已过去近4个月。 动车的速度都下来了,北京到天津和谐号更和谐了,比过去运营时间慢了整整五分钟。连险些被抢险人员活埋的小依依都走出CPU重症监护病房,开始康复治疗,迎接新的生活。 40个遇难者的亡灵依旧无法得到安息。 由国务院主导的空前规模的铁路事故调查结论始终没有出炉。 整个事故发生后,被组织强行推到前台的铁道部原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只是忙着说这是个奇迹,却显得对真相一无所知。 在舆论的围攻下,他很快黯然下课,真相的大门并未因此洞开。 过去有关部门应对甚至是敷衍公众的术语是研究,现在改成了调查。要知道,调查研究是党的优良传统,怎么拆开了会变成低效和延宕的代名词? 王梦恕院士填补了本家王勇平离去留下的空白,但显然,没上过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他表现得更加卓越。他没有太多被训练过的技巧和外交辞令,却有着多数新闻发言人没有的素质——真诚。 他的好多意见甚至触及到了整个铁路运行的深层体制弊端。 他在试图帮公众打开一扇通向真相的窗。而这本不是他的本职。 其正差是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7月28日,温州动车事故国务院调查组全体会议召开。上海铁路局局长发言称,经初步调查显示,由于温州南站信号灯设备存在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信号系统失灵引发追尾事故。后来他黯然离职,而这个结果也疑似为王勇平挖了个大坑。 未经组织尤其是组长同意,副组长王梦恕便向媒体透露,技术层面的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已经于9月底完成并递交,调查结果颠覆了此前说法,“经过调查和实验,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可以说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和管理的问题。” 这旋即引起了社

    整个事故发生后,被组织强行推到前台的铁道部原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只是忙着说这是个奇迹,却显得对真相一无所知。

    在舆论的围攻下,他很快黯然下课,真相的大门并未因此洞开。

     过去有关部门应对甚至是敷衍公众的术语是研究,现在改成了调查。要知道,调查研究是党的优良传统,怎么拆开了会变成低效和延宕的代名词?

7月23日温州动车事故已过去近4个月。 动车的速度都下来了,北京到天津和谐号更和谐了,比过去运营时间慢了整整五分钟。连险些被抢险人员活埋的小依依都走出CPU重症监护病房,开始康复治疗,迎接新的生活。 40个遇难者的亡灵依旧无法得到安息。 由国务院主导的空前规模的铁路事故调查结论始终没有出炉。 整个事故发生后,被组织强行推到前台的铁道部原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只是忙着说这是个奇迹,却显得对真相一无所知。 在舆论的围攻下,他很快黯然下课,真相的大门并未因此洞开。 过去有关部门应对甚至是敷衍公众的术语是研究,现在改成了调查。要知道,调查研究是党的优良传统,怎么拆开了会变成低效和延宕的代名词? 王梦恕院士填补了本家王勇平离去留下的空白,但显然,没上过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他表现得更加卓越。他没有太多被训练过的技巧和外交辞令,却有着多数新闻发言人没有的素质——真诚。 他的好多意见甚至触及到了整个铁路运行的深层体制弊端。 他在试图帮公众打开一扇通向真相的窗。而这本不是他的本职。 其正差是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7月28日,温州动车事故国务院调查组全体会议召开。上海铁路局局长发言称,经初步调查显示,由于温州南站信号灯设备存在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信号系统失灵引发追尾事故。后来他黯然离职,而这个结果也疑似为王勇平挖了个大坑。 未经组织尤其是组长同意,副组长王梦恕便向媒体透露,技术层面的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已经于9月底完成并递交,调查结果颠覆了此前说法,“经过调查和实验,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可以说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和管理的问题。” 这旋即引起了社

     王梦恕院士填补了本家王勇平离去留下的空白,但显然,没上过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他表现得更加卓越。他没有太多被训练过的技巧和外交辞令,却有着多数新闻发言人没有的素质——真诚。

    他的好多意见甚至触及到了整个铁路运行的深层体制弊端。

     他在试图帮公众打开一扇通向真相的窗。而这本不是他的本职。

怪异的自我否定。 当然,也不排除余下的责任认定问题和处罚问题均由相关部门研究后给出处理意见,再等上级批复再做定夺。 不过,如此按部就班的操作值得商榷。动车事故之影响之大,关注度之高,围绕的猜想和传言之多,都足以使政府采取更尊重公众知情权的行动,不仅调查做到严谨翔实,而且信息披露亦要及时连续,而不能总是一个院士凭着良知和勇气在那里唱独角戏,然后再承认自己不了解情况。 相信王梦恕事件会加速温州动车事故调查报告问世的过程,并接受公众的检阅。但这个真相背后的种种官场内外的表情和背后潜伏的利益博弈、体制困境更值得认真反思。 受铁路系统体制滞后之困,公务开支不透明、权力运行不公开已经使政府公信力遇到严峻挑战,动车事故又使塔西佗效益加剧,与其不断被迫说出真相,不如创造真正公开、透明的管理机制——主动变革,接受法治约束和社会监督更根本,也更急迫。 似乎不仅铁路系统。 比如,聪明的您,能告诉俺郭美美的真相吗?甚至李刚们?

    其正差是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7月28日,温州动车事故国务院调查组全体会议召开。上海铁路局局长发言称,经初步调查显示,由于温州南站信号灯设备存在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信号系统失灵引发追尾事故。后来他黯然离职,而这个结果也疑似为王勇平挖了个大坑。

    未经组织尤其是组长同意,副组长王梦恕便向媒体透露,技术层面的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已经于9月底完成并递交,调查结果颠覆了此前说法,“经过调查和实验,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可以说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和管理的问题。”

    这旋即引起了社会各界强烈关注。

7月23日温州动车事故已过去近4个月。 动车的速度都下来了,北京到天津和谐号更和谐了,比过去运营时间慢了整整五分钟。连险些被抢险人员活埋的小依依都走出CPU重症监护病房,开始康复治疗,迎接新的生活。 40个遇难者的亡灵依旧无法得到安息。 由国务院主导的空前规模的铁路事故调查结论始终没有出炉。 整个事故发生后,被组织强行推到前台的铁道部原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只是忙着说这是个奇迹,却显得对真相一无所知。 在舆论的围攻下,他很快黯然下课,真相的大门并未因此洞开。 过去有关部门应对甚至是敷衍公众的术语是研究,现在改成了调查。要知道,调查研究是党的优良传统,怎么拆开了会变成低效和延宕的代名词? 王梦恕院士填补了本家王勇平离去留下的空白,但显然,没上过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他表现得更加卓越。他没有太多被训练过的技巧和外交辞令,却有着多数新闻发言人没有的素质——真诚。 他的好多意见甚至触及到了整个铁路运行的深层体制弊端。 他在试图帮公众打开一扇通向真相的窗。而这本不是他的本职。 其正差是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7月28日,温州动车事故国务院调查组全体会议召开。上海铁路局局长发言称,经初步调查显示,由于温州南站信号灯设备存在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信号系统失灵引发追尾事故。后来他黯然离职,而这个结果也疑似为王勇平挖了个大坑。 未经组织尤其是组长同意,副组长王梦恕便向媒体透露,技术层面的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已经于9月底完成并递交,调查结果颠覆了此前说法,“经过调查和实验,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可以说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和管理的问题。” 这旋即引起了社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王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宣布这仅仅代表个人意见,并称:因为工作繁忙,并没有全程参与事故的调查,对于事故调查的全面情况,尤其是最终结论以及事故调查报告,是否上报的情况并不掌握。

    这其实不过是下列说法的延续:

    8月初,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表示,“7·23”动车事故并非一场自然灾害,而是一起特别重大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凸显了铁路方面在事故当中所暴露出来的安全管理上的漏洞和问题。

7月23日温州动车事故已过去近4个月。 动车的速度都下来了,北京到天津和谐号更和谐了,比过去运营时间慢了整整五分钟。连险些被抢险人员活埋的小依依都走出CPU重症监护病房,开始康复治疗,迎接新的生活。 40个遇难者的亡灵依旧无法得到安息。 由国务院主导的空前规模的铁路事故调查结论始终没有出炉。 整个事故发生后,被组织强行推到前台的铁道部原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只是忙着说这是个奇迹,却显得对真相一无所知。 在舆论的围攻下,他很快黯然下课,真相的大门并未因此洞开。 过去有关部门应对甚至是敷衍公众的术语是研究,现在改成了调查。要知道,调查研究是党的优良传统,怎么拆开了会变成低效和延宕的代名词? 王梦恕院士填补了本家王勇平离去留下的空白,但显然,没上过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他表现得更加卓越。他没有太多被训练过的技巧和外交辞令,却有着多数新闻发言人没有的素质——真诚。 他的好多意见甚至触及到了整个铁路运行的深层体制弊端。 他在试图帮公众打开一扇通向真相的窗。而这本不是他的本职。 其正差是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7月28日,温州动车事故国务院调查组全体会议召开。上海铁路局局长发言称,经初步调查显示,由于温州南站信号灯设备存在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信号系统失灵引发追尾事故。后来他黯然离职,而这个结果也疑似为王勇平挖了个大坑。 未经组织尤其是组长同意,副组长王梦恕便向媒体透露,技术层面的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已经于9月底完成并递交,调查结果颠覆了此前说法,“经过调查和实验,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可以说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和管理的问题。” 这旋即引起了社

    9月21日,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首次发布调查进展情况,表示已召开分析会、论证会、研讨会等各种会议200余次,调阅相关资料近1300件,形成各种专项调查报告及相关文字材料近料近200万字。

      媒体同时注意到:根据2007年颁布的国务院493号令《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包括急性工业中毒),或者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为特别重大事故。按照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程序,事故调查组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起60日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特殊情况下,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的期限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的期限最长不超过60日。也就是说,从7月23日至今,已满调查报告需要提交的120日之期。

     还在等神马?尤其当一个政治觉悟显然不高的院士副组长将报告核心解密以后,无论是出于完善还是出于辟谣,按照正常的逻辑,都该向公众有所表示。

     这也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精神,符合现代服务型政府的要求,更符合危机公关的操作规律。

      但现实是:一个试图告诉大家真相的副组长完成了怪异的自我否定。

      当然,也不排除余下的责任认定问题和处罚问题均由相关部门研究后给出处理意见,再等上级批复再做定夺。

会各界强烈关注。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王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宣布这仅仅代表个人意见,并称:因为工作繁忙,并没有全程参与事故的调查,对于事故调查的全面情况,尤其是最终结论以及事故调查报告,是否上报的情况并不掌握。 这其实不过是下列说法的延续: 8月初,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表示,“7·23”动车事故并非一场自然灾害,而是一起特别重大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凸显了铁路方面在事故当中所暴露出来的安全管理上的漏洞和问题。 9月21日,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首次发布调查进展情况,表示已召开分析会、论证会、研讨会等各种会议200余次,调阅相关资料近1300件,形成各种专项调查报告及相关文字材料近料近200万字。 媒体同时注意到:根据2007年颁布的国务院493号令《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包括急性工业中毒),或者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为特别重大事故。按照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程序,事故调查组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起60日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特殊情况下,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的期限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的期限最长不超过60日。也就是说,从7月23日至今,已满调查报告需要提交的120日之期。 还在等神马?尤其当一个政治觉悟显然不高的院士副组长将报告核心解密以后,无论是出于完善还是出于辟谣,按照正常的逻辑,都该向公众有所表示。 这也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精神,符合现代服务型政府的要求,更符合危机公关的操作规律。 但现实是:一个试图告诉大家真相的副组长完成了

     不过,如此按部就班的操作值得商榷。动车事故之影响之大,关注度之高,围绕的猜想和传言之多,都足以使政府采取更尊重公众知情权的行动,不仅调查做到严谨翔实,而且信息披露亦要及时连续,而不能总是一个院士凭着良知和勇气在那里唱独角戏,然后再承认自己不了解情况。

    相信王梦恕事件会加速温州动车事故调查报告问世的过程,并接受公众的检阅。但这个真相背后的种种官场内外的表情和背后潜伏的利益博弈、体制困境更值得认真反思。

     受铁路系统体制滞后之困,公务开支不透明、权力运行不公开已经使政府公信力遇到严峻挑战,动车事故又使塔西佗效益加剧,与其不断被迫说出真相,不如创造真正公开、透明的管理机制——主动变革,接受法治约束和社会监督更根本,也更急迫。

    似乎不仅铁路系统。

    比如,聪明的您,能告诉俺郭美美的真相吗?甚至李刚们?

  评论这张
 
阅读(74473)| 评论(2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