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为何围剿华为中兴?   

2012-10-18 09:59: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为中兴的麻烦在持续。

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在发布对华为和中兴的评估报告后,又收到了更多的投诉,因此启动了针对这两家中国电信设备商的第二轮调查。

    华为中兴一旦失利,将可能被逐出美国市场,并由此在亲美的西方国家引起恶劣的连锁反应。

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

    而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高科技实体杰出代表。

     2012年华为上半年的销售收入达1027亿元(约合162亿美元),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销售额第一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1年海外市场收入占67.8%。今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426.42亿元,国际市场营收217.57亿元,占比达到51. 02%,目前已经排名全球第五大通信设备供应商。在欧美各国正在大力推进的新—代无线通信技术LTE中,华为持有15%以上的基本专利。全球50大电信服务供应商当中有45家是华为的客户。

   因此,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目前,中国IT界一些愤怒的专家指出:美国大选的需要;四是中国公司自身在管理运行透明上存在着太多问题。 当作为小政府、大社会,有着完整法治体系的美国,即使想完成一个涉及两个世界最重要经济体核心利益的阴谋,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即使华为中兴的崛起威胁了其国家利益。 从第一轮调查的情况看,这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美国国会有意地回避的企业单纯的市场技术竞争,却将话题直接引向中国民企的现行管理体制,对公司内的党委和工会职能表示了偌大的兴趣,并矛头直指这两家企业的财务、管理透明,并主攻其融资渠道。而华为拒绝说明该公司与几家中国国有银行的关系。再比如华为没有提供明晰、完整的有关公司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信息。 他们的潜台词很明确:这两家公司涉嫌在政府和官办商业银行的支持下,与美国公司展开不正当竞争。 在体制转轨大背景下,中国民企要想获得成长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因此在治理结构上难以完成现代公司的塑造——直到今天,即使成长为华为中兴,也很难说这些公司能摆脱权力的护佑,迎来了独立日。 在华为中兴没有真正壮大成西方公司的主要对手,危及其国家利益,双方倒也本着双赢的原则相安无事,而我们对内也经常拿出中国特殊国情为自己辩护——其实,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只有WTO,是不存在特殊国情的。 美国国会杀到家门口的很多追问,是华为中所谓的投诉很可能是华为和中兴在美最大竞争对手思科联合相关公司在幕后推动的。据统计,美国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思科集团中拥有投资。

   这样的指责显然有一定道理。

  华为中兴的麻烦在持续。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在发布对华为和中兴的评估报告后,又收到了更多的投诉,因此启动了针对这两家中国电信设备商的第二轮调查。 华为中兴一旦失利,将可能被逐出美国市场,并由此在亲美的西方国家引起恶劣的连锁反应。 而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高科技实体杰出代表。 2012年华为上半年的销售收入达1027亿元(约合162亿美元),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销售额第一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1年海外市场收入占67.8%。今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426.42亿元,国际市场营收217.57亿元,占比达到51. 02%,目前已经排名全球第五大通信设备供应商。在欧美各国正在大力推进的新—代无线通信技术LTE中,华为持有15%以上的基本专利。全球50大电信服务供应商当中有45家是华为的客户。 因此,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目前,中国IT界一些愤怒的专家指出:所谓的投诉很可能是华为和中兴在美最大竞争对手思科联合相关公司在幕后推动的。据统计,美国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思科集团中拥有投资。 这样的指责显然有一定道理。 但完全地归为阴谋论却有失偏颇。 客观地说,这场来势凶猛的调查主要是四个因素促成:一是经济不景气,美国贸易保护进一步抬头;二是中国威胁论的政治因素作祟;三是

   但完全地归为阴谋论却有失偏颇。

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   客观地说,这场来势凶猛的调查主要是四个因素促成   华为中兴的麻烦在持续。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在发布对华为和中兴的评估报告后,又收到了更多的投诉,因此启动了针对这两家中国电信设备商的第二轮调查。 华为中兴一旦失利,将可能被逐出美国市场,并由此在亲美的西方国家引起恶劣的连锁反应。 而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高科技实体杰出代表。 2012年华为上半年的销售收入达1027亿元(约合162亿美元),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销售额第一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1年海外市场收入占67.8%。今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426.42亿元,国际市场营收217.57亿元,占比达到51. 02%,目前已经排名全球第五大通信设备供应商。在欧美各国正在大力推进的新—代无线通信技术LTE中,华为持有15%以上的基本专利。全球50大电信服务供应商当中有45家是华为的客户。 因此,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目前,中国IT界一些愤怒的专家指出:所谓的投诉很可能是华为和中兴在美最大竞争对手思科联合相关公司在幕后推动的。据统计,美国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思科集团中拥有投资。 这样的指责显然有一定道理。 但完全地归为阴谋论却有失偏颇。 客观地说,这场来势凶猛的调查主要是四个因素促成:一是经济不景气,美国贸易保护进一步抬头;二是中国威胁论的政治因素作祟;三是:一是经济不景气美国贸易保护进一步抬头二是中国威胁论的政治因素作祟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三是美国大选的需要美国大选的需要;四是中国公司自身在管理运行透明上存在着太多问题。 当作为小政府、大社会,有着完整法治体系的美国,即使想完成一个涉及两个世界最重要经济体核心利益的阴谋,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即使华为中兴的崛起威胁了其国家利益。 从第一轮调查的情况看,这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美国国会有意地回避的企业单纯的市场技术竞争,却将话题直接引向中国民企的现行管理体制,对公司内的党委和工会职能表示了偌大的兴趣,并矛头直指这两家企业的财务、管理透明,并主攻其融资渠道。而华为拒绝说明该公司与几家中国国有银行的关系。再比如华为没有提供明晰、完整的有关公司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信息。 他们的潜台词很明确:这两家公司涉嫌在政府和官办商业银行的支持下,与美国公司展开不正当竞争。 在体制转轨大背景下,中国民企要想获得成长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因此在治理结构上难以完成现代公司的塑造——直到今天,即使成长为华为中兴,也很难说这些公司能摆脱权力的护佑,迎来了独立日。 在华为中兴没有真正壮大成西方公司的主要对手,危及其国家利益,双方倒也本着双赢的原则相安无事,而我们对内也经常拿出中国特殊国情为自己辩护——其实,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只有WTO,是不存在特殊国情的。 美国国会杀到家门口的很多追问,是华为中四是中国公司自身在管理运行透明上存在着太多问题。

    当作为小政府、大社会,有着完整法治体系的美国,即使想完成一个涉及两个世界最重要经济体核心利益的阴谋,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即使华为中兴的崛起威胁了其国家利益。

从第一轮调查的情况看,这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美国大选的需要;四是中国公司自身在管理运行透明上存在着太多问题。 当作为小政府、大社会,有着完整法治体系的美国,即使想完成一个涉及两个世界最重要经济体核心利益的阴谋,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即使华为中兴的崛起威胁了其国家利益。 从第一轮调查的情况看,这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美国国会有意地回避的企业单纯的市场技术竞争,却将话题直接引向中国民企的现行管理体制,对公司内的党委和工会职能表示了偌大的兴趣,并矛头直指这两家企业的财务、管理透明,并主攻其融资渠道。而华为拒绝说明该公司与几家中国国有银行的关系。再比如华为没有提供明晰、完整的有关公司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信息。 他们的潜台词很明确:这两家公司涉嫌在政府和官办商业银行的支持下,与美国公司展开不正当竞争。 在体制转轨大背景下,中国民企要想获得成长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因此在治理结构上难以完成现代公司的塑造——直到今天,即使成长为华为中兴,也很难说这些公司能摆脱权力的护佑,迎来了独立日。 在华为中兴没有真正壮大成西方公司的主要对手,危及其国家利益,双方倒也本着双赢的原则相安无事,而我们对内也经常拿出中国特殊国情为自己辩护——其实,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只有WTO,是不存在特殊国情的。 美国国会杀到家门口的很多追问,是华为中

 

   美国国会有意地回避的企业单纯的市场技术竞争,却将话题直接引向中国民企的现行管理体制,对公司内的党委和工会职能表示了偌大的兴趣,并矛头直指这两家企业的财务、管理透明,并主攻其融资渠道。而华为拒绝说明该公司与几家中国国有银行的关系。再比如华为没有提供明晰、完整的有关公司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信息。

 

   他们的潜台词很明确:这两家公司涉嫌在政府和官办商业银行的支持下,与美国公司展开不正当竞争。

   在体制转轨大背景下,中国民企要想获得成长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因此在治理结构上难以完成现代公司的塑造——直到今天,即使成长为华为中兴,也很难说这些公司能摆脱权力的护佑,迎来了独立日。

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

   在华为中兴没有真正壮大成西方公司的主要对手,危及其国家利益,双方倒也本着双赢的原则相安无事,而我们对内也经常拿出中国特殊国情为自己辩护——其实,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只有WTO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是不存在特殊国情的。

   美国国会杀到家门口的很多追问,是华为中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美国大选的需要;四是中国公司自身在管理运行透明上存在着太多问题。 当作为小政府、大社会,有着完整法治体系的美国,即使想完成一个涉及两个世界最重要经济体核心利益的阴谋,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即使华为中兴的崛起威胁了其国家利益。 从第一轮调查的情况看,这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美国国会有意地回避的企业单纯的市场技术竞争,却将话题直接引向中国民企的现行管理体制,对公司内的党委和工会职能表示了偌大的兴趣,并矛头直指这两家企业的财务、管理透明,并主攻其融资渠道。而华为拒绝说明该公司与几家中国国有银行的关系。再比如华为没有提供明晰、完整的有关公司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信息。 他们的潜台词很明确:这两家公司涉嫌在政府和官办商业银行的支持下,与美国公司展开不正当竞争。 在体制转轨大背景下,中国民企要想获得成长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因此在治理结构上难以完成现代公司的塑造——直到今天,即使成长为华为中兴,也很难说这些公司能摆脱权力的护佑,迎来了独立日。 在华为中兴没有真正壮大成西方公司的主要对手,危及其国家利益,双方倒也本着双赢的原则相安无事,而我们对内也经常拿出中国特殊国情为自己辩护——其实,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只有WTO,是不存在特殊国情的。 美国国会杀到家门口的很多追问,是华为中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   华为中兴的麻烦在持续。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在发布对华为和中兴的评估报告后,又收到了更多的投诉,因此启动了针对这两家中国电信设备商的第二轮调查。 华为中兴一旦失利,将可能被逐出美国市场,并由此在亲美的西方国家引起恶劣的连锁反应。 而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高科技实体杰出代表。 2012年华为上半年的销售收入达1027亿元(约合162亿美元),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销售额第一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1年海外市场收入占67.8%。今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426.42亿元,国际市场营收217.57亿元,占比达到51. 02%,目前已经排名全球第五大通信设备供应商。在欧美各国正在大力推进的新—代无线通信技术LTE中,华为持有15%以上的基本专利。全球50大电信服务供应商当中有45家是华为的客户。 因此,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目前,中国IT界一些愤怒的专家指出:所谓的投诉很可能是华为和中兴在美最大竞争对手思科联合相关公司在幕后推动的。据统计,美国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思科集团中拥有投资。 这样的指责显然有一定道理。 但完全地归为阴谋论却有失偏颇。 客观地说,这场来势凶猛的调查主要是四个因素促成:一是经济不景气,美国贸易保护进一步抬头;二是中国威胁论的政治因素作祟;三是。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兴无法回答的。如果政府出面,又会进一步钻入人家的圈套。 其实,美国政府和国会对自己企业的支持是一种常态,比如在好莱坞大片纵横世界的过程中,美国国会甚至中央情报局都居功至伟。 之所以这样,除了霸权主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老美实现了法治框架下的政企分开,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 贸易战本来就不是企业能左右的。即使面对很多体制的滞后和被动,中国政府必须出面。比如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利用WTO规则去帮企业维权,美国大选的需要;四是中国公司自身在管理运行透明上存在着太多问题。 当作为小政府、大社会,有着完整法治体系的美国,即使想完成一个涉及两个世界最重要经济体核心利益的阴谋,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即使华为中兴的崛起威胁了其国家利益。 从第一轮调查的情况看,这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美国国会有意地回避的企业单纯的市场技术竞争,却将话题直接引向中国民企的现行管理体制,对公司内的党委和工会职能表示了偌大的兴趣,并矛头直指这两家企业的财务、管理透明,并主攻其融资渠道。而华为拒绝说明该公司与几家中国国有银行的关系。再比如华为没有提供明晰、完整的有关公司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信息。 他们的潜台词很明确:这两家公司涉嫌在政府和官办商业银行的支持下,与美国公司展开不正当竞争。 在体制转轨大背景下,中国民企要想获得成长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因此在治理结构上难以完成现代公司的塑造——直到今天,即使成长为华为中兴,也很难说这些公司能摆脱权力的护佑,迎来了独立日。 在华为中兴没有真正壮大成西方公司的主要对手,危及其国家利益,双方倒也本着双赢的原则相安无事,而我们对内也经常拿出中国特殊国情为自己辩护——其实,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只有WTO,是不存在特殊国情的。 美国国会杀到家门口的很多追问,是华为中甚至可以收拾下思科。

美国大选的需要;四是中国公司自身在管理运行透明上存在着太多问题。 当作为小政府、大社会,有着完整法治体系的美国,即使想完成一个涉及两个世界最重要经济体核心利益的阴谋,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即使华为中兴的崛起威胁了其国家利益。 从第一轮调查的情况看,这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美国国会有意地回避的企业单纯的市场技术竞争,却将话题直接引向中国民企的现行管理体制,对公司内的党委和工会职能表示了偌大的兴趣,并矛头直指这两家企业的财务、管理透明,并主攻其融资渠道。而华为拒绝说明该公司与几家中国国有银行的关系。再比如华为没有提供明晰、完整的有关公司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信息。 他们的潜台词很明确:这两家公司涉嫌在政府和官办商业银行的支持下,与美国公司展开不正当竞争。 在体制转轨大背景下,中国民企要想获得成长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因此在治理结构上难以完成现代公司的塑造——直到今天,即使成长为华为中兴,也很难说这些公司能摆脱权力的护佑,迎来了独立日。 在华为中兴没有真正壮大成西方公司的主要对手,危及其国家利益,双方倒也本着双赢的原则相安无事,而我们对内也经常拿出中国特殊国情为自己辩护——其实,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只有WTO,是不存在特殊国情的。 美国国会杀到家门口的很多追问,是华为中   但长远看,中国民企加速市场化变革是根本。

   华为   华为中兴的麻烦在持续。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在发布对华为和中兴的评估报告后,又收到了更多的投诉,因此启动了针对这两家中国电信设备商的第二轮调查。 华为中兴一旦失利,将可能被逐出美国市场,并由此在亲美的西方国家引起恶劣的连锁反应。 而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高科技实体杰出代表。 2012年华为上半年的销售收入达1027亿元(约合162亿美元),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销售额第一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1年海外市场收入占67.8%。今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426.42亿元,国际市场营收217.57亿元,占比达到51. 02%,目前已经排名全球第五大通信设备供应商。在欧美各国正在大力推进的新—代无线通信技术LTE中,华为持有15%以上的基本专利。全球50大电信服务供应商当中有45家是华为的客户。 因此,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目前,中国IT界一些愤怒的专家指出:所谓的投诉很可能是华为和中兴在美最大竞争对手思科联合相关公司在幕后推动的。据统计,美国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思科集团中拥有投资。 这样的指责显然有一定道理。 但完全地归为阴谋论却有失偏颇。 客观地说,这场来势凶猛的调查主要是四个因素促成:一是经济不景气,美国贸易保护进一步抬头;二是中国威胁论的政治因素作祟;三是中兴给我们的一个深层启示是:过去老美总是拿中国国企下刀,现在竟然轮到民企了,没成想民企竟也是准国企。因此,通过推动体制变革,真正政企分开,权力推出微观经济运行已时不我待。

   祝福华为中兴。祝福中国经济。

  评论这张
 
阅读(31318)| 评论(1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