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比尔盖茨的幸福和陈贤妹的苦涩   

2013-01-30 00:56:00|  分类: 就是,智商,中国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等来了天使般的陈贤妹。这个拾荒老人唤醒了周围更多人的良知,终将小悦悦送往医院抢救。 但一切都太迟了。小悦悦再也没有醒来。 陈贤妹事后成为媒体争相讴歌、政府大力表彰的对象,但围绕她的争论也由此风生水起。其中最刺痛她的声音是:她得到了巨奖,靠小悦悦发了财。 在节目录制现场,陈贤妹的儿媳说:她将自己得到的奖金都捐给了需要帮助的人,她只觉得靠自己双手挣的钱才踏实。 全民追捧的英雄陈贤妹在一种巨大压力下,终点回到起点,重新过上替人做饭并捎带脚拾荒的贫苦生活。她说:自己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救活小悦悦。 我尊重陈贤妹的选择。但又不得不发问:在社会救助制度如此不健全的今天,如此可怕的轮回会鼓励更多人行善,还是在完成道德灭绝? 不管有多少人希望陈贤妹靠贫苦保持善良的纯洁,我却希望这个时代能以制度的名义能使她活得体面而有尊严。陈贤妹生活的窘境或许不能摧毁她内心的纯良,却足以让更多人在行善时望而却步。 比尔盖茨和陈贤妹都是大写的人,都在用慈善点燃希望的火光。他们都应该行走得从容而优雅。 然而,比尔盖茨收获了幸福,陈贤妹却更多地品味了苦涩。他们表面的区别是贫富悬殊,但根本原因是:比尔盖茨有着将物质财富从容转化为精神高贵的社会环境,而陈贤妹没有。 当太多中国先富的人捂紧钱袋、自私地追求奢华生活时

    似乎CCTV记者无论遇到谁,都会问:你幸福吗?
    这是一个让人只想撞墙的问题。
   在这个贫富裂痕全球领先的国家,有人的幸福是面包,有人的幸福是玫瑰。
   幸运的是,CCTV记者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遇到了一个同时拥有面包和玫瑰的人。,有太多类似陈贤妹的底层民众在无比艰难的状态下挽救着濒临崩塌的人性。前者被无限制地纵容,后者又往往得不到制度的持续救援。最近还有一个悲催的善人叫袁厉害——她先后救助了上百个孤残儿童,却险些因为一场意外深陷囹圄。 马丁路德金说:“这个社会最大的问题不是对善的无视,而是对恶的纵容。” 在印度,曾经有个类似陈贤妹的善人叫德兰修女,她曾多次访华并请求在中国开办慈善机构,照顾中国穷人,但中国官员拒绝并告诉她:中国没有穷人。她临终时说:我遗憾没有将福音传给中国穷人,只能无数次流泪为他们祈祷。 当代中国,不仅需要将富人引导成比尔盖茨的信仰,更需要能让陈贤妹式的善良激励更多人的制度。 帮助陈贤妹就是帮助我们自己,这和她本身需不需要无关。
   他是曾经的世界首富现在的世界首善比尔盖茨。
   在回答“你比以前更幸福了吗?”这个稍有智商的问题时,比尔盖茨说:我认为我一生都非常幸运,也非常幸福,我的第一份事业在微软公司,创立了个人电脑软件,以及影响互联网革命,这非常有意思,到我五十岁的时候,我决定要用我全部的时间和资源来帮助世界上最贫困的人们,同时我也非常爱这份工作。
   这个答案打破了一个中国式思维定式:要么可耻地巨富,要么高尚地贫穷。 似乎CCTV记者无论遇到谁,都会问:你幸福吗? 这是一个让人只想撞墙的问题。 在这个贫富裂痕全球领先的国家,有人的幸福是面包,有人的幸福是玫瑰。 幸运的是,CCTV记者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遇到了一个同时拥有面包和玫瑰的人。 他是曾经的世界首富现在的世界首善比尔盖茨。 在回答“你比以前更幸福了吗?”这个稍有智商的问题时,比尔盖茨说:我认为我一生都非常幸运,也非常幸福,我的第一份事业在微软公司,创立了个人电脑软件,以及影响互联网革命,这非常有意思,到我五十岁的时候,我决定要用我全部的时间和资源来帮助世界上最贫困的人们,同时我也非常爱这份工作。 这个答案打破了一个中国式思维定式:要么可耻地巨富,要么高尚地贫穷。 在充满丛林法则、权力金钱主导的当代中国,多数公众如此义利分明有着丰沃的思想土壤——甚至和2000多年前孟子的感慨一脉相承: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遗憾的是,在一个商业年代,总是要求所有的当代良心为生存苦苦挣扎,似乎过于刻薄。 几乎与CCTV记者追问比尔盖茨幸不幸福的同时,我在上海录制即将登陆央视一套的《一起聊聊》节目时,遇到了久违的陈贤妹。 她的故事曾轰动一时。2011年9月,在广东佛山一个风急雨骤的日子,一个叫小悦悦的两岁女孩先后被两辆汽车碾压后,18个路人视而不见地走过
    在充满丛林法则、权力金钱主导的当代中国,多数公众如此义利分明有着丰沃的思想土壤——甚至和2000多年前孟子的感慨一脉相承: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遗憾的是,在一个商业年代,总是要求所有的当代良心为生存苦苦挣扎,似乎过于刻薄。
    几乎与CCTV记者追问比尔盖茨幸不幸福的同时,我在上海录制即将登陆央视一套的《一起聊聊》节目时,遇到了久违的陈贤妹。
    她的故事曾轰动一时。2011年9月,在广东佛山一个风急雨骤的日子,一个叫小悦悦的两岁女孩先后被两辆汽车碾压后,18个路人视而不见地走过,终于等来了天使般的陈贤妹。这个拾荒老人唤醒了周围更多人的良知,终将小悦悦送往医院抢救。
    但一切都太迟了。小悦悦再也没有醒来。
    陈贤妹事后成为媒体争相讴歌、政府大力表彰的对象,但围绕她的争论也由此风生水起。其中最刺痛她的声音是:她得到了巨奖,靠小悦悦发了财。 似乎CCTV记者无论遇到谁,都会问:你幸福吗? 这是一个让人只想撞墙的问题。 在这个贫富裂痕全球领先的国家,有人的幸福是面包,有人的幸福是玫瑰。 幸运的是,CCTV记者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遇到了一个同时拥有面包和玫瑰的人。 他是曾经的世界首富现在的世界首善比尔盖茨。 在回答“你比以前更幸福了吗?”这个稍有智商的问题时,比尔盖茨说:我认为我一生都非常幸运,也非常幸福,我的第一份事业在微软公司,创立了个人电脑软件,以及影响互联网革命,这非常有意思,到我五十岁的时候,我决定要用我全部的时间和资源来帮助世界上最贫困的人们,同时我也非常爱这份工作。 这个答案打破了一个中国式思维定式:要么可耻地巨富,要么高尚地贫穷。 在充满丛林法则、权力金钱主导的当代中国,多数公众如此义利分明有着丰沃的思想土壤——甚至和2000多年前孟子的感慨一脉相承: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遗憾的是,在一个商业年代,总是要求所有的当代良心为生存苦苦挣扎,似乎过于刻薄。 几乎与CCTV记者追问比尔盖茨幸不幸福的同时,我在上海录制即将登陆央视一套的《一起聊聊》节目时,遇到了久违的陈贤妹。 她的故事曾轰动一时。2011年9月,在广东佛山一个风急雨骤的日子,一个叫小悦悦的两岁女孩先后被两辆汽车碾压后,18个路人视而不见地走过
   在节目录制现场,陈贤妹的儿媳说:她将自己得到的奖金都捐给了需要帮助的人,她只觉得靠自己双手挣的钱才踏实。
   全民追捧的英雄陈贤妹在一种巨大压力下,终点回到起点,重新过上替人做饭并捎带脚拾荒的贫苦生活。她说:自己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救活小悦悦。
    我尊重陈贤妹的选择。但又不得不发问:在社会救助制度如此不健全的今天,如此可怕的轮回会鼓励更多人行善,还是在完成道德灭绝? 似乎CCTV记者无论遇到谁,都会问:你幸福吗? 这是一个让人只想撞墙的问题。 在这个贫富裂痕全球领先的国家,有人的幸福是面包,有人的幸福是玫瑰。 幸运的是,CCTV记者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遇到了一个同时拥有面包和玫瑰的人。 他是曾经的世界首富现在的世界首善比尔盖茨。 在回答“你比以前更幸福了吗?”这个稍有智商的问题时,比尔盖茨说:我认为我一生都非常幸运,也非常幸福,我的第一份事业在微软公司,创立了个人电脑软件,以及影响互联网革命,这非常有意思,到我五十岁的时候,我决定要用我全部的时间和资源来帮助世界上最贫困的人们,同时我也非常爱这份工作。 这个答案打破了一个中国式思维定式:要么可耻地巨富,要么高尚地贫穷。 在充满丛林法则、权力金钱主导的当代中国,多数公众如此义利分明有着丰沃的思想土壤——甚至和2000多年前孟子的感慨一脉相承: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遗憾的是,在一个商业年代,总是要求所有的当代良心为生存苦苦挣扎,似乎过于刻薄。 几乎与CCTV记者追问比尔盖茨幸不幸福的同时,我在上海录制即将登陆央视一套的《一起聊聊》节目时,遇到了久违的陈贤妹。 她的故事曾轰动一时。2011年9月,在广东佛山一个风急雨骤的日子,一个叫小悦悦的两岁女孩先后被两辆汽车碾压后,18个路人视而不见地走过
   不管有多少人希望陈贤妹靠贫苦保持善良的纯洁,我却希望这个时代能以制度的名义能使她活得体面而有尊严。陈贤妹生活的窘境或许不能摧毁她内心的纯良,却足以让更多人在行善时望而却步。
   比尔盖茨和陈贤妹都是大写的人,都在用慈善点燃希望的火光。他们都应该行走得从容而优雅。
   然而,比尔盖茨收获了幸福,陈贤妹却更多地品味了苦涩。他们表面的区别是贫富悬殊,但根本原因是:比尔盖茨有着将物质财富从容转化为精神高贵的社会环境,而陈贤妹没有。
   当太多中国先富的人捂紧钱袋、自私地追求奢华生活时,有太多类似陈贤妹的底层民众在无比艰难的状态下挽救着濒临崩塌的人性。前者被无限制地纵容,后者又往往得不到制度的持续救援。最近还有一个悲催的善人叫袁厉害——她先后救助了上百个孤残儿童,却险些因为一场意外深陷囹圄。
   马丁路德金说:“这个社会最大的问题不是对善的无视,而是对恶的纵容。”
   在印度,曾经有个类似陈贤妹的善人叫德兰修女,她曾多次访华并请求在中国开办慈善机构,照顾中国穷人,但中国官员拒绝并告诉她:中国没有穷人。她临终时说:我遗憾没有将福音传给中国穷人,只能无数次流泪为他们祈祷。 似乎CCTV记者无论遇到谁,都会问:你幸福吗? 这是一个让人只想撞墙的问题。 在这个贫富裂痕全球领先的国家,有人的幸福是面包,有人的幸福是玫瑰。 幸运的是,CCTV记者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遇到了一个同时拥有面包和玫瑰的人。 他是曾经的世界首富现在的世界首善比尔盖茨。 在回答“你比以前更幸福了吗?”这个稍有智商的问题时,比尔盖茨说:我认为我一生都非常幸运,也非常幸福,我的第一份事业在微软公司,创立了个人电脑软件,以及影响互联网革命,这非常有意思,到我五十岁的时候,我决定要用我全部的时间和资源来帮助世界上最贫困的人们,同时我也非常爱这份工作。 这个答案打破了一个中国式思维定式:要么可耻地巨富,要么高尚地贫穷。 在充满丛林法则、权力金钱主导的当代中国,多数公众如此义利分明有着丰沃的思想土壤——甚至和2000多年前孟子的感慨一脉相承: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遗憾的是,在一个商业年代,总是要求所有的当代良心为生存苦苦挣扎,似乎过于刻薄。 几乎与CCTV记者追问比尔盖茨幸不幸福的同时,我在上海录制即将登陆央视一套的《一起聊聊》节目时,遇到了久违的陈贤妹。 她的故事曾轰动一时。2011年9月,在广东佛山一个风急雨骤的日子,一个叫小悦悦的两岁女孩先后被两辆汽车碾压后,18个路人视而不见地走过
   当代中国,不仅需要将富人引导成比尔盖茨的信仰,更需要能让陈贤妹式的善良激励更多人的制度。
   帮助陈贤妹就是帮助我们自己,这和她本身需不需要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10501)|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