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出租涨价了还拒载咋办?   

2013-05-12 01:01:00|  分类: 魔咒,利润,地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案便有了明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意味。 北京市对于出租车业的基本政策是数量控制、价格管制、特许经营,从拍照发放到日常管理都由有关部门全权负责。在这样的体制下,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垄断的出租车运营公司,他们从每个出租车司机身上拿着全世界最昂贵的份子钱,却留给顾客一个打车难的现实窘境。 北京市出租车份钱的上限是:单班每车每月5175,双班单人不超过80%,即8280元。 按照专家2011年测算,北京司机每月交给公司的“纯份钱”平均为6000元,按新车8年的运营期限计算,公司仅单车收取的份钱将近58万元,扣除新车购车款10万元、保险8万元,每辆车的实际利润为40万元。 但有出租公司管理者反驳说,企业还给员工上保险和养老金呢。一些管理部门认为,利用率不足,非高峰时段车辆多有空驶,这说明现有的市场仍未饱和,只是运力分配不均,如果放开管制可能引起市场混乱、恶性竞争,个体经营对市场秩序无益。但他们拒绝回答这样的追问:这个份子钱究竟是如何计算的?是怎样分配的?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利润究竟有多高?不少出租司机则表示,他们既无社保,也从来没有缴过住房公积金。 另外,在严格管制的低效运营状态下,到2006年,北京市政协委员刘耀威曾表示,当年官方统计的黑车数量是7.2万辆,发展速度迅猛,远超正规出租车数量。 目前北京出租运营管理模式也与国际潮流背道而驰。在欧美国家,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经历了从“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向“质量管制”和安全管制转变的过程。比如英国伦敦的出租车改革使得大量新的从业者进入这个出租车行业,通过竞争使降低了出租车价格降低,同时,出租车数量的增加了,大幅降低了乘客的等车时间,并通过法治下的行业自律大大提升了出租的服务质量。 在北京,扭曲的体制除了锻造出一些黑幕重重的利益集团,更逼迫出租司机为了在高份子钱下活下去,只能通过坑害公众利益来维权。
这使人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受到赵老太爷和假洋鬼子欺负的阿Q,最后拔刀向更弱者——吴妈、小尼姑和小D。 看看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你会有直观感受。比盘剥祥子的虎妞他爹过分的是,这事还披上了公益化社会化外套。每个出租司机还没有祥子的好运——有老板女儿虎妞罩着。 但出租悲催不能最终变成宰客和降低服务的理由,希望这些受害的主体和顾客一道成为推动变革的力量。人民何苦为难人民? 今年2月底,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宣布开展为期两年的“出租汽车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全国各地将逐步推行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制经营模式,代替目前承包挂靠制;同时还将普遍推行以车辆承包费用(份子钱)、社会保险、劳动收入、休息休假等为主要内容的工资集体协商机制。 这无疑为出租司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彻底改变劳资博弈中的弱势地位迈出重要一步。但在现实中操作却步履维艰,其中究竟耐人寻味。 所以,不根本改革现行出租车管理模式,去行政化,实现法治化,市场化,涨价后的出租也很难打破乘客不满、司机抱怨的魔咒。 现在打车难,未来呢,又难又贵?唉。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方案便有了明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意味。 北京市对于出租车业的基本政策是数量控制、价格管制、特许经营,从拍照发放到日常管理都由有关部门全权负责。在这样的体制下,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垄断的出租车运营公司,他们从每个出租车司机身上拿着全世界最昂贵的份子钱,却留给顾客一个打车难的现实窘境。 北京市出租车份钱的上限是:单班每车每月5175,双班单人不超过80%,即8280元。 按照专家2011年测算,北京司机每月交给公司的“纯份钱”平均为6000元,按新车8年的运营期限计算,公司仅单车收取的份钱将近58万元,扣除新车购车款10万元、保险8万元,每辆车的实际利润为40万元。 但有出租公司管理者反驳说,企业还给员工上保险和养老金呢。一些管理部门认为,利用率不足,非高峰时段车辆多有空驶,这说明现有的市场仍未饱和,只是运力分配不均,如果放开管制可能引起市场混乱、恶性竞争,个体经营对市场秩序无益。但他们拒绝回答这样的追问:这个份子钱究竟是如何计算的?是怎样分配的?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利润究竟有多高?不少出租司机则表示,他们既无社保,也从来没有缴过住房公积金。 另外,在严格管制的低效运营状态下,到2006年,北京市政协委员刘耀威曾表示,当年官方统计的黑车数量是7.2万辆,发展速度迅猛,远超正规出租车数量。 目前北京出租运营管理模式也与国际潮流背道而驰。在欧美国家,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经历了从“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向“质量管制”和安全管制转变的过程。比如英国伦敦的出租车改革使得大量新的从业者进入这个出租车行业,通过竞争使降低了出租车价格降低,同时,出租车数量的增加了,大幅降低了乘客的等车时间,并通过法治下的行业自律大大提升了出租的服务质量。 在北京,扭曲的体制除了锻造出一些黑幕重重的利益集团,更逼迫出租司机为了在高份子钱下活下去,只能通过坑害公众利益来维权。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因此,整个调价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因此,整个调价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方案便有了明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意味。 北京市对于出租车业的基本政策是数量控制、价格管制、特许经营,从拍照发放到日常管理都由有关部门全权负责。在这样的体制下,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垄断的出租车运营公司,他们从每个出租车司机身上拿着全世界最昂贵的份子钱,却留给顾客一个打车难的现实窘境。 北京市出租车份钱的上限是:单班每车每月5175,双班单人不超过80%,即8280元。 按照专家2011年测算,北京司机每月交给公司的“纯份钱”平均为6000元,按新车8年的运营期限计算,公司仅单车收取的份钱将近58万元,扣除新车购车款10万元、保险8万元,每辆车的实际利润为40万元。 但有出租公司管理者反驳说,企业还给员工上保险和养老金呢。一些管理部门认为,利用率不足,非高峰时段车辆多有空驶,这说明现有的市场仍未饱和,只是运力分配不均,如果放开管制可能引起市场混乱、恶性竞争,个体经营对市场秩序无益。但他们拒绝回答这样的追问:这个份子钱究竟是如何计算的?是怎样分配的?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利润究竟有多高?不少出租司机则表示,他们既无社保,也从来没有缴过住房公积金。 另外,在严格管制的低效运营状态下,到2006年,北京市政协委员刘耀威曾表示,当年官方统计的黑车数量是7.2万辆,发展速度迅猛,远超正规出租车数量。 目前北京出租运营管理模式也与国际潮流背道而驰。在欧美国家,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经历了从“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向“质量管制”和安全管制转变的过程。比如英国伦敦的出租车改革使得大量新的从业者进入这个出租车行业,通过竞争使降低了出租车价格降低,同时,出租车数量的增加了,大幅降低了乘客的等车时间,并通过法治下的行业自律大大提升了出租的服务质量。 在北京,扭曲的体制除了锻造出一些黑幕重重的利益集团,更逼迫出租司机为了在高份子钱下活下去,只能通过坑害公众利益来维权。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因此,整个调价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使人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受到赵老太爷和假洋鬼子欺负的阿Q,最后拔刀向更弱者——吴妈、小尼姑和小D。 看看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你会有直观感受。比盘剥祥子的虎妞他爹过分的是,这事还披上了公益化社会化外套。每个出租司机还没有祥子的好运——有老板女儿虎妞罩着。 但出租悲催不能最终变成宰客和降低服务的理由,希望这些受害的主体和顾客一道成为推动变革的力量。人民何苦为难人民? 今年2月底,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宣布开展为期两年的“出租汽车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全国各地将逐步推行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制经营模式,代替目前承包挂靠制;同时还将普遍推行以车辆承包费用(份子钱)、社会保险、劳动收入、休息休假等为主要内容的工资集体协商机制。 这无疑为出租司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彻底改变劳资博弈中的弱势地位迈出重要一步。但在现实中操作却步履维艰,其中究竟耐人寻味。 所以,不根本改革现行出租车管理模式,去行政化,实现法治化,市场化,涨价后的出租也很难打破乘客不满、司机抱怨的魔咒。 现在打车难,未来呢,又难又贵?唉。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 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 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因此,整个调价   因此,整个调价方案便有了明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意味。

    北京市对于出租车业的基本政策是数量控制、价格管制、特许经营,从拍照发放到日常管理都由有关部门全权负责。在这样的体制下,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垄断的出租车运营公司,他们从每个出租车司机身上拿着全世界最昂贵的份子钱,却留给顾客一个打车难的现实窘境。

方案便有了明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意味。 北京市对于出租车业的基本政策是数量控制、价格管制、特许经营,从拍照发放到日常管理都由有关部门全权负责。在这样的体制下,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垄断的出租车运营公司,他们从每个出租车司机身上拿着全世界最昂贵的份子钱,却留给顾客一个打车难的现实窘境。 北京市出租车份钱的上限是:单班每车每月5175,双班单人不超过80%,即8280元。 按照专家2011年测算,北京司机每月交给公司的“纯份钱”平均为6000元,按新车8年的运营期限计算,公司仅单车收取的份钱将近58万元,扣除新车购车款10万元、保险8万元,每辆车的实际利润为40万元。 但有出租公司管理者反驳说,企业还给员工上保险和养老金呢。一些管理部门认为,利用率不足,非高峰时段车辆多有空驶,这说明现有的市场仍未饱和,只是运力分配不均,如果放开管制可能引起市场混乱、恶性竞争,个体经营对市场秩序无益。但他们拒绝回答这样的追问:这个份子钱究竟是如何计算的?是怎样分配的?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利润究竟有多高?不少出租司机则表示,他们既无社保,也从来没有缴过住房公积金。 另外,在严格管制的低效运营状态下,到2006年,北京市政协委员刘耀威曾表示,当年官方统计的黑车数量是7.2万辆,发展速度迅猛,远超正规出租车数量。 目前北京出租运营管理模式也与国际潮流背道而驰。在欧美国家,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经历了从“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向“质量管制”和安全管制转变的过程。比如英国伦敦的出租车改革使得大量新的从业者进入这个出租车行业,通过竞争使降低了出租车价格降低,同时,出租车数量的增加了,大幅降低了乘客的等车时间,并通过法治下的行业自律大大提升了出租的服务质量。 在北京,扭曲的体制除了锻造出一些黑幕重重的利益集团,更逼迫出租司机为了在高份子钱下活下去,只能通过坑害公众利益来维权。

   北京市出租车份钱的上限是:单班每车每月5175,双班单人不超过80%,即8280元。

方案便有了明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意味。 北京市对于出租车业的基本政策是数量控制、价格管制、特许经营,从拍照发放到日常管理都由有关部门全权负责。在这样的体制下,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垄断的出租车运营公司,他们从每个出租车司机身上拿着全世界最昂贵的份子钱,却留给顾客一个打车难的现实窘境。 北京市出租车份钱的上限是:单班每车每月5175,双班单人不超过80%,即8280元。 按照专家2011年测算,北京司机每月交给公司的“纯份钱”平均为6000元,按新车8年的运营期限计算,公司仅单车收取的份钱将近58万元,扣除新车购车款10万元、保险8万元,每辆车的实际利润为40万元。 但有出租公司管理者反驳说,企业还给员工上保险和养老金呢。一些管理部门认为,利用率不足,非高峰时段车辆多有空驶,这说明现有的市场仍未饱和,只是运力分配不均,如果放开管制可能引起市场混乱、恶性竞争,个体经营对市场秩序无益。但他们拒绝回答这样的追问:这个份子钱究竟是如何计算的?是怎样分配的?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利润究竟有多高?不少出租司机则表示,他们既无社保,也从来没有缴过住房公积金。 另外,在严格管制的低效运营状态下,到2006年,北京市政协委员刘耀威曾表示,当年官方统计的黑车数量是7.2万辆,发展速度迅猛,远超正规出租车数量。 目前北京出租运营管理模式也与国际潮流背道而驰。在欧美国家,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经历了从“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向“质量管制”和安全管制转变的过程。比如英国伦敦的出租车改革使得大量新的从业者进入这个出租车行业,通过竞争使降低了出租车价格降低,同时,出租车数量的增加了,大幅降低了乘客的等车时间,并通过法治下的行业自律大大提升了出租的服务质量。 在北京,扭曲的体制除了锻造出一些黑幕重重的利益集团,更逼迫出租司机为了在高份子钱下活下去,只能通过坑害公众利益来维权。   按照专家2011年测算,北京司机每月交给公司的“纯份钱”平均为6000元,按新车8年的运营期限计算,公司仅单车收取的份钱将近58万元,扣除新车购车款10万元、保险8万元,每辆车的实际利润为40万元。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因此,整个调价

   但有出租公司管理者反驳说,企业还给员工上保险和养老金呢。一些管理部门认为,利用率不足,非高峰时段车辆多有空驶,这说明现有的市场仍未饱和,只是运力分配不均,如果放开管制可能引起市场混乱、恶性竞争,个体经营对市场秩序无益。但他们拒绝回答这样的追问:这个份子钱究竟是如何计算的?是怎样分配的?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利润究竟有多高?不少出租司机则表示,他们既无社保,也从来没有缴过住房公积金。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因此,整个调价   另外,在严格管制的低效运营状态下,到2006年,北京市政协委员刘耀威曾表示,当年官方统计的黑车数量是7.2万辆,发展速度迅猛,远超正规出租车数量。

   目前北京出租运营管理模式也与国际潮流背道而驰。在欧美国家,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经历了从“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向“质量管制”和安全管制转变的过程。比如英国伦敦的出租车改革使得大量新的从业者进入这个出租车行业,通过竞争使降低了出租车价格降低,同时,出租车数量的增加了,大幅降低了乘客的等车时间,并通过法治下的行业自律大大提升了出租的服务质量。

   在北京,扭曲的体制这使人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受到赵老太爷和假洋鬼子欺负的阿Q,最后拔刀向更弱者——吴妈、小尼姑和小D。 看看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你会有直观感受。比盘剥祥子的虎妞他爹过分的是,这事还披上了公益化社会化外套。每个出租司机还没有祥子的好运——有老板女儿虎妞罩着。 但出租悲催不能最终变成宰客和降低服务的理由,希望这些受害的主体和顾客一道成为推动变革的力量。人民何苦为难人民? 今年2月底,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宣布开展为期两年的“出租汽车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全国各地将逐步推行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制经营模式,代替目前承包挂靠制;同时还将普遍推行以车辆承包费用(份子钱)、社会保险、劳动收入、休息休假等为主要内容的工资集体协商机制。 这无疑为出租司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彻底改变劳资博弈中的弱势地位迈出重要一步。但在现实中操作却步履维艰,其中究竟耐人寻味。 所以,不根本改革现行出租车管理模式,去行政化,实现法治化,市场化,涨价后的出租也很难打破乘客不满、司机抱怨的魔咒。 现在打车难,未来呢,又难又贵?唉。 除了锻造出一些黑幕重重的利益集团,更逼迫出租司机为了在高份子钱下活下去,只能通过坑害公众利益来维权。这使人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受到赵老太爷和假洋鬼子欺负的阿Q,最后拔刀向更弱者——吴妈、小尼姑和小D。

   看看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你会有直观感受。比盘剥祥子的虎妞他爹过分的是,这事还披上了公益化社会化外套。每个出租司机还没有祥子的好运——有老板女儿虎妞罩着。

北京市民的“打车难”正在向“打车贵”转化。 市发改委网站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两套方案对于 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 此次调价隐藏如下逻辑: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挣不到钱,消费者就多掏些银子鼓励下这些苦命的人。 如果打车难发生在北京出租车数量不足,供需严重失衡,低价运营下的司机已接近学雷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适当涨价似乎无可厚非。 但据官方数据,北京目前拥有出租车6.6万辆,位居全国首位,甚至超过巴黎、东京等国际都市。 而且北京打车难往往是阶段性的:上下班高峰,雨雪天气和个别习惯性拥堵路段。 当然不能掩盖这样的现实:的哥的姐们是相当苦逼的一类人,为了支付公司——包括出租公司和两桶油的超额利润,也就是份子钱,起早贪黑,透支健康,超时加班。 于是,有人便为司机们描绘了调价后的美好图景: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而现在“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每月总体收入从3000多涨到6000多。 在高峰未缓解、拥堵依旧在、监管不到位、体制没理顺的背景下,出租司机真的会因此变得顾客利益至上,从此不拒载了? 这连一些出租公司的管理者都不信。因为很多司机不会因为几块钱而拉长自己的运营时间。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使北京6.6万辆出租车全在路上,打车的人也一定超过这个数字。而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又让企业不能太严管司机,“司机拒载、挑活儿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调价的结果可能沦为一个多输的结果:顾客、司机都不满意,一个抱怨涨价成本总是摊到自己头上,服务未必提升;一个抱怨这点小钱根本缓解了不了自己的生存困境。 因此,整个调价

  但出租悲催不能最终变成宰客和降低服务的理由,希望这些受害的主体和顾客一道成为推动变革的力量。人民何苦为难人民?

这使人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受到赵老太爷和假洋鬼子欺负的阿Q,最后拔刀向更弱者——吴妈、小尼姑和小D。 看看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你会有直观感受。比盘剥祥子的虎妞他爹过分的是,这事还披上了公益化社会化外套。每个出租司机还没有祥子的好运——有老板女儿虎妞罩着。 但出租悲催不能最终变成宰客和降低服务的理由,希望这些受害的主体和顾客一道成为推动变革的力量。人民何苦为难人民? 今年2月底,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宣布开展为期两年的“出租汽车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全国各地将逐步推行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制经营模式,代替目前承包挂靠制;同时还将普遍推行以车辆承包费用(份子钱)、社会保险、劳动收入、休息休假等为主要内容的工资集体协商机制。 这无疑为出租司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彻底改变劳资博弈中的弱势地位迈出重要一步。但在现实中操作却步履维艰,其中究竟耐人寻味。 所以,不根本改革现行出租车管理模式,去行政化,实现法治化,市场化,涨价后的出租也很难打破乘客不满、司机抱怨的魔咒。 现在打车难,未来呢,又难又贵?唉。     今年2月底,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宣布开展为期两年的“出租汽车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全国各地将逐步推行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制经营模式,代替目前承包挂靠制;同时还将普遍推行以车辆承包费用(份子钱)、社会保险、劳动收入、休息休假等为主要内容的工资集体协商机制。

这无疑为出租司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彻底改变劳资博弈中的弱势地位迈出重要一步。但在现实中操作却步履维艰,其中究竟耐人寻味。

   所以,不根本改革现行出租车管理模式,去行政化,实现法治化,市场化,涨价后的出租也很难打破乘客不满、司机抱怨的魔咒。

    现在打车难,未来呢,又难又贵?唉。

  评论这张
 
阅读(8902)|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