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环保局长,请下河  

2013-02-25 12:17:00|  分类: 三地,我记,臭气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浙商金增敏在微博上出20万请温州瑞安市环保局长下河游泳。随后,19日,又有一人抬价至30万,邀请温州市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再后,东莞环保局长也接到类似邀请。 本来,在传统的鱼米之乡,下河游次泳挣个二三十万,多美的一个差事。 但三个经济发达地区环保局长却没有这个胆量。因为这些他们辖区的河流已非印象中的晚风拂柳,清澈明净,而是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盲目下河游泳无异于投河自尽。东莞市环保局局长方灿芬坦言:“目前寒溪河水质还达不到游泳的条件”。 这三个奇闻都引起了热议。有人说是炒作,也有人认为是公众的另类吐槽。 首先,如此黑色幽默的事件发生在浙江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至少说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居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公众开始具备强烈的环保意识,并发出了刺耳的呐喊。这和北京连续雾霭笼罩下的“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的调侃如出一辙。 这样的诉求本是推动城市环保工作的正能量,再说各级领导也在饱受空气污染之害,本应上下同欲,一起开创美丽中国新局面。谁料竟演化成激愤的公众出重金力邀工作不力局长冒着生命危险下脏河游泳的尖锐对立,相当耐人寻味。 首先,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地环保工作的滞后,与公众的期待有巨大差距。因此,局长有权不挣这要命的赏金,但却无权不对日常工作进行深刻的检讨和反思,进而知耻后勇,有紧迫感、使命感,倾其所能动员本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努力工作,尽快还公众渴望的碧水蓝天。否则,公众出的赏

近日,浙商金增敏在微博上出20万请温州瑞安市环保局长下河游泳。随后,19日,又有一人抬价至30万,邀请温州市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再后,东莞环保局长也接到类似邀请。 本来,在传统的鱼米之乡,下河游次泳挣个二三十万,多美的一个差事。 但三个经济发达地区环保局长却没有这个胆量。因为这些他们辖区的河流已非印象中的晚风拂柳,清澈明净,而是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盲目下河游泳无异于投河自尽。东莞市环保局局长方灿芬坦言:“目前寒溪河水质还达不到游泳的条件”。 这三个奇闻都引起了热议。有人说是炒作,也有人认为是公众的另类吐槽。 首先,如此黑色幽默的事件发生在浙江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至少说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居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公众开始具备强烈的环保意识,并发出了刺耳的呐喊。这和北京连续雾霭笼罩下的“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的调侃如出一辙。 这样的诉求本是推动城市环保工作的正能量,再说各级领导也在饱受空气污染之害,本应上下同欲,一起开创美丽中国新局面。谁料竟演化成激愤的公众出重金力邀工作不力局长冒着生命危险下脏河游泳的尖锐对立,相当耐人寻味。 首先,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地环保工作的滞后,与公众的期待有巨大差距。因此,局长有权不挣这要命的赏金,但却无权不对日常工作进行深刻的检讨和反思,进而知耻后勇,有紧迫感、使命感,倾其所能动员本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努力工作,尽快还公众渴望的碧水蓝天。否则,公众出的赏   近日,浙商金增敏在微博上出20万请温州瑞安市环保局长下河游泳。随后,19日,又有一人抬价至30万,邀请温州市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再后,东莞环保局长也接到类似邀请。

   本来,在传统的鱼米之乡,下河游次泳挣个二三十万,多美的一个差事。

变发展思路,从子孙后代的利益着眼,为城市创造绿色GDP。与此相匹配,要赋予环保部门更独立的执法权,并为社会依法监督创造更广阔的渠道,并使政府决策真正吸纳民意,实现以人为本。 在充分肯定重金频邀环保局长游脏河的正面价值之余,我也想提醒出钱逼其游脏河的企业家们,是不是未来在追求利润之上有更高的追求——比如更多地选择节能环保的生产方式,甚至将这笔钱用于保护环境更为靠谱? 我记得温州瑞安市环保局局长包振明事后对此进行了辩护,该河流是受生活垃圾的污染,并非工业垃圾。假如包局长所言属实,那就意味着环保除了推动政府积极作为,每个公民都应加强自律,从我做起,不做危害公共环境的罪人——也只有这样,以后监督批评政府、督促环保部门时才更有力量。

  但三个经济发达地区环保局长却没有这个胆量。因为这些他们辖区的河流已非印象中的晚风拂柳,清澈明净,而是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盲目下河游泳无异于投河自尽。东莞市环保局局长方灿芬坦言:“目前寒溪河水质还达不到游泳的条件”。

金未必会越来越多,但被问责的风险一定越来越大。 但不能仅仅将板子打在环保局长身上。这充分暴露出东南沿海地区在过去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重视GDP增长数字而忽视环境保护的问题,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形成了地方主要的政绩观,只要经济数据上去,便往往可以升迁,环境保护便沦为口号山响,不见行动。近些年即使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并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但数十年环境的破坏已经显得积重难返,加上相配套的新型政绩考核体系尚未真正建立健全,地方决策者往往在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中难以寻找到一个真正的平衡点,相当一批官员会继续选择竭泽而渔的发展,而放弃环境。 如果公众有足够的知情权,社会监督的渠道和手段畅通而有效,其实能对地方盲目求政绩,牺牲环境和未来获得短时发展的行为纠偏和遏制,但现实却不容乐观,官员在现行政绩考核体系下,只会更多地对上级负责,而民意却往往被忽视甚至当成阻碍发展的不利因素予以打压。 尽管这些年环保立法和执法工作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但面对地方决策者强烈的GDP驱动,地方环保部门的任免大权又由其决定,即使最有责任心的环保官员要想遏制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开办,往往只能开个轻微的几万元的罚单了事,如此恶性循环,一些环保官员甚至将保护环境的神圣职责变成了部门寻租的利器,终致国家保护环境的法规沦为一纸空文。 因此,当前治理环境的突破点,不是逼着让环保局长游脏河,而是请当地书记市长彻底转  这三个奇闻都引起了热议。有人说是炒作,也有人认为是公众的另类吐槽。

  首先,如此黑色幽默的事件发生在浙江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至少说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居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公众开始具备强烈的环保意识,并发出了刺耳的呐喊。这和北京连续雾霭笼罩下的“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的调侃如出一辙。

变发展思路,从子孙后代的利益着眼,为城市创造绿色GDP。与此相匹配,要赋予环保部门更独立的执法权,并为社会依法监督创造更广阔的渠道,并使政府决策真正吸纳民意,实现以人为本。 在充分肯定重金频邀环保局长游脏河的正面价值之余,我也想提醒出钱逼其游脏河的企业家们,是不是未来在追求利润之上有更高的追求——比如更多地选择节能环保的生产方式,甚至将这笔钱用于保护环境更为靠谱? 我记得温州瑞安市环保局局长包振明事后对此进行了辩护,该河流是受生活垃圾的污染,并非工业垃圾。假如包局长所言属实,那就意味着环保除了推动政府积极作为,每个公民都应加强自律,从我做起,不做危害公共环境的罪人——也只有这样,以后监督批评政府、督促环保部门时才更有力量。

  这样的诉求本是推动城市环保工作的正能量,再说各级领导也在饱受空气污染之害,本应上下同欲,一起开创美丽中国新局面。谁料竟演化成激愤的公众出重金力邀工作不力局长冒着生命危险下脏河游泳的尖锐对立,相当耐人寻味。

近日,浙商金增敏在微博上出20万请温州瑞安市环保局长下河游泳。随后,19日,又有一人抬价至30万,邀请温州市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再后,东莞环保局长也接到类似邀请。 本来,在传统的鱼米之乡,下河游次泳挣个二三十万,多美的一个差事。 但三个经济发达地区环保局长却没有这个胆量。因为这些他们辖区的河流已非印象中的晚风拂柳,清澈明净,而是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盲目下河游泳无异于投河自尽。东莞市环保局局长方灿芬坦言:“目前寒溪河水质还达不到游泳的条件”。 这三个奇闻都引起了热议。有人说是炒作,也有人认为是公众的另类吐槽。 首先,如此黑色幽默的事件发生在浙江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至少说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居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公众开始具备强烈的环保意识,并发出了刺耳的呐喊。这和北京连续雾霭笼罩下的“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的调侃如出一辙。 这样的诉求本是推动城市环保工作的正能量,再说各级领导也在饱受空气污染之害,本应上下同欲,一起开创美丽中国新局面。谁料竟演化成激愤的公众出重金力邀工作不力局长冒着生命危险下脏河游泳的尖锐对立,相当耐人寻味。 首先,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地环保工作的滞后,与公众的期待有巨大差距。因此,局长有权不挣这要命的赏金,但却无权不对日常工作进行深刻的检讨和反思,进而知耻后勇,有紧迫感、使命感,倾其所能动员本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努力工作,尽快还公众渴望的碧水蓝天。否则,公众出的赏  首先,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地环保工作的滞后,与公众的期待有巨大差距。因此,局长有权不挣这要命的赏金,但却无权不对日常工作进行深刻的检讨和反思,进而知耻后勇,有紧迫感、使命感,倾其所能动员本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努力工作,尽快还公众渴望的碧水蓝天。否则,公众出的赏金未必会越来越多,但被问责的风险一定越来越大。

  但金未必会越来越多,但被问责的风险一定越来越大。 但不能仅仅将板子打在环保局长身上。这充分暴露出东南沿海地区在过去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重视GDP增长数字而忽视环境保护的问题,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形成了地方主要的政绩观,只要经济数据上去,便往往可以升迁,环境保护便沦为口号山响,不见行动。近些年即使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并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但数十年环境的破坏已经显得积重难返,加上相配套的新型政绩考核体系尚未真正建立健全,地方决策者往往在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中难以寻找到一个真正的平衡点,相当一批官员会继续选择竭泽而渔的发展,而放弃环境。 如果公众有足够的知情权,社会监督的渠道和手段畅通而有效,其实能对地方盲目求政绩,牺牲环境和未来获得短时发展的行为纠偏和遏制,但现实却不容乐观,官员在现行政绩考核体系下,只会更多地对上级负责,而民意却往往被忽视甚至当成阻碍发展的不利因素予以打压。 尽管这些年环保立法和执法工作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但面对地方决策者强烈的GDP驱动,地方环保部门的任免大权又由其决定,即使最有责任心的环保官员要想遏制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开办,往往只能开个轻微的几万元的罚单了事,如此恶性循环,一些环保官员甚至将保护环境的神圣职责变成了部门寻租的利器,终致国家保护环境的法规沦为一纸空文。 因此,当前治理环境的突破点,不是逼着让环保局长游脏河,而是请当地书记市长彻底转不能仅仅将板子打在环保局长身上。这充分暴露出东南沿海地区在过去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重视GDP增长数字而忽视环境保护的问题,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形成了地方主要的政绩观,只要经济数据上去,便往往可以升迁,环境保护便沦为口号山响,不见行动。近些年即使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并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但数十年环境的破坏已经显得积重难返,加上相配套的新型政绩考核体系尚未真正建立健全,地方决策者往往在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中难以寻找到一个真正的平衡点,相当一批官员会继续选择竭泽而渔的发展,而放弃环境。

金未必会越来越多,但被问责的风险一定越来越大。 但不能仅仅将板子打在环保局长身上。这充分暴露出东南沿海地区在过去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重视GDP增长数字而忽视环境保护的问题,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形成了地方主要的政绩观,只要经济数据上去,便往往可以升迁,环境保护便沦为口号山响,不见行动。近些年即使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并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但数十年环境的破坏已经显得积重难返,加上相配套的新型政绩考核体系尚未真正建立健全,地方决策者往往在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中难以寻找到一个真正的平衡点,相当一批官员会继续选择竭泽而渔的发展,而放弃环境。 如果公众有足够的知情权,社会监督的渠道和手段畅通而有效,其实能对地方盲目求政绩,牺牲环境和未来获得短时发展的行为纠偏和遏制,但现实却不容乐观,官员在现行政绩考核体系下,只会更多地对上级负责,而民意却往往被忽视甚至当成阻碍发展的不利因素予以打压。 尽管这些年环保立法和执法工作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但面对地方决策者强烈的GDP驱动,地方环保部门的任免大权又由其决定,即使最有责任心的环保官员要想遏制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开办,往往只能开个轻微的几万元的罚单了事,如此恶性循环,一些环保官员甚至将保护环境的神圣职责变成了部门寻租的利器,终致国家保护环境的法规沦为一纸空文。 因此,当前治理环境的突破点,不是逼着让环保局长游脏河,而是请当地书记市长彻底转  如果公众有足够的知情权,社会监督的渠道和手段畅通而有效,其实能对地方盲目求政绩,牺牲环境和未来获得短时发展的行为纠偏和遏制,但现实却不容乐观,官员在现行政绩考核体系下,只会更多地对上级负责,而民意却往往被忽视甚至当成阻碍发展的不利因素予以打压。

  尽管这些年环保立法和执法工作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但面对地方决策者强烈的GDP驱动,地方环保部门的任免大权又由其决定,即使最有责任心的环保官员要想遏制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开办,往往只能开个轻微的几万元的罚单了事,如此恶性循环,一些环保官员甚至将保护环境的神圣职责变成了部门寻租的利器,终致国家保护环境的法规沦为一纸空文。

  因此,当前治理环境的突破点,不是逼着让环保局长游脏河,而是请当地书记市长彻底转变发展思路,从子孙后代的利益着眼,为城市创造绿色GDP。与此相匹配,要赋予环保部门更独立的执法权,并为社会依法监督创造更广阔的渠道,并使政府决策真正吸纳民意,实现以人为本。

近日,浙商金增敏在微博上出20万请温州瑞安市环保局长下河游泳。随后,19日,又有一人抬价至30万,邀请温州市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再后,东莞环保局长也接到类似邀请。 本来,在传统的鱼米之乡,下河游次泳挣个二三十万,多美的一个差事。 但三个经济发达地区环保局长却没有这个胆量。因为这些他们辖区的河流已非印象中的晚风拂柳,清澈明净,而是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盲目下河游泳无异于投河自尽。东莞市环保局局长方灿芬坦言:“目前寒溪河水质还达不到游泳的条件”。 这三个奇闻都引起了热议。有人说是炒作,也有人认为是公众的另类吐槽。 首先,如此黑色幽默的事件发生在浙江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至少说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居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公众开始具备强烈的环保意识,并发出了刺耳的呐喊。这和北京连续雾霭笼罩下的“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的调侃如出一辙。 这样的诉求本是推动城市环保工作的正能量,再说各级领导也在饱受空气污染之害,本应上下同欲,一起开创美丽中国新局面。谁料竟演化成激愤的公众出重金力邀工作不力局长冒着生命危险下脏河游泳的尖锐对立,相当耐人寻味。 首先,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地环保工作的滞后,与公众的期待有巨大差距。因此,局长有权不挣这要命的赏金,但却无权不对日常工作进行深刻的检讨和反思,进而知耻后勇,有紧迫感、使命感,倾其所能动员本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努力工作,尽快还公众渴望的碧水蓝天。否则,公众出的赏   在充分肯定重金频邀环保局长游脏河的正面价值之余,我也想提醒出钱逼其游脏河的企业家们,是不是未来在追求利润之上有更高的追求——比如更多地选择节能环保的生产方式,甚至将这笔钱用于保护环境更为靠谱?

   我记得温州瑞安市环保局局长包振明事后对此进行了辩护,该河流是受生活垃圾的污染,并非工业垃圾。假如包局长所言属实,那就意味着环保除了推动政府积极作为,每个公民都应加强自律,从我做起,不做危害公共环境的罪人——也只有这样,以后监督批评政府、督促环保部门时才更有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310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