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知音》上市又遭道德绑架?  

2012-05-05 21:30: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仅仅从经营的角度,来自武汉的《知音》应该算中国杂志个中翘楚。
   在经历27年的发展壮大后,这份备受中国底层受众欢迎的杂志将迎来一个关键拐点——进军股市,有望成为中国期刊第一股。并没有阻挡《知音》快速崛起的脚步,甚至变相地扩大了这份杂志的影响力,并使其发行量和业绩获得巨大助推。这本这本定价4.5元的杂志目前拥有600万销量,成长为知音传媒集团,总资产近9亿元、净资产6亿元,2011年实现净利润1亿元。该杂志签约作者获得的稿酬都是千字千元以上,而在年终特稿评选中,优秀文章甚至可以获得数万元奖励。 如果抛开简单的道德考量,这份杂志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初期,体现了其独特价值。 比如在定位上,在众多期刊纷纷放弃农村市场,专攻城市的高端精英读者市场,《知音》反其道而行之,专攻二三线城市、城乡结合部、农村读者群——而这些地区往往是精神文化生活最匮乏的地方,从而成为大众消费文化领域的一个王者。 再比如在价值观上,立足煽情路径的《知音》杂志通过大量复制坚贞爱情、负心汉故事,用一种简单朴素的方式来对底层受众进行着情感启蒙和心灵慰藉,不够阳春白雪,缺乏足够的养分,却也不亚于一份特别的弱势人群心灵蛋花汤。 坚持做穷人生意的《知音》由此获得了丰厚的市场回报,它的被主流文化人漠视的读者们甚至可以从不宽裕的生活费中挤出银子,来累计它的销量和业绩,而发行量的上升,也在吸引着更多大众商品广告商的青睐。 因此,在发动道德审判之前,精英们有必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这家杂志尽管风格有迎合流俗之嫌,甚至不时官司缠身,但它目前是中国合法出版物,且运营状况符合现阶段中国A股上市的要求——市场经济首先是法治经济
    但争议随之风生水起。
   反对者主要来自一些所谓的精英人士,他们祭出的武器相当有杀伤力:《知音》长期传播欲望故事并侵犯名人隐私,缺乏媒体的社会担当,说白了涉嫌传播三俗,误导受众。
    媒体报道,从1985年创刊伊始,《知音》就以感情、爱情、案情故事,以及明星隐私抓住了千万底层读者,和所谓精英文化形成了对垒,成为一个独特的大众文化符号,甚至塑造了风靡网络的“知音体”。 如果仅仅从经营的角度,来自武汉的《知音》应该算中国杂志个中翘楚。 在经历27年的发展壮大后,这份备受中国底层受众欢迎的杂志将迎来一个关键拐点——进军股市,有望成为中国期刊第一股。 但争议随之风生水起。 反对者主要来自一些所谓的精英人士,他们祭出的武器相当有杀伤力:《知音》长期传播欲望故事并侵犯名人隐私,缺乏媒体的社会担当,说白了涉嫌传播三俗,误导受众。 媒体报道,从1985年创刊伊始,《知音》就以感情、爱情、案情故事,以及明星隐私抓住了千万底层读者,和所谓精英文化形成了对垒,成为一个独特的大众文化符号,甚至塑造了风靡网络的“知音体”。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曾为“知音体”画了一幅像:“其叙事风格,介于客观叙事和肉麻抒情之间,夹叙夹议,大起大落,情节跌宕,用客观语调讲离奇故事,用离奇语调讲客观故事;时而如泣如诉,时而循循善诱,有控诉、有劝说。” 在《知音》成长史中,除了伴随着精英们诟病的口水,还有就是与被披露隐私的名人明星们此起彼伏的纷争——该杂志被作家、明星告上法庭的频率在国内期刊中同样位居老大。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09年,《知音》刊发《毕淑敏母子环游世界114天:眺望更高远的人生》一文,署名为毕淑敏。但毕淑敏事后认定这完全是一篇伪作,并一纸诉状将《知音》告到了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2009年11月,法院判《知音》3个月内公开道歉,并赔偿毕10.1万元精神损失费。 但这些纷争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曾为“知音体”画了一幅像:“其叙事风格,介于客观叙事和肉麻抒情之间,夹叙夹议,大起大落,情节跌宕,用客观语调讲离奇故事,用离奇语调讲客观故事;时而如泣如诉,时而循循善诱,有控诉、有劝说。”
   在《知音》成长史中,除了伴随着精英们诟病的口水,还有就是与被披露隐私的名人明星们此起彼伏的纷争——该杂志被作家、明星告上法庭的频率在国内期刊中同样位居老大。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09年,《知音》刊发《毕淑敏母子环游世界114天:眺望更高远的人生》一文,署名为毕淑敏。但毕淑敏事后认定这完全是一篇伪作,并一纸诉状将《知音》告到了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2009年11月,法院判《知音》3个月内公开道歉,并赔偿毕10.1万元精神损失费。
    但这些纷争并没有阻挡《知音》快速崛起的脚步,甚至变相地扩大了这份杂志的影响力,并使其发行量和业绩获得巨大助推。这本这本定价4.5元的杂志目前拥有600万销量,成长为知音传媒集团,总资产近9亿元、净资产6亿元,2011年实现净利润1亿元。该杂志签约作者获得的稿酬都是千字千元以上,而在年终特稿评选中,优秀文章甚至可以获得数万元奖励。
   如果抛开简单的道德考量,这份杂志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初期,体现了其独特价值。
    比如在定位上,在众多期刊纷纷放弃农村市场,专攻城市的高端精英读者市场,《知音》反其道而行之,专攻二三线城市、城乡结合部、农村读者群——而这些地区往往是精神文化生活最匮乏的地方,从而成为大众消费文化领域的一个王者。 如果仅仅从经营的角度,来自武汉的《知音》应该算中国杂志个中翘楚。 在经历27年的发展壮大后,这份备受中国底层受众欢迎的杂志将迎来一个关键拐点——进军股市,有望成为中国期刊第一股。 但争议随之风生水起。 反对者主要来自一些所谓的精英人士,他们祭出的武器相当有杀伤力:《知音》长期传播欲望故事并侵犯名人隐私,缺乏媒体的社会担当,说白了涉嫌传播三俗,误导受众。 媒体报道,从1985年创刊伊始,《知音》就以感情、爱情、案情故事,以及明星隐私抓住了千万底层读者,和所谓精英文化形成了对垒,成为一个独特的大众文化符号,甚至塑造了风靡网络的“知音体”。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曾为“知音体”画了一幅像:“其叙事风格,介于客观叙事和肉麻抒情之间,夹叙夹议,大起大落,情节跌宕,用客观语调讲离奇故事,用离奇语调讲客观故事;时而如泣如诉,时而循循善诱,有控诉、有劝说。” 在《知音》成长史中,除了伴随着精英们诟病的口水,还有就是与被披露隐私的名人明星们此起彼伏的纷争——该杂志被作家、明星告上法庭的频率在国内期刊中同样位居老大。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09年,《知音》刊发《毕淑敏母子环游世界114天:眺望更高远的人生》一文,署名为毕淑敏。但毕淑敏事后认定这完全是一篇伪作,并一纸诉状将《知音》告到了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2009年11月,法院判《知音》3个月内公开道歉,并赔偿毕10.1万元精神损失费。 但这些纷争
    再比如在价值观上,立足煽情路径的《知音》杂志通过大量复制坚贞爱情、负心汉故事,用一种简单朴素的方式来对底层受众进行着情感启蒙和心灵慰藉,不够阳春白雪,缺乏足够的养分,却也不亚于一份特别的弱势人群心灵蛋花汤。
    坚持做穷人生意的《知音》由此获得了丰厚的市场回报,它的被主流文化人漠视的读者们甚至可以从不宽裕的生活费中挤出银子,来累计它的销量和业绩,而发行量的上升,也在吸引着更多大众商品广告商的青睐。
     因此,在发动道德审判之前,精英们有必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这家杂志尽管风格有迎合流俗之嫌,甚至不时官司缠身,但它目前是中国合法出版物,且运营状况符合现阶段中国A股上市的要求——市场经济首先是法治经济,没有法治的基石,道德必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对《知音》上市包容是对文化产业化初级阶段现状的接受。没有商业的推动,自由的竞争,市场的繁荣,文化产业不可能有真正的未来。想想日益繁荣的中国影视圈流行的营销模式——三分创作、七分炒作,不由得让人感到《知音》的知音在文化界遍地。
    这样的杂志代表中国期刊上市是不完美的。毕竟,对于具有社会价值导向功能的文化产品不仅仅需要盈利,更需要体现人类共同情感和价值,进而推动国家价值的成长。这不仅有赖于全体公民素质的提升,更有赖于整个文化领域创作者、运营者素质的整体水准的提升,以及相关配套制度的完善。
    文化精英们与其说对《知音》发动道德审判,不如认真反思一个问题:你们真正关注过底层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吗?或者即使关注了,为什么没有获得他们发自内心的认同?,没有法治的基石,道德必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对《知音》上市包容是对文化产业化初级阶段现状的接受。没有商业的推动,自由的竞争,市场的繁荣,文化产业不可能有真正的未来。想想日益繁荣的中国影视圈流行的营销模式——三分创作、七分炒作,不由得让人感到《知音》的知音在文化界遍地。 这样的杂志代表中国期刊上市是不完美的。毕竟,对于具有社会价值导向功能的文化产品不仅仅需要盈利,更需要体现人类共同情感和价值,进而推动国家价值的成长。这不仅有赖于全体公民素质的提升,更有赖于整个文化领域创作者、运营者素质的整体水准的提升,以及相关配套制度的完善。 文化精英们与其说对《知音》发动道德审判,不如认真反思一个问题:你们真正关注过底层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吗?或者即使关注了,为什么没有获得他们发自内心的认同?
  评论这张
 
阅读(19005)|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