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听证专业户”在替谁侮辱你?  

2011-07-30 23:48: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更令人愤懑的是,即使个别听证会意外出现了代表多数民意的反对声音,也往往不会受到重视,更无法改变整个听证会导向的坑爹结局。 价格听证会连续剧演出了整整13年,几乎都以公众利益受损、部门利益得到尊重和维护谢幕。 被长期欺骗的公众在改变无望的前提下,便选择对抗——招募代表时无人问津,听证结束后骂声一片。 因此,听证专业户的出现,不仅是政府信用沦丧的标志,更是对全体公民的公然蔑视和侮辱。 要想彻底扭转这一局面,当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并在人大主导下,超越部门利益,选拔真正的公民代表参与,并使听证结果真正能影响最终决策。 政府信用的储备本来就不富裕,已经伤不起了。 (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经常参加CCTV节目录制的一个意外收获是:经常可以遇到各方牛人,或身居高位,或蜗居草根。

》出台,1998年价格听证会试水,配套的制度也在逐步完善,2008年《价格法》出台后,对听证会的人员构成有了明确的规定——消费者代表需要占到40%。 这一方面表明了对民意的尊重,但另一方面由于执行制度的主体依然是有关部门——其能否在尖锐的利益博弈面前真正保持中立、恪守公平公开公正原则便成为该制度顺利实施的关键。 听证会往往是公众经济负担增加的预演——比如垄断部门宣布降价必获公众集体拥护,无需再多此一举,中国百姓普遍忍耐力超群,集体责任感出众——在CPI高企的今天,收入福利无法与GDP增速尤其是财政增幅匹敌,也普遍发扬着《士兵突击》中“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顽强地面对生活的压力,只要这负担增加得公正合理,当不会有太多怨言。 然而,现实是,价格听证会博弈双方往往强弱分明,一边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强势利益集团,另一方是极端弱势的公众。政府部门便有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嫌疑,多数公共事业听证会由此沦为公开的坑爹游戏,获“听涨会”美誉。 当然,为了使得听证秀表演得更加逼真,能更多地顺遂政府及其暗中支持的二政府——涨价机构心意的消费者代表更易在公开选拔中胜出。这为“听证专业户”批量产生提供绝佳的温床。

   最近在大家看法录制现场,便邂逅了最近声名大噪的成都“听证专业户”。

   最出名的叫胡丽天,江湖中关于老太太的传闻很多。

   俺对很多信息进行了面对面核实。老太太自称64岁,共参加了23次听证会,而不是传说中的19次;她强调退休前是企业领导的文书,是干部而非传说中的职工;参加听证会每次可以得到200元调研费再无其余物质好处。

》出台,1998年价格听证会试水,配套的制度也在逐步完善,2008年《价格法》出台后,对听证会的人员构成有了明确的规定——消费者代表需要占到40%。 这一方面表明了对民意的尊重,但另一方面由于执行制度的主体依然是有关部门——其能否在尖锐的利益博弈面前真正保持中立、恪守公平公开公正原则便成为该制度顺利实施的关键。 听证会往往是公众经济负担增加的预演——比如垄断部门宣布降价必获公众集体拥护,无需再多此一举,中国百姓普遍忍耐力超群,集体责任感出众——在CPI高企的今天,收入福利无法与GDP增速尤其是财政增幅匹敌,也普遍发扬着《士兵突击》中“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顽强地面对生活的压力,只要这负担增加得公正合理,当不会有太多怨言。 然而,现实是,价格听证会博弈双方往往强弱分明,一边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强势利益集团,另一方是极端弱势的公众。政府部门便有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嫌疑,多数公共事业听证会由此沦为公开的坑爹游戏,获“听涨会”美誉。 当然,为了使得听证秀表演得更加逼真,能更多地顺遂政府及其暗中支持的二政府——涨价机构心意的消费者代表更易在公开选拔中胜出。这为“听证专业户”批量产生提供绝佳的温床。

她对“听证专业户”的称号很反感,更愿意被称为参政议政的积极分子,甚至先驱,她认为现在的听着会制度很好——尊重民意、贴近百姓。

    她说:与其骂我不如拿出这份热情参与听证会。

   最后一句话获得了现场积极回应,也将话题某种程度地导向了百姓公民意识匮乏和参与公共事务能力的缺失。

   这是的确一个问题,但如果过度强调,却无疑会完成对深层根本问题的掩盖,进而对舆论产生严重误导。

首先,俺没有过度指责“听证专业户”的欲望。在现行听证会制度框架下,积极参与哪怕是习惯性同意涨价都是他们的权利。

   麻烦在于很多人不愿意他们代表自己,但却只能徒呼奈何。因为决定权不在公众而在有关部门。

    1996年《行政处罚法》出台,1998年价格听证会试水,配套的制度也在逐步完善,2008年《价格法》出台后,对听证会的人员构成有了明确的规定——消费者代表需要占到40%。

   这一方面表明了对民意的尊重,但另一方面由于执行制度的主体依然是有关部门——其能否在尖锐的利益博弈面前真正保持中立、恪守公平公开公正原则便成为该制度顺利实施的关键。

    听证会往往是公众经济负担增加的预演——比如垄断部门宣布降价必获公众集体拥护,无需再多此一举,中国百姓普遍忍耐力超群,集体责任感出众——在CPI高企的今天,收入福利无法与GDP增速尤其是财政增幅匹敌,也普遍发扬着《士兵突击》中“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顽强地面对生活的压力,只要这负担增加得公正合理,当不会有太多怨言。

   然而,现实是,价格听证会博弈双方往往强弱分明,一边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强势利益集团,另一方是极端弱势的公众。政府部门便有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嫌疑,多数公共事业听证会由此沦为公开的坑爹游戏,获“听涨会”美誉。

   当然,为了使得听证秀表演得更加逼真,能更多地顺遂政府及其暗中支持的二政府——涨价机构心意的消费者代表更易在公开选拔中胜出。这为“听证专业户”批量产生提供绝佳的温床。

  更令人愤懑的是,即使个别听证会意外出现了代表多数民意的反对声音,也往往不会受到重视,更无法改变整个听证会导向的坑爹结局。

更令人愤懑的是,即使个别听证会意外出现了代表多数民意的反对声音,也往往不会受到重视,更无法改变整个听证会导向的坑爹结局。 价格听证会连续剧演出了整整13年,几乎都以公众利益受损、部门利益得到尊重和维护谢幕。 被长期欺骗的公众在改变无望的前提下,便选择对抗——招募代表时无人问津,听证结束后骂声一片。 因此,听证专业户的出现,不仅是政府信用沦丧的标志,更是对全体公民的公然蔑视和侮辱。 要想彻底扭转这一局面,当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并在人大主导下,超越部门利益,选拔真正的公民代表参与,并使听证结果真正能影响最终决策。 政府信用的储备本来就不富裕,已经伤不起了。 (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价格听证会连续剧演出了整整13年,几乎都以公众利益受损、部门利益得到尊重和维护谢幕。

   被长期欺骗的公众在改变无望的前提下,便选择对抗——招募代表时无人问津,听证结束后骂声一片。

   因此,听证专业户的出现,不仅是政府信用沦丧的标志,更是对全体公民的公然蔑视和侮辱。

》出台,1998年价格听证会试水,配套的制度也在逐步完善,2008年《价格法》出台后,对听证会的人员构成有了明确的规定——消费者代表需要占到40%。 这一方面表明了对民意的尊重,但另一方面由于执行制度的主体依然是有关部门——其能否在尖锐的利益博弈面前真正保持中立、恪守公平公开公正原则便成为该制度顺利实施的关键。 听证会往往是公众经济负担增加的预演——比如垄断部门宣布降价必获公众集体拥护,无需再多此一举,中国百姓普遍忍耐力超群,集体责任感出众——在CPI高企的今天,收入福利无法与GDP增速尤其是财政增幅匹敌,也普遍发扬着《士兵突击》中“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顽强地面对生活的压力,只要这负担增加得公正合理,当不会有太多怨言。 然而,现实是,价格听证会博弈双方往往强弱分明,一边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强势利益集团,另一方是极端弱势的公众。政府部门便有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嫌疑,多数公共事业听证会由此沦为公开的坑爹游戏,获“听涨会”美誉。 当然,为了使得听证秀表演得更加逼真,能更多地顺遂政府及其暗中支持的二政府——涨价机构心意的消费者代表更易在公开选拔中胜出。这为“听证专业户”批量产生提供绝佳的温床。

   要想彻底扭转这一局面,当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并在人大主导下,超越部门利益,选拔真正的公民代表参与,并使听证结果真正能影响最终决策。

   政府信用的储备本来就不富裕,已经伤不起了。

》出台,1998年价格听证会试水,配套的制度也在逐步完善,2008年《价格法》出台后,对听证会的人员构成有了明确的规定——消费者代表需要占到40%。 这一方面表明了对民意的尊重,但另一方面由于执行制度的主体依然是有关部门——其能否在尖锐的利益博弈面前真正保持中立、恪守公平公开公正原则便成为该制度顺利实施的关键。 听证会往往是公众经济负担增加的预演——比如垄断部门宣布降价必获公众集体拥护,无需再多此一举,中国百姓普遍忍耐力超群,集体责任感出众——在CPI高企的今天,收入福利无法与GDP增速尤其是财政增幅匹敌,也普遍发扬着《士兵突击》中“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顽强地面对生活的压力,只要这负担增加得公正合理,当不会有太多怨言。 然而,现实是,价格听证会博弈双方往往强弱分明,一边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强势利益集团,另一方是极端弱势的公众。政府部门便有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嫌疑,多数公共事业听证会由此沦为公开的坑爹游戏,获“听涨会”美誉。 当然,为了使得听证秀表演得更加逼真,能更多地顺遂政府及其暗中支持的二政府——涨价机构心意的消费者代表更易在公开选拔中胜出。这为“听证专业户”批量产生提供绝佳的温床。    (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25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