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请放过袁厉害   

2013-01-09 01:55:00|  分类: 写给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功利无比的年代,存在着两个中国。 我们可以列举出令全球瞩目的经济清单,却也必须面对滞后的价值观和海拔不断下降的道德水平。 于是,顺应公众的内心召唤,媒体上开始充斥着各类正能量的报道,以证明这个时代良知未灭,甚至世界充满爱。 看到批量诞生的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穷人,凭着超人的毅力和勇气,努力让人性的光芒普照比他们还惨的人,俺真的没有鼓掌欢呼的冲动,反而产生一种担心:这样悲壮的积德行善能走多远? 这样想也许不高尚,但很真诚。 而且俺渴望的社会也不是人人皆尧舜的乌托邦,而是人人获得公平制度环境的正常社会。 即使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多人围攻一个叫袁厉害的爱心妈妈,内心还是感到无比惊骇。 一切源于一次令人痛心疾首的意外。 2013年1月4日上午,一场大火将袁厉害从备受景仰的好人直接打入地狱。 7个孩子死了,5男2女,都是孤儿,唯一的责任人就是无私收养他们的袁厉害。 许多平日从未对她伸出过援手、甚至对街头流浪儿童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瞬间苏醒,挥舞着各类道德大棒,口水横飞地指责袁厉害,似乎领养这些孩子只是她的天职,与己无关。 事故发生后,兰考各有关部门如梦苏醒般地猛然发现,原来“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兰考县民政局长杨佩民说,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然而,她“非法收养”的事情已经做了26年。从1986年迄今,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前摆摊的袁厉害,收养的弃婴已超过百名。 更令人费解的是,有人竟指出袁厉害是在利用这些弃婴骗取低保和利用孩子去向政府要求条件,达到赚钱的目的,结果引起当地民政部门高度关注,并开始了认真细致的调查。 还有法学家想起中国还有《刑法》,声称她很有可能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 最新的官方消息表明,经过现场

  在这个功利无比的年代,存在着两个中国。

勘验、技术鉴定、模拟实验、调查询问,认定这起火灾的起火部位位于袁厉害住宅的一楼客厅内,起火原因是其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随后6名官员被停职。 但围绕袁厉害的争论并未消停。 既然最初将袁厉害推到道德祭坛的人彻底放弃道德的考量,开始讲规则,讲理,讲法,那就必须走出就事论事的惯性思维,全面客观地找到悲剧的真正成因。 您讲理的话,就必须意识到,这些活着或凋零的祖国的花朵,收养他们并非袁厉害的法定义务。 首先,他们的父母呢?作为这些孤儿的直接制造者,为何忍心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无情地推向社会? 其次,他们的其余亲人呢?为何如此冷漠,坐视自己的幼小的亲属从此沦落街头? 再次,他们的父母官呢?要知道,中国有个伟大的口号——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孩子,可是中国孤儿人数从2005年的57.4万上升至2010年的71.2万,只有9万名孤儿生活在儿童福利机构,62.2万名孤儿散居在社会,其中15万人在流浪。父母官们是不知道?还是置若罔闻? 当然,兰考是国家级贫困县,没钱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政府的救济和扶助,但媒体调查发现,兰考县财政局自筹2000万元,建设了兰考县财税服务中心,按照低标准的要求,这笔钱可以建起上百家福利院。 即使如此,如果中国慈善法规健全、管理到位、社会组织发育到位,这些孤儿还轮不到袁厉害去抚养,终在能力不济的情况下酿成巨大惨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六条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1.无子女;2.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3.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4.年满三十周岁。不可谓不严格,加上政府部门低效益和寻租,社会爱心人士要想完成申领相当不易。 据媒体调查,各地儿童福利机构在收养过程中打着各种旗号收取捐赠费、登记费;公告费、户口迁移费、服务费等。

   我们可以列举出令全球瞩目的经济清单,却也必须面对滞后的价值观和海拔不断下降的道德水平。

    于是,顺应公众的内心召唤,媒体上开始充斥着各类正能量的报道,以证明这个时代良知未灭,甚至世界充满爱。

   看到批量诞生的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穷人,凭着超人的毅力和勇气,努力让人性的光芒普照比他们还惨的人,俺真的没有鼓掌欢呼的冲动,反而产生一种担心:这样悲壮的积德行善能走多远?

勘验、技术鉴定、模拟实验、调查询问,认定这起火灾的起火部位位于袁厉害住宅的一楼客厅内,起火原因是其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随后6名官员被停职。 但围绕袁厉害的争论并未消停。 既然最初将袁厉害推到道德祭坛的人彻底放弃道德的考量,开始讲规则,讲理,讲法,那就必须走出就事论事的惯性思维,全面客观地找到悲剧的真正成因。 您讲理的话,就必须意识到,这些活着或凋零的祖国的花朵,收养他们并非袁厉害的法定义务。 首先,他们的父母呢?作为这些孤儿的直接制造者,为何忍心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无情地推向社会? 其次,他们的其余亲人呢?为何如此冷漠,坐视自己的幼小的亲属从此沦落街头? 再次,他们的父母官呢?要知道,中国有个伟大的口号——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孩子,可是中国孤儿人数从2005年的57.4万上升至2010年的71.2万,只有9万名孤儿生活在儿童福利机构,62.2万名孤儿散居在社会,其中15万人在流浪。父母官们是不知道?还是置若罔闻? 当然,兰考是国家级贫困县,没钱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政府的救济和扶助,但媒体调查发现,兰考县财政局自筹2000万元,建设了兰考县财税服务中心,按照低标准的要求,这笔钱可以建起上百家福利院。 即使如此,如果中国慈善法规健全、管理到位、社会组织发育到位,这些孤儿还轮不到袁厉害去抚养,终在能力不济的情况下酿成巨大惨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六条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1.无子女;2.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3.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4.年满三十周岁。不可谓不严格,加上政府部门低效益和寻租,社会爱心人士要想完成申领相当不易。 据媒体调查,各地儿童福利机构在收养过程中打着各种旗号收取捐赠费、登记费;公告费、户口迁移费、服务费等。

    这样想也许不高尚,但很真诚。

    而且俺渴望的社会也不是人人皆尧舜的乌托邦,而是人人获得公平制度环境的正常社会。

    即使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多人围攻一个叫袁厉害的爱心妈妈,内心还是感到无比惊骇。

   一切源于一次令人痛心疾首的意外。

   2013年1月4日上午,一场大火将袁厉害从备受景仰的好人直接打入地狱。

    7个孩子死了,5男2女,都是孤儿,唯一的责任人就是无私收养他们的袁厉害。

浙江金华市民政局的相关管理人员甚至表示,收取高昂费用是各地福利院的领养惯例,而收费标准则主要是参照国家收养中心对外国人领养中国孩子收取3.5万元人民币的额度。 在实际操作中,面对经济条件普遍优越的外国人,会有各种机构向他们提供酒店、交通及翻译等服务,甚至还有观光。而中国人要难得多,“孤儿院通常不公开有关孩子的信息,这造成许多中国家庭找不到孩子来领养”。 国家亲权的缺失,社会收养受阻,就使得类似袁厉害这样民间“非法收养”弃婴的情况不可避免地批量发生,并被政府默许——成为有关部门惰政的庇护所。 袁厉害的悲剧说明,在现代社会,没有完善制度的配套,相关服务的完善,道德必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如果仅仅对她进行严惩,只会完成一次可怕的道德灭绝。 即使她不出事,尽管以爱的名义,如此艰难地行走在社会底层,也只会让更多人望而却步——一个总是让草根爱心人士生不如死的社会,是不可能实现正能量的顺利传递的。 比依法严惩袁厉害更重要的是追问整个事件的深层成因,并推动制度完善,使悲剧不再重演。

    许多平日从未对她伸出过援手、甚至对街头流浪儿童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瞬间苏醒,挥舞着各类道德大棒,口水横飞地指责袁厉害,似乎领养这些孩子只是她的天职,与己无关。

    事故发生后,兰考各有关部门如梦苏醒般地猛然发现,原来“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兰考县民政局长杨佩民说,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然而,她“非法收养”的事情已经做了26年。从1986年迄今,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前摆摊的袁厉害,收养的弃婴已超过百名。

   更令人费解的是,有人竟指出袁厉害是在利用这些弃婴骗取低保和利用孩子去向政府要求条件,达到赚钱的目的,结果引起当地民政部门高度关注,并开始了认真细致的调查。

在这个功利无比的年代,存在着两个中国。 我们可以列举出令全球瞩目的经济清单,却也必须面对滞后的价值观和海拔不断下降的道德水平。 于是,顺应公众的内心召唤,媒体上开始充斥着各类正能量的报道,以证明这个时代良知未灭,甚至世界充满爱。 看到批量诞生的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穷人,凭着超人的毅力和勇气,努力让人性的光芒普照比他们还惨的人,俺真的没有鼓掌欢呼的冲动,反而产生一种担心:这样悲壮的积德行善能走多远? 这样想也许不高尚,但很真诚。 而且俺渴望的社会也不是人人皆尧舜的乌托邦,而是人人获得公平制度环境的正常社会。 即使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多人围攻一个叫袁厉害的爱心妈妈,内心还是感到无比惊骇。 一切源于一次令人痛心疾首的意外。 2013年1月4日上午,一场大火将袁厉害从备受景仰的好人直接打入地狱。 7个孩子死了,5男2女,都是孤儿,唯一的责任人就是无私收养他们的袁厉害。 许多平日从未对她伸出过援手、甚至对街头流浪儿童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瞬间苏醒,挥舞着各类道德大棒,口水横飞地指责袁厉害,似乎领养这些孩子只是她的天职,与己无关。 事故发生后,兰考各有关部门如梦苏醒般地猛然发现,原来“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兰考县民政局长杨佩民说,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然而,她“非法收养”的事情已经做了26年。从1986年迄今,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前摆摊的袁厉害,收养的弃婴已超过百名。 更令人费解的是,有人竟指出袁厉害是在利用这些弃婴骗取低保和利用孩子去向政府要求条件,达到赚钱的目的,结果引起当地民政部门高度关注,并开始了认真细致的调查。 还有法学家想起中国还有《刑法》,声称她很有可能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 最新的官方消息表明,经过现场

   还有法学家想起中国还有《刑法》,声称她很有可能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

   最新的官方消息表明,经过现场勘验、技术鉴定、模拟实验、调查询问,认定这起火灾的起火部位位于袁厉害住宅的一楼客厅内,起火原因是其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随后6名官员被停职。

    但围绕袁厉害的争论并未消停。

在这个功利无比的年代,存在着两个中国。 我们可以列举出令全球瞩目的经济清单,却也必须面对滞后的价值观和海拔不断下降的道德水平。 于是,顺应公众的内心召唤,媒体上开始充斥着各类正能量的报道,以证明这个时代良知未灭,甚至世界充满爱。 看到批量诞生的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穷人,凭着超人的毅力和勇气,努力让人性的光芒普照比他们还惨的人,俺真的没有鼓掌欢呼的冲动,反而产生一种担心:这样悲壮的积德行善能走多远? 这样想也许不高尚,但很真诚。 而且俺渴望的社会也不是人人皆尧舜的乌托邦,而是人人获得公平制度环境的正常社会。 即使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多人围攻一个叫袁厉害的爱心妈妈,内心还是感到无比惊骇。 一切源于一次令人痛心疾首的意外。 2013年1月4日上午,一场大火将袁厉害从备受景仰的好人直接打入地狱。 7个孩子死了,5男2女,都是孤儿,唯一的责任人就是无私收养他们的袁厉害。 许多平日从未对她伸出过援手、甚至对街头流浪儿童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瞬间苏醒,挥舞着各类道德大棒,口水横飞地指责袁厉害,似乎领养这些孩子只是她的天职,与己无关。 事故发生后,兰考各有关部门如梦苏醒般地猛然发现,原来“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兰考县民政局长杨佩民说,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然而,她“非法收养”的事情已经做了26年。从1986年迄今,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前摆摊的袁厉害,收养的弃婴已超过百名。 更令人费解的是,有人竟指出袁厉害是在利用这些弃婴骗取低保和利用孩子去向政府要求条件,达到赚钱的目的,结果引起当地民政部门高度关注,并开始了认真细致的调查。 还有法学家想起中国还有《刑法》,声称她很有可能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 最新的官方消息表明,经过现场

    既然最初将袁厉害推到道德祭坛的人彻底放弃道德的考量,开始讲规则,讲理,讲法,那就必须走出就事论事的惯性思维,全面客观地找到悲剧的真正成因。

    您讲理的话,就必须意识到,这些活着或凋零的祖国的花朵,收养他们并非袁厉害的法定义务。

    首先,他们的父母呢?作为这些孤儿的直接制造者,为何忍心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无情地推向社会?

    其次,他们的其余亲人呢?为何如此冷漠,坐视自己的幼小的亲属从此沦落街头?

    再次,他们的父母官呢?要知道,中国有个伟大的口号——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孩子,可是中国孤儿人数从2005年的57.4万上升至2010年的71.2万,只有9万名孤儿生活在儿童福利机构,62.2万名孤儿散居在社会,其中15万人在流浪。父母官们是不知道?还是置若罔闻?

   当然,兰考是国家级贫困县,没钱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政府的救济和扶助,但媒体调查发现,兰考县财政局自筹2000万元,建设了兰考县财税服务中心,按照低标准的要求,这笔钱可以建起上百家福利院。

勘验、技术鉴定、模拟实验、调查询问,认定这起火灾的起火部位位于袁厉害住宅的一楼客厅内,起火原因是其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随后6名官员被停职。 但围绕袁厉害的争论并未消停。 既然最初将袁厉害推到道德祭坛的人彻底放弃道德的考量,开始讲规则,讲理,讲法,那就必须走出就事论事的惯性思维,全面客观地找到悲剧的真正成因。 您讲理的话,就必须意识到,这些活着或凋零的祖国的花朵,收养他们并非袁厉害的法定义务。 首先,他们的父母呢?作为这些孤儿的直接制造者,为何忍心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无情地推向社会? 其次,他们的其余亲人呢?为何如此冷漠,坐视自己的幼小的亲属从此沦落街头? 再次,他们的父母官呢?要知道,中国有个伟大的口号——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孩子,可是中国孤儿人数从2005年的57.4万上升至2010年的71.2万,只有9万名孤儿生活在儿童福利机构,62.2万名孤儿散居在社会,其中15万人在流浪。父母官们是不知道?还是置若罔闻? 当然,兰考是国家级贫困县,没钱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政府的救济和扶助,但媒体调查发现,兰考县财政局自筹2000万元,建设了兰考县财税服务中心,按照低标准的要求,这笔钱可以建起上百家福利院。 即使如此,如果中国慈善法规健全、管理到位、社会组织发育到位,这些孤儿还轮不到袁厉害去抚养,终在能力不济的情况下酿成巨大惨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六条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1.无子女;2.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3.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4.年满三十周岁。不可谓不严格,加上政府部门低效益和寻租,社会爱心人士要想完成申领相当不易。 据媒体调查,各地儿童福利机构在收养过程中打着各种旗号收取捐赠费、登记费;公告费、户口迁移费、服务费等。

    即使如此,如果中国慈善法规健全、管理到位、社会组织发育到位,这些孤儿还轮不到袁厉害去抚养,终在能力不济的情况下酿成巨大惨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六条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1.无子女;2.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3.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4.年满三十周岁。不可谓不严格,加上政府部门低效益和寻租,社会爱心人士要想完成申领相当不易。

    据媒体调查,各地儿童福利机构在收养过程中打着各种旗号收取捐赠费、登记费;公告费、户口迁移费、服务费等。浙江金华市民政局的相关管理人员甚至表示,收取高昂费用是各地福利院的领养惯例,而收费标准则主要是参照国家收养中心对外国人领养中国孩子收取3.5万元人民币的额度。

在这个功利无比的年代,存在着两个中国。 我们可以列举出令全球瞩目的经济清单,却也必须面对滞后的价值观和海拔不断下降的道德水平。 于是,顺应公众的内心召唤,媒体上开始充斥着各类正能量的报道,以证明这个时代良知未灭,甚至世界充满爱。 看到批量诞生的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穷人,凭着超人的毅力和勇气,努力让人性的光芒普照比他们还惨的人,俺真的没有鼓掌欢呼的冲动,反而产生一种担心:这样悲壮的积德行善能走多远? 这样想也许不高尚,但很真诚。 而且俺渴望的社会也不是人人皆尧舜的乌托邦,而是人人获得公平制度环境的正常社会。 即使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多人围攻一个叫袁厉害的爱心妈妈,内心还是感到无比惊骇。 一切源于一次令人痛心疾首的意外。 2013年1月4日上午,一场大火将袁厉害从备受景仰的好人直接打入地狱。 7个孩子死了,5男2女,都是孤儿,唯一的责任人就是无私收养他们的袁厉害。 许多平日从未对她伸出过援手、甚至对街头流浪儿童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瞬间苏醒,挥舞着各类道德大棒,口水横飞地指责袁厉害,似乎领养这些孩子只是她的天职,与己无关。 事故发生后,兰考各有关部门如梦苏醒般地猛然发现,原来“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兰考县民政局长杨佩民说,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然而,她“非法收养”的事情已经做了26年。从1986年迄今,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前摆摊的袁厉害,收养的弃婴已超过百名。 更令人费解的是,有人竟指出袁厉害是在利用这些弃婴骗取低保和利用孩子去向政府要求条件,达到赚钱的目的,结果引起当地民政部门高度关注,并开始了认真细致的调查。 还有法学家想起中国还有《刑法》,声称她很有可能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 最新的官方消息表明,经过现场

    在实际操作中,面对经济条件普遍优越的外国人,会有各种机构向他们提供酒店、交通及翻译等服务,甚至还有观光。而中国人要难得多,“孤儿院通常不公开有关孩子的信息,这造成许多中国家庭找不到孩子来领养”。

   国家亲权的缺失,社会收养受阻,就使得类似袁厉害这样民间“非法收养”弃婴的情况不可避免地批量发生,并被政府默许——成为有关部门惰政的庇护所。

   袁厉害的悲剧说明,在现代社会,没有完善制度的配套,相关服务的完善,道德必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浙江金华市民政局的相关管理人员甚至表示,收取高昂费用是各地福利院的领养惯例,而收费标准则主要是参照国家收养中心对外国人领养中国孩子收取3.5万元人民币的额度。 在实际操作中,面对经济条件普遍优越的外国人,会有各种机构向他们提供酒店、交通及翻译等服务,甚至还有观光。而中国人要难得多,“孤儿院通常不公开有关孩子的信息,这造成许多中国家庭找不到孩子来领养”。 国家亲权的缺失,社会收养受阻,就使得类似袁厉害这样民间“非法收养”弃婴的情况不可避免地批量发生,并被政府默许——成为有关部门惰政的庇护所。 袁厉害的悲剧说明,在现代社会,没有完善制度的配套,相关服务的完善,道德必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如果仅仅对她进行严惩,只会完成一次可怕的道德灭绝。 即使她不出事,尽管以爱的名义,如此艰难地行走在社会底层,也只会让更多人望而却步——一个总是让草根爱心人士生不如死的社会,是不可能实现正能量的顺利传递的。 比依法严惩袁厉害更重要的是追问整个事件的深层成因,并推动制度完善,使悲剧不再重演。

    如果仅仅对她进行严惩,只会完成一次可怕的道德灭绝。

    即使她不出事,尽管以爱的名义,如此艰难地行走在社会底层,也只会让更多人望而却步——一个总是让草根爱心人士生不如死的社会,是不可能实现正能量的顺利传递的。

     比依法严惩袁厉害更重要的是追问整个事件的深层成因,并推动制度完善,使悲剧不再重演。

在这个功利无比的年代,存在着两个中国。 我们可以列举出令全球瞩目的经济清单,却也必须面对滞后的价值观和海拔不断下降的道德水平。 于是,顺应公众的内心召唤,媒体上开始充斥着各类正能量的报道,以证明这个时代良知未灭,甚至世界充满爱。 看到批量诞生的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穷人,凭着超人的毅力和勇气,努力让人性的光芒普照比他们还惨的人,俺真的没有鼓掌欢呼的冲动,反而产生一种担心:这样悲壮的积德行善能走多远? 这样想也许不高尚,但很真诚。 而且俺渴望的社会也不是人人皆尧舜的乌托邦,而是人人获得公平制度环境的正常社会。 即使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多人围攻一个叫袁厉害的爱心妈妈,内心还是感到无比惊骇。 一切源于一次令人痛心疾首的意外。 2013年1月4日上午,一场大火将袁厉害从备受景仰的好人直接打入地狱。 7个孩子死了,5男2女,都是孤儿,唯一的责任人就是无私收养他们的袁厉害。 许多平日从未对她伸出过援手、甚至对街头流浪儿童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瞬间苏醒,挥舞着各类道德大棒,口水横飞地指责袁厉害,似乎领养这些孩子只是她的天职,与己无关。 事故发生后,兰考各有关部门如梦苏醒般地猛然发现,原来“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兰考县民政局长杨佩民说,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然而,她“非法收养”的事情已经做了26年。从1986年迄今,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前摆摊的袁厉害,收养的弃婴已超过百名。 更令人费解的是,有人竟指出袁厉害是在利用这些弃婴骗取低保和利用孩子去向政府要求条件,达到赚钱的目的,结果引起当地民政部门高度关注,并开始了认真细致的调查。 还有法学家想起中国还有《刑法》,声称她很有可能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 最新的官方消息表明,经过现场

 

  评论这张
 
阅读(18332)| 评论(1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