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坚守了56年的“钉子户”   

2014-09-03 14:2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在中国波澜壮阔的拆迁史上,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记录。

一个农妇,在一个学校内,不顾各级组织的谆谆劝导,坚守自己的老宅56年,我自岿然不动。

她叫龚厚芝。今年74岁。

她的老宅位于湖北恩施市芭蕉侗族乡初级中学校园内。龚厚芝的房屋占地约500平米,是一栋2层土木结构的瓦房。房屋四周种有蔬菜果木,并饲养生猪和散养许多土鸡,走进校园,孩子的欢笑声与鸡鸣猪叫交织,堪称奇观。

56年来,当地政府与教育主管部门更换了一任又一任的干部,学校也换过数十位校长,均动员龚厚芝一家人为了孩子们的学习环境迁出校园,政府帮助其在离此不远的地方修建新房。但龚厚芝坚持其父母留下的遗言:“不能丢了老祖宗的地盘”。

首先的一个印象是在全社会大力倡导尊师重教的今天,该农妇全家觉悟忒低,为一己之私罔顾公共利益,严重干扰正常的教学秩序,且在各级部门的劝阻下,安之如素半个多世纪,其一定拥有无比坚强的神经和超人的耐力。

难能可贵的是,其父辈正处于一大二公的时代,空气中洋溢着集体主义至上的浪漫和天真,土地尚未实现联产承包,农民个人的权益根本没有法律有效保障,一个普通的农家奇迹般地守护着自己的老宅未遭强拆,实属不易。近些年,随着城镇化的进程,尤其是土地财政成为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加上传统政绩考核的逼迫,拆迁之风遍布华夏大地,由此引发的民生悲剧越来越成为备受诟病的社会问题。在此背景下,龚厚芝仍旧能继续坚守,则更值得关注。

议,当地政府承担了帮她修建新楼的任务——平场子、请建筑队、跑手续,包括协调水、电等一切活,统统由专门的乡干部负责。 一场长达56年的钉子户和学校的博弈,最终创造了中国和谐拆迁的传奇。 而这样的传奇,是当下仍热衷不顾群众利益,热衷野蛮拆迁甚至暴力拆迁的少数地方政府一面生动的镜子。 在农民个体土地权益越来越受到政策法规护佑的今天,该如何平衡地方发展大局与群众自身利益诉求,成为一道现实而急迫的考题。 平衡的关键点在于,每次高举的神圣城市发展大旗的拆迁,当避免少数百姓最终被迫押上全部家当。唯有完善相关法律,恪守程序正义,推动依法行政,并尽最大可能倾听和尊重处于弱势地位的拆迁户的合理诉求,才能终结拆迁悲剧不断重复上演。

据芭蕉侗族乡政府干部介绍,当年这所学校选址后,涉及有几户村民在校园规划内,但其他村民在政府指定或自己选定地址后,相继搬出了校园,唯有龚厚芝一家拒绝搬迁。

这一切无法回避如下追问:为啥当地政府没有像一些地方那样,趁雇老太熟睡之际,派不明身份的壮汉将其连夜仍在几十里之外的荒地,而后将其老宅一拆了之?甚至在其鸡猪扰民之际,派人在其老宅门前放鞭炮甚至泼粪?

或许,一个重要原因的是,龚厚芝PK的对象是学校,而教育总是被一些地方政府口头上摆到空前重要的位置,但长期身处地道的弱势地位,无论在投入上还是政策扶持的力度都远远比不上招商引资等政绩工程,这也给了资深钉子户龚厚芝继续战斗的空间和可能。加上教育领域管理者相对知书达理,结合少数民族地区民风淳厚,终使这场旷日PK没有像个别地方演化成不可收拾的人道主义悲剧。

最关键的是,面对一个坚守私宅,对所谓公共利益不支持不配合的年迈农妇,当地基层干部和前后十几任校长拿出了足够的耐心,不计成本,不辞辛劳,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2014年初,眼看学校要为学生扩建操场,并规范校园安全管理,龚厚芝一家人及其亲属出入必经校园大门,对校园安全不利。经过历时近半年的说服工作,2014年8月初,龚厚芝终于与当地政府签订迁出协议,当地政府承担了帮她修建新楼的任务——平场子、请建筑队、跑手续,包括协调水、电等一切活,统统由专门的乡干部负责。

一场长达56年的钉子户和学校的博弈,最终创造了中国和谐拆迁的传奇。

为备受诟病的社会问题。在此背景下,龚厚芝仍旧能继续坚守,则更值得关注。 据芭蕉侗族乡政府干部介绍,当年这所学校选址后,涉及有几户村民在校园规划内,但其他村民在政府指定或自己选定地址后,相继搬出了校园,唯有龚厚芝一家拒绝搬迁。 这一切无法回避如下追问:为啥当地政府没有像一些地方那样,趁雇老太熟睡之际,派不明身份的壮汉将其连夜仍在几十里之外的荒地,而后将其老宅一拆了之?甚至在其鸡猪扰民之际,派人在其老宅门前放鞭炮甚至泼粪? 或许,一个重要原因的是,龚厚芝PK的对象是学校,而教育总是被一些地方政府口头上摆到空前重要的位置,但长期身处地道的弱势地位,无论在投入上还是政策扶持的力度都远远比不上招商引资等政绩工程,这也给了资深钉子户龚厚芝继续战斗的空间和可能。加上教育领域管理者相对知书达理,结合少数民族地区民风淳厚,终使这场旷日PK没有像个别地方演化成不可收拾的人道主义悲剧。 最关键的是,面对一个坚守私宅,对所谓公共利益不支持不配合的年迈农妇,当地基层干部和前后十几任校长拿出了足够的耐心,不计成本,不辞辛劳,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2014年初,眼看学校要为学生扩建操场,并规范校园安全管理,龚厚芝一家人及其亲属出入必经校园大门,对校园安全不利。经过历时近半年的说服工作,2014年8月初,龚厚芝终于与当地政府签订迁出协

而这样的传奇,是当下仍热衷不顾群众利益,热衷野蛮拆迁甚至暴力拆迁的少数地方政府一面生动的镜子。

在农民个体土地权益越来越受到政策法规护佑的今天,该如何平衡地方发展大局与群众自身利益诉求,成为一道现实而急迫的考题。

平衡的关键点在于,每次高举的神圣城市发展大旗的拆迁,当避免少数百姓最终被迫押上全部家当。唯有完善相关法律,恪守程序正义,推动依法行政,并尽最大可能倾听和尊重处于弱势地位的拆迁户的合理诉求,才能终结拆迁悲剧不断重复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115992)|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