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他人即地狱   

2013-07-27 21:36:00|  分类: 关于爱,无辜,邻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冲动。 第二道救赎的防线是法治。可惜权大于法的阴霾浓重,权力寻租,违法行政普遍存在却受到即使应用的惩处,必然导致社会最后的底线被全民突破,不是有这样一种说法嘛——百姓有时恨贪官不是因为心中向往公平正义,而是恨自己无法腐败。面对底层积聚的社会矛盾,一些地方政府推行维稳至上主义,化解矛盾疑似激化矛盾,成为一些利益受损者绝望极端的主要诱因。 社会上不是迸发的正能量不是被异化成粉饰太平的工具,就是被一些慈善公益的重重黑幕消解殆尽。一个比坏型社会便在一个拥有悠久文明史的大国显露峥嵘。 威权社会首先剥夺的不是人的义务,而是责任。如果想避免人人自危,每个人首先应该以公民的名义承担责任——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朋友负责,对邻居负责,对社会负责。只有负责的公民,才是遏制公权腐败的最有力武器。 面对被摔死的两岁女童,除了默哀和愤怒,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关于人性,关于良知,关于法治,关于爱和尊严。

 

   一个两岁的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鲜活的世界,便被一个男人高高举过头顶,当街摔下,不治身亡。

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一个发生在伟大首都的新闻。

的冲动。 第二道救赎的防线是法治。可惜权大于法的阴霾浓重,权力寻租,违法行政普遍存在却受到即使应用的惩处,必然导致社会最后的底线被全民突破,不是有这样一种说法嘛——百姓有时恨贪官不是因为心中向往公平正义,而是恨自己无法腐败。面对底层积聚的社会矛盾,一些地方政府推行维稳至上主义,化解矛盾疑似激化矛盾,成为一些利益受损者绝望极端的主要诱因。 社会上不是迸发的正能量不是被异化成粉饰太平的工具,就是被一些慈善公益的重重黑幕消解殆尽。一个比坏型社会便在一个拥有悠久文明史的大国显露峥嵘。 威权社会首先剥夺的不是人的义务,而是责任。如果想避免人人自危,每个人首先应该以公民的名义承担责任——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朋友负责,对邻居负责,对社会负责。只有负责的公民,才是遏制公权腐败的最有力武器。 面对被摔死的两岁女童,除了默哀和愤怒,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关于人性,关于良知,关于法治,关于爱和尊严。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三天后,她走了,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以及全社会无边的愤懑。

的冲动。 第二道救赎的防线是法治。可惜权大于法的阴霾浓重,权力寻租,违法行政普遍存在却受到即使应用的惩处,必然导致社会最后的底线被全民突破,不是有这样一种说法嘛——百姓有时恨贪官不是因为心中向往公平正义,而是恨自己无法腐败。面对底层积聚的社会矛盾,一些地方政府推行维稳至上主义,化解矛盾疑似激化矛盾,成为一些利益受损者绝望极端的主要诱因。 社会上不是迸发的正能量不是被异化成粉饰太平的工具,就是被一些慈善公益的重重黑幕消解殆尽。一个比坏型社会便在一个拥有悠久文明史的大国显露峥嵘。 威权社会首先剥夺的不是人的义务,而是责任。如果想避免人人自危,每个人首先应该以公民的名义承担责任——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朋友负责,对邻居负责,对社会负责。只有负责的公民,才是遏制公权腐败的最有力武器。 面对被摔死的两岁女童,除了默哀和愤怒,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关于人性,关于良知,关于法治,关于爱和尊严。

    有两种声音在舆论场进行激烈的PK。一些人说:这是极端的个案,专家甚至拿出北京连续天热作为论据。另外一些人说:这是报复社会,是对城市管理者敲响的警钟。

一个两岁的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鲜活的世界,便被一个男人高高举过头顶,当街摔下,不治身亡。 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一个发生在伟大首都的新闻。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三天后,她走了,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以及全社会无边的愤懑。 有两种声音在舆论场进行激烈的PK。一些人说:这是极端的个案,专家甚至拿出北京连续天热作为论据。另外一些人说:这是报复社会,是对城市管理者敲响的警钟。 如果说是极端案例,可以举出如下事实进行反驳:首善之区北京从17日到26日,一周时间连续发生7起恶性治安事件,其中4起存在恶意伤人行为。期间,轰动全国的长春盗车杀婴的罪犯周喜军刚刚被核准死刑;此前的6月7日,厦门人陈水总公交车纵火,导致47人身亡;而在北京被摔女婴离开人世的当天,黑龙江海伦联合敬老院发生火灾,共造成11人死亡,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46岁,消防初步调查是人为纵火。 如果说是报复社会,那也有失偏颇,毕竟这些受害者都是那么无辜,打破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信奉的常识:冤有头债有主。 但这两种对立的意见却有个潜伏的共同点:恶魔都是他人,与自己无关。 必须承认,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上述行为都严重挑战了法治和道德底线,如此恶魔都不可饶恕。遗憾的是,罪犯尚未审判,就有人主张宽恕,纯属脑子进水,菩萨低眉但身旁必须有金刚怒目。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没有忏悔的宽恕。 即使如此,惩罚是必要手段但不是目的,法的精神却在于预防   如果说是极端案例,可以举出如下事实进行反驳:首善之区北京从17日到26日,一周时间连续发生7起恶性治安事件,其中4起存在恶意伤人行为。期间,轰动全国的长春盗车杀婴的罪犯周喜军刚刚被核准死刑;此前的6月7日,厦门人陈水总公交车纵火,导致47人身亡;而在北京被摔女婴离开人世的当天,黑龙江海伦联合敬老院发生火灾,共造成11人死亡,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46岁,消防初步调查是人为纵火。

   如果说是报复社会,那也有失偏颇,毕竟这些受害者都是那么无辜,打破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信奉的常识:冤有头债有主。

一个两岁的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鲜活的世界,便被一个男人高高举过头顶,当街摔下,不治身亡。 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一个发生在伟大首都的新闻。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三天后,她走了,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以及全社会无边的愤懑。 有两种声音在舆论场进行激烈的PK。一些人说:这是极端的个案,专家甚至拿出北京连续天热作为论据。另外一些人说:这是报复社会,是对城市管理者敲响的警钟。 如果说是极端案例,可以举出如下事实进行反驳:首善之区北京从17日到26日,一周时间连续发生7起恶性治安事件,其中4起存在恶意伤人行为。期间,轰动全国的长春盗车杀婴的罪犯周喜军刚刚被核准死刑;此前的6月7日,厦门人陈水总公交车纵火,导致47人身亡;而在北京被摔女婴离开人世的当天,黑龙江海伦联合敬老院发生火灾,共造成11人死亡,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46岁,消防初步调查是人为纵火。 如果说是报复社会,那也有失偏颇,毕竟这些受害者都是那么无辜,打破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信奉的常识:冤有头债有主。 但这两种对立的意见却有个潜伏的共同点:恶魔都是他人,与自己无关。 必须承认,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上述行为都严重挑战了法治和道德底线,如此恶魔都不可饶恕。遗憾的是,罪犯尚未审判,就有人主张宽恕,纯属脑子进水,菩萨低眉但身旁必须有金刚怒目。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没有忏悔的宽恕。 即使如此,惩罚是必要手段但不是目的,法的精神却在于预防

  但这两种对立的意见却有个潜伏的共同点:恶魔都是他人,与自己无关。

犯罪。因此,必须认真思考这些貌似孤立的事件的内在成因,以尽力避免悲剧重演。 公安部称,对实施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犯罪分子都必须坚决依法严惩,要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在全社会形成共同谴责极端暴力犯罪的舆论环境。但在一些出现恶性事件的地区,已经对菜刀和汽油进行了严管,街头布满监视公众的探头,却依旧难以阻挡恶性事件频发,说明仅仅靠政府部门的严厉管制,在越来越尊重公民个体自由的时代,显然会付出难以负荷的高昂成本。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在这个崇尚自我、强调竞争的年代,功利主义、成功学外加情欲至上成为一种可怕的社会价值,加上转型社会尚未来得及建立公平正义的利益分配机制,于是,叔本华的谶语便演化成一种可怕的现实: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缺乏利益之上的追求,又没有真正有效的制约机制,一个由13亿组成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每个人都宛如孤岛,无法联成大陆,为利益而战,整日PK。 阶层的固化、贫富的分化又导致普通人上升通道日益狭窄,而来自官场的腐败丛生以及妻妾成群,无疑又在进一步点燃民间的戾气,成为个别人转身成魔的直接诱因。 当生命的意义和尊严牢牢地绑定金钱和权力的战车,整个社会的竞争便异化成悲催的零和博弈,最终没有赢家。 中国教育本来是第一道救赎的防线。可惜在市场化驱动下,借助应试教育无比功利的模式,导致太多孩子变成考试的巨人,做人的脑残。进入社会,全是红了眼的奔向成功的对手,比如中国合伙人不管披上什么华丽外衣,都往往是利益最大化的同盟,都是成功学最大的宠儿,多元价值被压抑成单一的成名发财当官,一些失意者再遭遇坑爹的不公,难免不产生拼命   必须承认,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上述行为都严重挑战了法治和道德底线,如此恶魔都不可饶恕。遗憾的是,罪犯尚未审判,就有人主张宽恕,纯属脑子进水,菩萨低眉但身旁必须有金刚怒目。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没有忏悔的宽恕。

犯罪。因此,必须认真思考这些貌似孤立的事件的内在成因,以尽力避免悲剧重演。 公安部称,对实施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犯罪分子都必须坚决依法严惩,要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在全社会形成共同谴责极端暴力犯罪的舆论环境。但在一些出现恶性事件的地区,已经对菜刀和汽油进行了严管,街头布满监视公众的探头,却依旧难以阻挡恶性事件频发,说明仅仅靠政府部门的严厉管制,在越来越尊重公民个体自由的时代,显然会付出难以负荷的高昂成本。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在这个崇尚自我、强调竞争的年代,功利主义、成功学外加情欲至上成为一种可怕的社会价值,加上转型社会尚未来得及建立公平正义的利益分配机制,于是,叔本华的谶语便演化成一种可怕的现实: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缺乏利益之上的追求,又没有真正有效的制约机制,一个由13亿组成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每个人都宛如孤岛,无法联成大陆,为利益而战,整日PK。 阶层的固化、贫富的分化又导致普通人上升通道日益狭窄,而来自官场的腐败丛生以及妻妾成群,无疑又在进一步点燃民间的戾气,成为个别人转身成魔的直接诱因。 当生命的意义和尊严牢牢地绑定金钱和权力的战车,整个社会的竞争便异化成悲催的零和博弈,最终没有赢家。 中国教育本来是第一道救赎的防线。可惜在市场化驱动下,借助应试教育无比功利的模式,导致太多孩子变成考试的巨人,做人的脑残。进入社会,全是红了眼的奔向成功的对手,比如中国合伙人不管披上什么华丽外衣,都往往是利益最大化的同盟,都是成功学最大的宠儿,多元价值被压抑成单一的成名发财当官,一些失意者再遭遇坑爹的不公,难免不产生拼命   即使如此,惩罚是必要手段但不是目的,法的精神却在于预防犯罪。因此,必须认真思考这些貌似孤立的事件的内在成因,以尽力避免悲剧重演。

   公安部称,对实施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犯罪分子都必须坚决依法严惩,要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在全社会形成共同谴责极端暴力犯罪的舆论环境。但在一些出现恶性事件的地区,已经对菜刀和汽油进行了严管,街头布满监视公众的探头,却依旧难以阻挡恶性事件频发,说明仅仅靠政府部门的严厉管制,在越来越尊重公民个体自由的时代,显然会付出难以负荷的高昂成本。

犯罪。因此,必须认真思考这些貌似孤立的事件的内在成因,以尽力避免悲剧重演。 公安部称,对实施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犯罪分子都必须坚决依法严惩,要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在全社会形成共同谴责极端暴力犯罪的舆论环境。但在一些出现恶性事件的地区,已经对菜刀和汽油进行了严管,街头布满监视公众的探头,却依旧难以阻挡恶性事件频发,说明仅仅靠政府部门的严厉管制,在越来越尊重公民个体自由的时代,显然会付出难以负荷的高昂成本。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在这个崇尚自我、强调竞争的年代,功利主义、成功学外加情欲至上成为一种可怕的社会价值,加上转型社会尚未来得及建立公平正义的利益分配机制,于是,叔本华的谶语便演化成一种可怕的现实: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缺乏利益之上的追求,又没有真正有效的制约机制,一个由13亿组成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每个人都宛如孤岛,无法联成大陆,为利益而战,整日PK。 阶层的固化、贫富的分化又导致普通人上升通道日益狭窄,而来自官场的腐败丛生以及妻妾成群,无疑又在进一步点燃民间的戾气,成为个别人转身成魔的直接诱因。 当生命的意义和尊严牢牢地绑定金钱和权力的战车,整个社会的竞争便异化成悲催的零和博弈,最终没有赢家。 中国教育本来是第一道救赎的防线。可惜在市场化驱动下,借助应试教育无比功利的模式,导致太多孩子变成考试的巨人,做人的脑残。进入社会,全是红了眼的奔向成功的对手,比如中国合伙人不管披上什么华丽外衣,都往往是利益最大化的同盟,都是成功学最大的宠儿,多元价值被压抑成单一的成名发财当官,一些失意者再遭遇坑爹的不公,难免不产生拼命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一个两岁的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鲜活的世界,便被一个男人高高举过头顶,当街摔下,不治身亡。 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一个发生在伟大首都的新闻。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三天后,她走了,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以及全社会无边的愤懑。 有两种声音在舆论场进行激烈的PK。一些人说:这是极端的个案,专家甚至拿出北京连续天热作为论据。另外一些人说:这是报复社会,是对城市管理者敲响的警钟。 如果说是极端案例,可以举出如下事实进行反驳:首善之区北京从17日到26日,一周时间连续发生7起恶性治安事件,其中4起存在恶意伤人行为。期间,轰动全国的长春盗车杀婴的罪犯周喜军刚刚被核准死刑;此前的6月7日,厦门人陈水总公交车纵火,导致47人身亡;而在北京被摔女婴离开人世的当天,黑龙江海伦联合敬老院发生火灾,共造成11人死亡,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46岁,消防初步调查是人为纵火。 如果说是报复社会,那也有失偏颇,毕竟这些受害者都是那么无辜,打破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信奉的常识:冤有头债有主。 但这两种对立的意见却有个潜伏的共同点:恶魔都是他人,与自己无关。 必须承认,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上述行为都严重挑战了法治和道德底线,如此恶魔都不可饶恕。遗憾的是,罪犯尚未审判,就有人主张宽恕,纯属脑子进水,菩萨低眉但身旁必须有金刚怒目。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没有忏悔的宽恕。 即使如此,惩罚是必要手段但不是目的,法的精神却在于预防   在这个崇尚自我、强调竞争的年代,功利主义、成功学外加情欲至上成为一种可怕的社会价值,加上转型社会尚未来得及建立公平正义的利益分配机制,于是,叔本华的谶语便演化成一种可怕的现实: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缺乏利益之上的追求,又没有真正有效的制约机制,一个由13亿组成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每个人都宛如孤岛,无法联成大陆,为利益而战,整日PK。

   阶层的固化、贫富的分化又导致普通人上升通道日益狭窄,而来自官场的腐败丛生以及妻妾成群,无疑又在进一步点燃民间的戾气,成为个别人转身成魔的直接诱因。

犯罪。因此,必须认真思考这些貌似孤立的事件的内在成因,以尽力避免悲剧重演。 公安部称,对实施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犯罪分子都必须坚决依法严惩,要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在全社会形成共同谴责极端暴力犯罪的舆论环境。但在一些出现恶性事件的地区,已经对菜刀和汽油进行了严管,街头布满监视公众的探头,却依旧难以阻挡恶性事件频发,说明仅仅靠政府部门的严厉管制,在越来越尊重公民个体自由的时代,显然会付出难以负荷的高昂成本。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在这个崇尚自我、强调竞争的年代,功利主义、成功学外加情欲至上成为一种可怕的社会价值,加上转型社会尚未来得及建立公平正义的利益分配机制,于是,叔本华的谶语便演化成一种可怕的现实: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缺乏利益之上的追求,又没有真正有效的制约机制,一个由13亿组成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每个人都宛如孤岛,无法联成大陆,为利益而战,整日PK。 阶层的固化、贫富的分化又导致普通人上升通道日益狭窄,而来自官场的腐败丛生以及妻妾成群,无疑又在进一步点燃民间的戾气,成为个别人转身成魔的直接诱因。 当生命的意义和尊严牢牢地绑定金钱和权力的战车,整个社会的竞争便异化成悲催的零和博弈,最终没有赢家。 中国教育本来是第一道救赎的防线。可惜在市场化驱动下,借助应试教育无比功利的模式,导致太多孩子变成考试的巨人,做人的脑残。进入社会,全是红了眼的奔向成功的对手,比如中国合伙人不管披上什么华丽外衣,都往往是利益最大化的同盟,都是成功学最大的宠儿,多元价值被压抑成单一的成名发财当官,一些失意者再遭遇坑爹的不公,难免不产生拼命

   当生命的意义和尊严牢牢地绑定金钱和权力的战车,整个社会的竞争便异化成悲催的零和博弈,最终没有赢家。

一个两岁的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鲜活的世界,便被一个男人高高举过头顶,当街摔下,不治身亡。 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一个发生在伟大首都的新闻。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三天后,她走了,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以及全社会无边的愤懑。 有两种声音在舆论场进行激烈的PK。一些人说:这是极端的个案,专家甚至拿出北京连续天热作为论据。另外一些人说:这是报复社会,是对城市管理者敲响的警钟。 如果说是极端案例,可以举出如下事实进行反驳:首善之区北京从17日到26日,一周时间连续发生7起恶性治安事件,其中4起存在恶意伤人行为。期间,轰动全国的长春盗车杀婴的罪犯周喜军刚刚被核准死刑;此前的6月7日,厦门人陈水总公交车纵火,导致47人身亡;而在北京被摔女婴离开人世的当天,黑龙江海伦联合敬老院发生火灾,共造成11人死亡,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46岁,消防初步调查是人为纵火。 如果说是报复社会,那也有失偏颇,毕竟这些受害者都是那么无辜,打破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信奉的常识:冤有头债有主。 但这两种对立的意见却有个潜伏的共同点:恶魔都是他人,与自己无关。 必须承认,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上述行为都严重挑战了法治和道德底线,如此恶魔都不可饶恕。遗憾的是,罪犯尚未审判,就有人主张宽恕,纯属脑子进水,菩萨低眉但身旁必须有金刚怒目。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没有忏悔的宽恕。 即使如此,惩罚是必要手段但不是目的,法的精神却在于预防   中国教育本来是第一道救赎的防线。可惜在市场化驱动下,借助应试教育无比功利的模式,导致太多孩子变成考试的巨人,做人的脑残。进入社会,全是红了眼的奔向成功的对手,比如中国合伙人不管披上什么华丽外衣,都往往是利益最大化的同盟,都是成功学最大的宠儿,多元价值被压抑成单一的成名发财当官,一些失意者再遭遇坑爹的不公,难免不产生拼命的冲动。

   第二道救赎的防线是法治。可惜权大于法的阴霾浓重,权力寻租,违法行政普遍存在却受到即使应用的惩处,必然导致社会最后的底线被全民突破,不是有这样一种说法嘛——百姓有时恨贪官不是因为心中向往公平正义,而是恨自己无法腐败。 一个两岁的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鲜活的世界,便被一个男人高高举过头顶,当街摔下,不治身亡。 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一个发生在伟大首都的新闻。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三天后,她走了,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以及全社会无边的愤懑。 有两种声音在舆论场进行激烈的PK。一些人说:这是极端的个案,专家甚至拿出北京连续天热作为论据。另外一些人说:这是报复社会,是对城市管理者敲响的警钟。 如果说是极端案例,可以举出如下事实进行反驳:首善之区北京从17日到26日,一周时间连续发生7起恶性治安事件,其中4起存在恶意伤人行为。期间,轰动全国的长春盗车杀婴的罪犯周喜军刚刚被核准死刑;此前的6月7日,厦门人陈水总公交车纵火,导致47人身亡;而在北京被摔女婴离开人世的当天,黑龙江海伦联合敬老院发生火灾,共造成11人死亡,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46岁,消防初步调查是人为纵火。 如果说是报复社会,那也有失偏颇,毕竟这些受害者都是那么无辜,打破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信奉的常识:冤有头债有主。 但这两种对立的意见却有个潜伏的共同点:恶魔都是他人,与自己无关。 必须承认,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上述行为都严重挑战了法治和道德底线,如此恶魔都不可饶恕。遗憾的是,罪犯尚未审判,就有人主张宽恕,纯属脑子进水,菩萨低眉但身旁必须有金刚怒目。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没有忏悔的宽恕。 即使如此,惩罚是必要手段但不是目的,法的精神却在于预防面对底层积聚的社会矛盾,一些地方政府推行维稳至上主义,化解矛盾疑似激化矛盾,成为一些利益受损者绝望极端的主要诱因。

   社会上不是迸发的正能量不是被异化成粉饰太平的工具,就是被一些慈善公益的重重黑幕消解殆尽。一个比坏型社会便在一个拥有悠久文明史的大国显露峥嵘。

一个两岁的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鲜活的世界,便被一个男人高高举过头顶,当街摔下,不治身亡。 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一个发生在伟大首都的新闻。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三天后,她走了,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以及全社会无边的愤懑。 有两种声音在舆论场进行激烈的PK。一些人说:这是极端的个案,专家甚至拿出北京连续天热作为论据。另外一些人说:这是报复社会,是对城市管理者敲响的警钟。 如果说是极端案例,可以举出如下事实进行反驳:首善之区北京从17日到26日,一周时间连续发生7起恶性治安事件,其中4起存在恶意伤人行为。期间,轰动全国的长春盗车杀婴的罪犯周喜军刚刚被核准死刑;此前的6月7日,厦门人陈水总公交车纵火,导致47人身亡;而在北京被摔女婴离开人世的当天,黑龙江海伦联合敬老院发生火灾,共造成11人死亡,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46岁,消防初步调查是人为纵火。 如果说是报复社会,那也有失偏颇,毕竟这些受害者都是那么无辜,打破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信奉的常识:冤有头债有主。 但这两种对立的意见却有个潜伏的共同点:恶魔都是他人,与自己无关。 必须承认,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上述行为都严重挑战了法治和道德底线,如此恶魔都不可饶恕。遗憾的是,罪犯尚未审判,就有人主张宽恕,纯属脑子进水,菩萨低眉但身旁必须有金刚怒目。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没有忏悔的宽恕。 即使如此,惩罚是必要手段但不是目的,法的精神却在于预防

   威权社会首先剥夺的不是人的义务,而是责任。如果想避免人人自危,每个人首先应该以公民的名义承担责任——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朋友负责,对邻居负责,对社会负责。只有负责的公民,才是遏制公权腐败的最有力武器。

   面对被摔死的两岁女童,除了默哀和愤怒,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关于人性,关于良知,关于法治,关于爱和尊严。

  评论这张
 
阅读(501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