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新任交通厅长何以避免“前腐后继”?  

2011-06-11 03:41: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言而喻,交通厅长是个肥缺。 尤其在房地产遭遇宏观调控迎头棒喝的时候,权势大有超越国土厅长的意思。 这也未必是好事,这有时也是通向监狱的捷径。 在国土厅长们为纪检监察部门无私奉献了大量革命成果后,荣膺官场第一高危职业。 在这俺的家乡河南,这份荣誉早已被交通厅长夺去。 从1995年开始,已经连续有四任交通厅长因贪贿落马。除一个正在被处理,其余三个均都被判重刑。 这沉重打击了组织的信心,以至于竟将这个职位空缺达半年之久。 直到6月10日,一个叫孙廷喜的同志肩负着党和政府的重托,勇敢地填补了这一空白。此前,他的职务是河南省政府副秘书长。 他的未来命运引起了公众浓厚的兴趣:是继续贪腐伤组织心的第五个贪官,还是挽救交通厅长声誉的一代廉吏? 首先提醒孙厅:千万别在上任之初忙着当众发表廉政宣言,因为不仅交通厅的同事会笑场,全省乃至全国人民也会一起变成齐齐哈尔人民。 因为您的四任前任都干过这事,终成为流传甚广的黑色幽默。 第一任“落马”厅长曾锦城据说是一代名臣曾国藩的后人,曾以写血书的方式向河南省委表白:“我以一个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我绝不收人家的一分钱,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一件事……”后不仅收了好多钱和东西,更做了好多对不起组织的事,1997年获刑15年。 第二任“落马”厅长张昆桐一上任,便向河南省委领导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2001年3月,张昆桐因受贿、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第三任“落马”厅长石发亮提出的口号是“一个‘廉’字值千金”,并将其细化成“两个原则”:“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人情工程一件不干”。结果,在2001年12月中旬,石发亮因涉嫌违纪违法,   不言而喻,交通厅长是个肥缺。
   尤其在房地产遭遇宏观调控迎头棒喝的时候,权势大有超越国土厅长的意思。被河南省纪委调查处理。后被判无期。 第四任“落马”厅长董永安有一定古文功底,“廉政名言”是“常修从政之德,常思富民之策,常怀律己之心。”2010年12月下旬,他被省纪委人士带走。原因是“因涉嫌违纪违法”。正常的话,孙厅能在任上获悉他的准确刑期。 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这接连落马的前四任厅长上任时都是年富力强、敬业爱岗干部,血书和誓言绝非简单作秀,谁料一旦走向这个大权、重金在握的职位,很快便个人膨胀,将自己的誓言逐渐当成个屁,被各类糖衣炮弹精确地命中。 2010年,河南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超过5000公里,连续5年保持全国第一。 对于一个经济欠发达的人口大省,这是奇迹。 不料背后却藏着惊天黑幕。 据调查,在董永安主持河南省交通运输厅期间,河南省审计部门曾在2009年发现下属公路管理局挪用养路费6056.7万元用以建设住宅楼,另在农村公路项目上存在申报项目虚报投资额3.56亿元、违法转包工程1926.5万元、市县未配套资金10.81亿元等问题。 之所以能创造如此惊人贪腐业绩,首先得益于“四位一体”(投资、建设、管理、使用)的投资体制,一切基建资金在交通系统内部封闭运行,交通行政部门与负责建设的公司多为母子关系,有关部门负责人既是建设者,又是管理者,演变下去就是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 围绕交通设施动辄上百亿的投资,各路人马为承揽工程,自然会想方设法接近领导,然后伺机一击而破。在一把手权力不受约束的背景下,面对决策的独裁和肉麻的吹捧、物质的诱惑,厅长们人性中的贪婪便被召唤出来,道德防线率先崩溃。 监督制度体系也形同虚设。自三任厅长案发后,河南省实行“由省发改委负责全省公路建设的规划;省财政厅负责管
   这也未必是好事,这有时也是通向监狱的捷径。
   在国土厅长们为纪检监察部门无私奉献了大量革命成果后,荣膺官场第一高危职业。
   在这俺的家乡河南,这份荣誉早已被交通厅长夺去。理、审批建设经费;省交通厅负责申请、使用建设经费”的“三足鼎立”式管理体制。但仅仅实现了经费的审批、管理和使用的三部门分管制,无关人事安排和责任追究制度,尤其是在关键的经费使用环节上,没引入司法监督。 内部监督由于缺乏约束权力的有效机制手段,相关人员只能噤若寒蝉。媒体披露,河南省交通厅纪检组原组长宋长林,在退休前曾先后送走了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3任厅长。他曾私下里发牢骚说:“我这个纪检组长当得很窝囊!”纪检组长都如此,一般人民群众想监督岂不宛如登天? 其实,这一切,落马的厅长们也懂。但他们集体选择了铤而走险。 也许,孙厅上任的第一件事是到牢房找自己的四位前任好好聊聊。贪官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进去后神马都明白了,还能结合自己的堕落讲出很多反腐倡廉的真经。 在交通建设投资、建设、管理体制没有深彻改革,监管体制没有完善,一把手权力没有收到有效制衡,社会监督渠道不畅的背景下,这些忠告对孙厅很珍贵。 毕竟,只有他来得及用阳光工程、廉洁工程和安全工程去证明自己。
    从1995年开始,已经连续有四任交通厅长因贪贿落马。除一个正在被处理,其余三个均都被判重刑。
   这沉重打击了组织的信心,以至于竟将这个职位空缺达半年之久。
    直到6月10日,一个叫孙廷喜的同志肩负着党和政府的重托,勇敢地填补了这一空白。此前,他的职务是河南省政府副秘书长。
    他的未来命运引起了公众浓厚的兴趣:是继续贪腐伤组织心的第五个贪官,还是挽救交通厅长声誉的一代廉吏?
   首先提醒孙厅:千万别在上任之初忙着当众发表廉政宣言,因为不仅交通厅的同事会笑场,全省乃至全国人民也会一起变成齐齐哈尔人民。
    因为您的四任前任都干过这事,终成为流传甚广的黑色幽默。
    第一任“落马”厅长曾锦城据说是一代名臣曾国藩的后人,曾以写血书的方式向河南省委表白:“我以一个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我绝不收人家的一分钱,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一件事……”后不仅收了好多钱和东西,更做了好多对不起组织的事,1997年获刑15年。
    第二任“落马”厅长张昆桐一上任,便向河南省委领导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2001年3月,张昆桐因受贿、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第三任“落马”厅长石发亮提出的口号是“一个‘廉’字值千金”,并将其细化成“两个原则”:“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人情工程一件不干”。结果,在2001年12月中旬,石发亮因涉嫌违纪违法,被河南省纪委调查处理。后被判无期。理、审批建设经费;省交通厅负责申请、使用建设经费”的“三足鼎立”式管理体制。但仅仅实现了经费的审批、管理和使用的三部门分管制,无关人事安排和责任追究制度,尤其是在关键的经费使用环节上,没引入司法监督。 内部监督由于缺乏约束权力的有效机制手段,相关人员只能噤若寒蝉。媒体披露,河南省交通厅纪检组原组长宋长林,在退休前曾先后送走了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3任厅长。他曾私下里发牢骚说:“我这个纪检组长当得很窝囊!”纪检组长都如此,一般人民群众想监督岂不宛如登天? 其实,这一切,落马的厅长们也懂。但他们集体选择了铤而走险。 也许,孙厅上任的第一件事是到牢房找自己的四位前任好好聊聊。贪官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进去后神马都明白了,还能结合自己的堕落讲出很多反腐倡廉的真经。 在交通建设投资、建设、管理体制没有深彻改革,监管体制没有完善,一把手权力没有收到有效制衡,社会监督渠道不畅的背景下,这些忠告对孙厅很珍贵。 毕竟,只有他来得及用阳光工程、廉洁工程和安全工程去证明自己。
   第四任“落马”厅长董永安有一定古文功底,“廉政名言”是“常修从政之德,常思富民之策,常怀律己之心。”2010年12月下旬,他被省纪委人士带走。原因是“因涉嫌违纪违法”。正常的话,孙厅能在任上获悉他的准确刑期。
    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这接连落马的前四任厅长上任时都是年富力强、敬业爱岗干部,血书和誓言绝非简单作秀,谁料一旦走向这个大权、重金在握的职位,很快便个人膨胀,将自己的誓言逐渐当成个屁,被各类糖衣炮弹精确地命中。
     2010年,河南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超过5000公里,连续5年保持全国第一。
    对于一个经济欠发达的人口大省,这是奇迹。
    不料背后却藏着惊天黑幕。
    据调查,在董永安主持河南省交通运输厅期间,河南省审计部门曾在2009年发现下属公路管理局挪用养路费6056.7万元用以建设住宅楼,另在农村公路项目上存在申报项目虚报投资额3.56亿元、违法转包工程1926.5万元、市县未配套资金10.81亿元等问题。
    之所以能创造如此惊人贪腐业绩,首先得益于“四位一体”(投资、建设、管理、使用)的投资体制,一切基建资金在交通系统内部封闭运行,交通行政部门与负责建设的公司多为母子关系,有关部门负责人既是建设者,又是管理者,演变下去就是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
    围绕交通设施动辄上百亿的投资,各路人马为承揽工程,自然会想方设法接近领导,然后伺机一击而破。在一把手权力不受约束的背景下,面对决策的独裁和肉麻的吹捧、物质的诱惑,厅长们人性中的贪婪便被召唤出来,道德防线率先崩溃。
    监督制度体系也形同虚设。自三任厅长案发后,河南省实行“由省发改委负责全省公路建设的规划;省财政厅负责管理、审批建设经费;省交通厅负责申请、使用建设经费”的“三足鼎立”式管理体制。但仅仅实现了经费的审批、管理和使用的三部门分管制,无关人事安排和责任追究制度,尤其是在关键的经费使用环节上,没引入司法监督。被河南省纪委调查处理。后被判无期。 第四任“落马”厅长董永安有一定古文功底,“廉政名言”是“常修从政之德,常思富民之策,常怀律己之心。”2010年12月下旬,他被省纪委人士带走。原因是“因涉嫌违纪违法”。正常的话,孙厅能在任上获悉他的准确刑期。 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这接连落马的前四任厅长上任时都是年富力强、敬业爱岗干部,血书和誓言绝非简单作秀,谁料一旦走向这个大权、重金在握的职位,很快便个人膨胀,将自己的誓言逐渐当成个屁,被各类糖衣炮弹精确地命中。 2010年,河南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超过5000公里,连续5年保持全国第一。 对于一个经济欠发达的人口大省,这是奇迹。 不料背后却藏着惊天黑幕。 据调查,在董永安主持河南省交通运输厅期间,河南省审计部门曾在2009年发现下属公路管理局挪用养路费6056.7万元用以建设住宅楼,另在农村公路项目上存在申报项目虚报投资额3.56亿元、违法转包工程1926.5万元、市县未配套资金10.81亿元等问题。 之所以能创造如此惊人贪腐业绩,首先得益于“四位一体”(投资、建设、管理、使用)的投资体制,一切基建资金在交通系统内部封闭运行,交通行政部门与负责建设的公司多为母子关系,有关部门负责人既是建设者,又是管理者,演变下去就是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 围绕交通设施动辄上百亿的投资,各路人马为承揽工程,自然会想方设法接近领导,然后伺机一击而破。在一把手权力不受约束的背景下,面对决策的独裁和肉麻的吹捧、物质的诱惑,厅长们人性中的贪婪便被召唤出来,道德防线率先崩溃。 监督制度体系也形同虚设。自三任厅长案发后,河南省实行“由省发改委负责全省公路建设的规划;省财政厅负责管
    内部监督由于缺乏约束权力的有效机制手段,相关人员只能噤若寒蝉。媒体披露,河南省交通厅纪检组原组长宋长林,在退休前曾先后送走了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3任厅长。他曾私下里发牢骚说:“我这个纪检组长当得很窝囊!”纪检组长都如此,一般人民群众想监督岂不宛如登天?
    其实,这一切,落马的厅长们也懂。但他们集体选择了铤而走险。
    也许,孙厅上任的第一件事是到牢房找自己的四位前任好好聊聊。贪官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进去后神马都明白了,还能结合自己的堕落讲出很多反腐倡廉的真经。理、审批建设经费;省交通厅负责申请、使用建设经费”的“三足鼎立”式管理体制。但仅仅实现了经费的审批、管理和使用的三部门分管制,无关人事安排和责任追究制度,尤其是在关键的经费使用环节上,没引入司法监督。 内部监督由于缺乏约束权力的有效机制手段,相关人员只能噤若寒蝉。媒体披露,河南省交通厅纪检组原组长宋长林,在退休前曾先后送走了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3任厅长。他曾私下里发牢骚说:“我这个纪检组长当得很窝囊!”纪检组长都如此,一般人民群众想监督岂不宛如登天? 其实,这一切,落马的厅长们也懂。但他们集体选择了铤而走险。 也许,孙厅上任的第一件事是到牢房找自己的四位前任好好聊聊。贪官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进去后神马都明白了,还能结合自己的堕落讲出很多反腐倡廉的真经。 在交通建设投资、建设、管理体制没有深彻改革,监管体制没有完善,一把手权力没有收到有效制衡,社会监督渠道不畅的背景下,这些忠告对孙厅很珍贵。 毕竟,只有他来得及用阳光工程、廉洁工程和安全工程去证明自己。
    在交通建设投资、建设、管理体制没有深彻改革,监管体制没有完善,一把手权力没有收到有效制衡,社会监督渠道不畅的背景下,这些忠告对孙厅很珍贵。
    毕竟,只有他来得及用阳光工程、廉洁工程和安全工程去证明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45845)| 评论(2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