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著作权法草案将小偷变强盗?  

2012-04-06 10:27: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心里话,俺过去一直不敢确认中国有著作权法。
    恕俺孤陋寡闻。
    因为转载了俺稿件的很多媒体都不给钱,俺也懒得催,为这点小钱费那么大劲儿不值得当的。革命靠自觉吧。因此很感激那些用了俺的东东给寄个块儿八毛的媒体,真的,在一个小偷遍地的年代,你们真是圣人。
    后来惊悉中国音乐人和电影人比俺还惨。少人网络翻墙技术堪比燕子李三,想收钱估计比苹果面临的遭遇好不了多少。因此,即使知名音乐人拿到版权费,都拿来修筑网络新绿坝都不够——按常理,百度和音协都不会干。 政府部门的权衡是:假如民意是习惯性消费盗版,惯着他们比维护著作人权益要对推动和谐社会更有利些。 因此,即使千呼万唤,新出台的著作权法草案不可能让音乐人满意。其中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八条更是激起愤怒口水一片。前者明确,关于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可不通过原作者同意进行翻唱的规定。后者加个前提:在使用前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备案;在使用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和作品出处;在使用后一个月内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标准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使用费。 音乐人称,46条在赤裸裸的鼓励互联网盗版行径,而48条等于拿走了音乐制作公司或社会版权代理公司的核心资源。 这些怒火可以理解。但平心而论,音乐人手里的筹码不多。除了呐喊,就是对音乐原创事业的毁灭性打击。 从长远看,这些声音无疑是金玉良言。但在文化产业发展初期,音乐人基本沦为商业肉票,口水歌横飞,真正的音乐精品本来就相当罕见,而且传统唱片业已经沦为夕阳产业,多数制作人只是将其当成另谋高就的跳板,多数收益来自演出、影视,高晓松还另辟蹊径,靠当评委挣得盆满钵满。 另据国际惯例,版权制度意在权衡公共利益和著作权人私权,各国均有“强制许可”制度,中国著作权法也沿袭了这一精神,只是在执法层面由于主体缺位和敷衍塞责,始终沦为一纸空文。 本次修葺有个小小进步:至少明确了讨要版权费的主管部门——国家版权局。在现行管
    其实俺不是特同情盗版遍地的好莱坞制作人,你们美帝搞个DVD第九区,片源少,还贼贵,严重影响祖国靠文艺和平演变的进程,还好有盗版,搞得很多好莱坞巨星在中国名气和李宇春差不多,来不差钱的中国挣足了演戏和代言的银子,因此他们似乎对中国有没有著作权法也不怎么在意。
     但中国文艺人却整天在发出愤怒的吼声。想想一片梳着长发的、谈钱都有些脸红的中年男人整天为三瓜两枣发飙,挺黑色幽默。其中有人绝望了,诀别的姿态也很文艺:老子卖烤鸭去。
    遗憾的是不是都想改行,麻烦的是不少人改行了还不一定有钱开烤鸭店。于是他们盯着一些盗版集散地开练,百度成了第一个中弹者。
    古时讲秀才不跟兵斗,现在貌似盛世,文人其实难敌商人。人家手里有两把利刃——雄厚的财力和互联网自由共享的精神。
    期间政府部门一直作壁上观。冒出个半官方的音协威胁了一下钱柜,据说收了些银子——不知道落在音乐人手里多少,但对互联网侵权始终保持缄默。
    由于中国音乐网络版权市场定价机制相当混乱,即使音乐人赢了,收多少钱尚需痛苦博弈,何况不知名的音乐人好不容易出个作品还巴不得网络上传得多呢,权当省了推广费了——真的,不是所有人都是高晓松、汪峰和小柯。少人网络翻墙技术堪比燕子李三,想收钱估计比苹果面临的遭遇好不了多少。因此,即使知名音乐人拿到版权费,都拿来修筑网络新绿坝都不够——按常理,百度和音协都不会干。 政府部门的权衡是:假如民意是习惯性消费盗版,惯着他们比维护著作人权益要对推动和谐社会更有利些。 因此,即使千呼万唤,新出台的著作权法草案不可能让音乐人满意。其中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八条更是激起愤怒口水一片。前者明确,关于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可不通过原作者同意进行翻唱的规定。后者加个前提:在使用前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备案;在使用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和作品出处;在使用后一个月内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标准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使用费。 音乐人称,46条在赤裸裸的鼓励互联网盗版行径,而48条等于拿走了音乐制作公司或社会版权代理公司的核心资源。 这些怒火可以理解。但平心而论,音乐人手里的筹码不多。除了呐喊,就是对音乐原创事业的毁灭性打击。 从长远看,这些声音无疑是金玉良言。但在文化产业发展初期,音乐人基本沦为商业肉票,口水歌横飞,真正的音乐精品本来就相当罕见,而且传统唱片业已经沦为夕阳产业,多数制作人只是将其当成另谋高就的跳板,多数收益来自演出、影视,高晓松还另辟蹊径,靠当评委挣得盆满钵满。 另据国际惯例,版权制度意在权衡公共利益和著作权人私权,各国均有“强制许可”制度,中国著作权法也沿袭了这一精神,只是在执法层面由于主体缺位和敷衍塞责,始终沦为一纸空文。 本次修葺有个小小进步:至少明确了讨要版权费的主管部门——国家版权局。在现行管
     还有一个麻烦是:广大人民群众免费下载惯了,不少人网络翻墙技术堪比燕子李三,想收钱估计比苹果面临的遭遇好不了多少。因此,即使知名音乐人拿到版权费,都拿来修筑网络新绿坝都不够——按常理,百度和音协都不会干。
    政府部门的权衡是:假如民意是习惯性消费盗版,惯着他们比维护著作人权益要对推动和谐社会更有利些。
因此,即使千呼万唤,新出台的著作权法草案不可能让音乐人满意。其中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八条更是激起愤怒口水一片。前者明确,关于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可不通过原作者同意进行翻唱的规定。后者加个前提:在使用前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备案;在使用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和作品出处;在使用后一个月内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标准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使用费。少人网络翻墙技术堪比燕子李三,想收钱估计比苹果面临的遭遇好不了多少。因此,即使知名音乐人拿到版权费,都拿来修筑网络新绿坝都不够——按常理,百度和音协都不会干。 政府部门的权衡是:假如民意是习惯性消费盗版,惯着他们比维护著作人权益要对推动和谐社会更有利些。 因此,即使千呼万唤,新出台的著作权法草案不可能让音乐人满意。其中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八条更是激起愤怒口水一片。前者明确,关于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可不通过原作者同意进行翻唱的规定。后者加个前提:在使用前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备案;在使用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和作品出处;在使用后一个月内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标准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使用费。 音乐人称,46条在赤裸裸的鼓励互联网盗版行径,而48条等于拿走了音乐制作公司或社会版权代理公司的核心资源。 这些怒火可以理解。但平心而论,音乐人手里的筹码不多。除了呐喊,就是对音乐原创事业的毁灭性打击。 从长远看,这些声音无疑是金玉良言。但在文化产业发展初期,音乐人基本沦为商业肉票,口水歌横飞,真正的音乐精品本来就相当罕见,而且传统唱片业已经沦为夕阳产业,多数制作人只是将其当成另谋高就的跳板,多数收益来自演出、影视,高晓松还另辟蹊径,靠当评委挣得盆满钵满。 另据国际惯例,版权制度意在权衡公共利益和著作权人私权,各国均有“强制许可”制度,中国著作权法也沿袭了这一精神,只是在执法层面由于主体缺位和敷衍塞责,始终沦为一纸空文。 本次修葺有个小小进步:至少明确了讨要版权费的主管部门——国家版权局。在现行管
     音乐人称,46条在赤裸裸的鼓励互联网盗版行径,而48条等于拿走了音乐制作公司或社会版权代理公司的核心资源。
     这些怒火可以理解。但平心而论,音乐人手里的筹码不多。除了呐喊,就是对音乐原创事业的毁灭性打击。
    从长远看,这些声音无疑是金玉良言。但在文化产业发展初期,音乐人基本沦为商业肉票,口水歌横飞,真正的音乐精品本来就相当罕见,而且传统唱片业已经沦为夕阳产业,多数制作人只是将其当成另谋高就的跳板,多数收益来自演出、影视,高晓松还另辟蹊径,靠当评委挣得盆满钵满。少人网络翻墙技术堪比燕子李三,想收钱估计比苹果面临的遭遇好不了多少。因此,即使知名音乐人拿到版权费,都拿来修筑网络新绿坝都不够——按常理,百度和音协都不会干。 政府部门的权衡是:假如民意是习惯性消费盗版,惯着他们比维护著作人权益要对推动和谐社会更有利些。 因此,即使千呼万唤,新出台的著作权法草案不可能让音乐人满意。其中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八条更是激起愤怒口水一片。前者明确,关于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可不通过原作者同意进行翻唱的规定。后者加个前提:在使用前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备案;在使用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和作品出处;在使用后一个月内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标准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使用费。 音乐人称,46条在赤裸裸的鼓励互联网盗版行径,而48条等于拿走了音乐制作公司或社会版权代理公司的核心资源。 这些怒火可以理解。但平心而论,音乐人手里的筹码不多。除了呐喊,就是对音乐原创事业的毁灭性打击。 从长远看,这些声音无疑是金玉良言。但在文化产业发展初期,音乐人基本沦为商业肉票,口水歌横飞,真正的音乐精品本来就相当罕见,而且传统唱片业已经沦为夕阳产业,多数制作人只是将其当成另谋高就的跳板,多数收益来自演出、影视,高晓松还另辟蹊径,靠当评委挣得盆满钵满。 另据国际惯例,版权制度意在权衡公共利益和著作权人私权,各国均有“强制许可”制度,中国著作权法也沿袭了这一精神,只是在执法层面由于主体缺位和敷衍塞责,始终沦为一纸空文。 本次修葺有个小小进步:至少明确了讨要版权费的主管部门——国家版权局。在现行管
    另据国际惯例,版权制度意在权衡公共利益和著作权人私权,各国均有“强制许可”制度,中国著作权法也沿袭了这一精神,只是在执法层面由于主体缺位和敷衍塞责,始终沦为一纸空文。
    本次修葺有个小小进步:至少明确了讨要版权费的主管部门——国家版权局。在现行管理体制下,其执法力度按说应该强过以往的个体、公司乃至协会。俺印象中,过去音乐人曾揭竿而起多回,印象中未曾获得太多利益斩获。
     当然,有索债部门不一定就能彻底帮助音乐人讨回银子,但至少可以摆脱愤怒声讨模式,利益不能维护还可以依据行政诉讼法告有关部门不作为。
     至于三个月翻唱是否过短还是有关部门代为收费是否合理,都是值得商榷的细节。规定著作人死前都不许翻唱固然大快人心,但结合当前执法水平、公民版权意识依旧音乐市场发育水平,要想执行到位岂非天方夜谭?
     因此,中国著作权法草案不可能描绘一个版权天堂,最大的进步是告诉习惯享用免费午餐的中国公众:中国真的有法了,公开盗窃的年代要终结了。
    算个启蒙,从底线开始。

理体制下,其执法力度按说应该强过以往的个体、公司乃至协会。俺印象中,过去音乐人曾揭竿而起多回,印象中未曾获得太多利益斩获。 当然,有索债部门不一定就能彻底帮助音乐人讨回银子,但至少可以摆脱愤怒声讨模式,利益不能维护还可以依据行政诉讼法告有关部门不作为。 至于三个月翻唱是否过短还是有关部门代为收费是否合理,都是值得商榷的细节。规定著作人死前都不许翻唱固然大快人心,但结合当前执法水平、公民版权意识依旧音乐市场发育水平,要想执行到位岂非天方夜谭? 因此,中国著作权法草案不可能描绘一个版权天堂,最大的进步是告诉习惯享用免费午餐的中国公众:中国真的有法了,公开盗窃的年代要终结了。 算个启蒙,从底线开始。 毕竟,从道德层面,音乐版权维护已经沦丧多年。 望音乐人理解。别气了,气坏身体,谁为广大人民群众谱写脍炙人口的经典名曲呢?

    毕竟,从道德层面,音乐版权维护已经沦丧多年。

    望音乐人理解。别气了,气坏身体,谁为广大人民群众谱写脍炙人口的经典名曲呢?

 

  评论这张
 
阅读(9278)|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