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1000万套保障房会成大忽悠吗?  

2011-06-12 01:37: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绩考核阴魂不散。为了完成层层加码的GDP指标,一些地方政府直接改组为地方运营有限责任公司,而地产经济成为主要盈利点。而多建保障房,一方面要政府投钱,另一方面还会减少买房的“刚需”,地方是“双向赔钱”,故本身动力不足。 这就不难解释一个司空见惯的怪现象:地方政府对花大价钱建设豪华办公楼、形象工程、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等还是兴致勃勃的,滥发福利奖金、疯狂三公消费时也没见怎么心疼过银子,可一旦谈到直接关系普通群众切身利益的保障房建设上,就显得心灰意懒,叫苦不迭。 其实只有一个核心问题:政府该为自己服务还是该为人民服务? 既然不为人民服务,那中央动真格,问责甚至罢免个把省长也就不足为奇了。 (原载中国经营报)

    在民生领域,省长丢官一直以公众丢命为前提。

    比如2008年9月,山西襄汾尾矿溃坝事故已造成254人死亡。随后刚刚复出不久的省长孟学农引咎辞职。

    目前危及省长宝座的大事是保障房建设。

    按照国务院要求,其主要问责主体是省长。后住建部与各地政府签订了《保障性住房目标责任书》,并下达了“死命令”:所有分配完成的目标任务,今年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必须在10月底前全部开工。否则主要领导将遭到从约谈到行政处分乃至降级、免职的严厉处罚。

在民生领域,省长丢官一直以公众丢命为前提。 比如2008年9月,山西襄汾尾矿溃坝事故已造成254人死亡。随后刚刚复出不久的省长孟学农引咎辞职。 目前危及省长宝座的大事是保障房建设。 按照国务院要求,其主要问责主体是省长。后住建部与各地政府签订了《保障性住房目标责任书》,并下达了“死命令”:所有分配完成的目标任务,今年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必须在10月底前全部开工。否则主要领导将遭到从约谈到行政处分乃至降级、免职的严厉处罚。 眼看这威胁作用不大,住建部最近又相当识时务地将期限延迟至11月底。 情况真的不容乐观。从部分城市今年以来保障房开工情况来看,一些城市开工率不到三成。 住建部和国土部的新一轮高密度“约谈”已如箭在弦。 按理说,地方政府在常年卖地获取巨额收入后,面对高房价激起的沸腾民怨,勇挑保障房建设重担,也算一种对公众迟来的反哺。 但真干起来就没有卖地敛财那么动力强劲。 首先的确面临诸多现实困境。 比如银子问题。分税制改革后,优质税源归了中央,各地政府为养家糊口,便靠以卖地为主要来源的预算外资金苦苦支撑。加上机构臃肿,吃皇粮人数与日俱增,加上历史债务缠身——外电报道,中国

    眼看这威胁作用不大,住建部最近又相当识时务地将期限延迟至11月底。

    情况真的不容乐观。从部分城市今年以来保障房开工情况来看,一些城市开工率不到三成。

    住建部和国土部的新一轮高密度“约谈”已如箭在弦。

在民生领域,省长丢官一直以公众丢命为前提。 比如2008年9月,山西襄汾尾矿溃坝事故已造成254人死亡。随后刚刚复出不久的省长孟学农引咎辞职。 目前危及省长宝座的大事是保障房建设。 按照国务院要求,其主要问责主体是省长。后住建部与各地政府签订了《保障性住房目标责任书》,并下达了“死命令”:所有分配完成的目标任务,今年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必须在10月底前全部开工。否则主要领导将遭到从约谈到行政处分乃至降级、免职的严厉处罚。 眼看这威胁作用不大,住建部最近又相当识时务地将期限延迟至11月底。 情况真的不容乐观。从部分城市今年以来保障房开工情况来看,一些城市开工率不到三成。 住建部和国土部的新一轮高密度“约谈”已如箭在弦。 按理说,地方政府在常年卖地获取巨额收入后,面对高房价激起的沸腾民怨,勇挑保障房建设重担,也算一种对公众迟来的反哺。 但真干起来就没有卖地敛财那么动力强劲。 首先的确面临诸多现实困境。 比如银子问题。分税制改革后,优质税源归了中央,各地政府为养家糊口,便靠以卖地为主要来源的预算外资金苦苦支撑。加上机构臃肿,吃皇粮人数与日俱增,加上历史债务缠身——外电报道,中国

    按理说,地方政府在常年卖地获取巨额收入后,面对高房价激起的沸腾民怨,勇挑保障房建设重担,也算一种对公众迟来的反哺。

   但真干起来就没有卖地敛财那么动力强劲。

   首先的确面临诸多现实困境。

在民生领域,省长丢官一直以公众丢命为前提。 比如2008年9月,山西襄汾尾矿溃坝事故已造成254人死亡。随后刚刚复出不久的省长孟学农引咎辞职。 目前危及省长宝座的大事是保障房建设。 按照国务院要求,其主要问责主体是省长。后住建部与各地政府签订了《保障性住房目标责任书》,并下达了“死命令”:所有分配完成的目标任务,今年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必须在10月底前全部开工。否则主要领导将遭到从约谈到行政处分乃至降级、免职的严厉处罚。 眼看这威胁作用不大,住建部最近又相当识时务地将期限延迟至11月底。 情况真的不容乐观。从部分城市今年以来保障房开工情况来看,一些城市开工率不到三成。 住建部和国土部的新一轮高密度“约谈”已如箭在弦。 按理说,地方政府在常年卖地获取巨额收入后,面对高房价激起的沸腾民怨,勇挑保障房建设重担,也算一种对公众迟来的反哺。 但真干起来就没有卖地敛财那么动力强劲。 首先的确面临诸多现实困境。 比如银子问题。分税制改革后,优质税源归了中央,各地政府为养家糊口,便靠以卖地为主要来源的预算外资金苦苦支撑。加上机构臃肿,吃皇粮人数与日俱增,加上历史债务缠身——外电报道,中国

  比如银子问题。分税制改革后,优质税源归了中央,各地政府为养家糊口,便靠以卖地为主要来源的预算外资金苦苦支撑。加上机构臃肿,吃皇粮人数与日俱增,加上历史债务缠身——外电报道,中国银监会、财政部及发改委,拟于6月至9月期间,处理2万-3万亿元可能违约的地方政府债务。专家预计,地方负债总额在十万亿以上。

    于是,在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出台后,各地纷纷抱怨很差钱。即使按10%提取卖地收入,按2010年总额2.7万亿测算,也仅2700亿。即便加上中央象征性的赞助,也无力建起1000万套廉租房。

    向银行贷款?现在银根收紧,它们又基本进行了商业化改制,如此高风险、低收益贷款无异于一笔新增坏账,显然积极性不高。

政绩考核阴魂不散。为了完成层层加码的GDP指标,一些地方政府直接改组为地方运营有限责任公司,而地产经济成为主要盈利点。而多建保障房,一方面要政府投钱,另一方面还会减少买房的“刚需”,地方是“双向赔钱”,故本身动力不足。 这就不难解释一个司空见惯的怪现象:地方政府对花大价钱建设豪华办公楼、形象工程、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等还是兴致勃勃的,滥发福利奖金、疯狂三公消费时也没见怎么心疼过银子,可一旦谈到直接关系普通群众切身利益的保障房建设上,就显得心灰意懒,叫苦不迭。 其实只有一个核心问题:政府该为自己服务还是该为人民服务? 既然不为人民服务,那中央动真格,问责甚至罢免个把省长也就不足为奇了。 (原载中国经营报)

    由地产商垫资?他们身上本来就缺少道德血液,要么躲避三舍,要么便是为了谋取利益建起豆腐渣工程,保障房直接按危房验收了。比如内蒙古包头市最大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民馨家园”大部分新楼房成“墙脆脆”被网民曝光,成为继去年10月北京“明悦湾”8栋保障房被责令拆除以来,又一起因质量问题而影响波及全国的典型事件。

    倒是有机构对此有浓厚兴趣——比如强势职能部门和不差钱的国企,但又存在回归福利房,变相侵占公众利益面临千夫所指的风险。

    即使各地政府为了应对考核,千方百计实现了保障房开工率,结合上述种种深层观念、体制原因,随后的竣工率、工程质量、保障房分配、退出等问题又会接踵而至。

政绩考核阴魂不散。为了完成层层加码的GDP指标,一些地方政府直接改组为地方运营有限责任公司,而地产经济成为主要盈利点。而多建保障房,一方面要政府投钱,另一方面还会减少买房的“刚需”,地方是“双向赔钱”,故本身动力不足。 这就不难解释一个司空见惯的怪现象:地方政府对花大价钱建设豪华办公楼、形象工程、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等还是兴致勃勃的,滥发福利奖金、疯狂三公消费时也没见怎么心疼过银子,可一旦谈到直接关系普通群众切身利益的保障房建设上,就显得心灰意懒,叫苦不迭。 其实只有一个核心问题:政府该为自己服务还是该为人民服务? 既然不为人民服务,那中央动真格,问责甚至罢免个把省长也就不足为奇了。 (原载中国经营报)

    根本却在于传统政绩考核阴魂不散。为了完成层层加码的GDP指标,一些地方政府直接改组为地方运营有限责任公司,而地产经济成为主要盈利点。而多建保障房,一方面要政府投钱,另一方面还会减少买房的“刚需”,地方是“双向赔钱”,故本身动力不足。

    这就不难解释一个司空见惯的怪现象:地方政府对花大价钱建设豪华办公楼、形象工程、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等还是兴致勃勃的,滥发福利奖金、疯狂三公消费时也没见怎么心疼过银子,可一旦谈到直接关系普通群众切身利益的保障房建设上,就显得心灰意懒,叫苦不迭。

   其实只有一个核心问题:政府该为自己服务还是该为人民服务?

银监会、财政部及发改委,拟于6月至9月期间,处理2万-3万亿元可能违约的地方政府债务。专家预计,地方负债总额在十万亿以上。 于是,在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出台后,各地纷纷抱怨很差钱。即使按10%提取卖地收入,按2010年总额2.7万亿测算,也仅2700亿。即便加上中央象征性的赞助,也无力建起1000万套廉租房。 向银行贷款?现在银根收紧,它们又基本进行了商业化改制,如此高风险、低收益贷款无异于一笔新增坏账,显然积极性不高。 由地产商垫资?他们身上本来就缺少道德血液,要么躲避三舍,要么便是为了谋取利益建起豆腐渣工程,保障房直接按危房验收了。比如内蒙古包头市最大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民馨家园”大部分新楼房成“墙脆脆”被网民曝光,成为继去年10月北京“明悦湾”8栋保障房被责令拆除以来,又一起因质量问题而影响波及全国的典型事件。 倒是有机构对此有浓厚兴趣——比如强势职能部门和不差钱的国企,但又存在回归福利房,变相侵占公众利益面临千夫所指的风险。 即使各地政府为了应对考核,千方百计实现了保障房开工率,结合上述种种深层观念、体制原因,随后的竣工率、工程质量、保障房分配、退出等问题又会接踵而至。 根本却在于传统

   既然不为人民服务,那中央动真格,问责甚至罢免个把省长也就不足为奇了。

   (原载中国经营报)

  评论这张
 
阅读(68490)| 评论(4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