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说

 
 
 

日志

 
 
关于我

石述思

一家大报要闻版主编,在单位为人低调,曾担任N多著名或非著名电视栏目或活动策划,曾经常出现在荧屏上担任所谓嘉宾,见面觉得脸熟者众.由于不是名人,谢绝合影及签名,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幸属鸡.金牛座.博文均为原创,聊博各位看客一笑. 不经博主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如有报刊已经转载,请将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散碎银两寄到: 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 石述思收 邮编:100718 向您的厚道致敬!

网易考拉推荐

透过灰暗人性的你的眼   

2015-03-31 15:2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法的呼吁。 必须承认,在公安部门的努力下,在全社会的积极推动下,2014年中国拐卖儿童案件较前两年呈现可喜的下降趋势。 现在法学界围绕着该不该对人贩子普遍判处极刑和买家入罪展开探讨,并对如何完善整个社会打拐机制进行不懈努力。无疑这些举措都值得肯定。 但批量的弃婴逼停弃婴岛以及亲生父母联手人贩子去靠自己孩子牟利,却远远超越了打击和防控的范畴。 或许可以祭起道德大旗,对这些家长进行谴责,去启蒙,去重复一些古代圣贤留下的做人基本常识和道理,但你唤不醒一个个极端自私冷漠的内心。 这提醒我们,先暂且放下简单的鞭笞和说教,去认真地审视遗弃背后那极端灰暗的人性。 其中重要一个诱因肯定是贫困。比如拐卖儿童多发生在云贵川边远山区就是例证。在GDP进入10万亿美元俱乐部,为发展成就欢呼之余,必须注意到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中国目前仍有2亿贫困人口。扶贫成为当下政府一项极端重要的民生工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承诺要解决1000万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 还有就是公平。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不少是外来务工人员,处于社会底层,享受不到市民待遇,对孩子疏于监管,为人贩子留下可乘之机。中国仅农村留守儿童就有6100万,城市中的流动儿童有3600万。但伴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尤其是暂住证的取消,传统户籍壁垒的松动,给人带来了改变的想象空间。 更根本的原因是,每一个人性泯灭的父母都是这个时代扭曲价值下的蛋。当四周的空气延烧着人人忙于追求财富、艳羡成功的烈焰,当许多人都为了获得自我的成就而不去肩负基本的责任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法的呼吁。 必须承认,在公安部门的努力下,在全社会的积极推动下,2014年中国拐卖儿童案件较前两年呈现可喜的下降趋势。 现在法学界围绕着该不该对人贩子普遍判处极刑和买家入罪展开探讨,并对如何完善整个社会打拐机制进行不懈努力。无疑这些举措都值得肯定。 但批量的弃婴逼停弃婴岛以及亲生父母联手人贩子去靠自己孩子牟利,却远远超越了打击和防控的范畴。 或许可以祭起道德大旗,对这些家长进行谴责,去启蒙,去重复一些古代圣贤留下的做人基本常识和道理,但你唤不醒一个个极端自私冷漠的内心。 这提醒我们,先暂且放下简单的鞭笞和说教,去认真地审视遗弃背后那极端灰暗的人性。 其中重要一个诱因肯定是贫困。比如拐卖儿童多发生在云贵川边远山区就是例证。在GDP进入10万亿美元俱乐部,为发展成就欢呼之余,必须注意到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中国目前仍有2亿贫困人口。扶贫成为当下政府一项极端重要的民生工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承诺要解决1000万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 还有就是公平。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不少是外来务工人员,处于社会底层,享受不到市民待遇,对孩子疏于监管,为人贩子留下可乘之机。中国仅农村留守儿童就有6100万,城市中的流动儿童有3600万。但伴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尤其是暂住证的取消,传统户籍壁垒的松动,给人带来了改变的想象空间。 更根本的原因是,每一个人性泯灭的父母都是这个时代扭曲价值下的蛋。当四周的空气延烧着人人忙于追求财富、艳羡成功的烈焰,当许多人都为了获得自我的成就而不去肩负基本的责任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无论贫富,父子母女常年不相见都是都市常态,被披露的贪官表面上义正词严,骨子里声色犬马、富可敌国,都无疑在提醒一个快步走向富足的中国:硬实力很硬,软实力很软。 如果成功者都忙于在一场物质竞赛的残酷PK中胜出,并赢得广泛的认同,只会点燃更多人内心的贪婪、自私和冷漠。 其实,人的内心深处同时住着魔鬼和天使,就看你召唤什么。 尽管是极端个案,这些遗弃孩子、贩卖骨肉的父母显然内心的魔鬼被唤醒,以至于在物质贫困尚未解决,精神的贫困有如此赤裸地呈现在世界面前,自己茫然不觉。 要想避免更多的家长走向卖亲生骨肉的歧途,除了给其创造一个更公正的社会环境外,或许全社会应该为竞争时代赋予崭新的价值基因,竞争之上,还有爱,同情,帮助,悲悯和尊重。甚至可以试着先从爱自己、爱父母、爱孩子起步。 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都无法从这一幕幕人道主义悲剧中置身事外。让我们认真思考:在内心深处,除了成功,还有什么?还应该有什么?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无论贫富,父子母女常年不相见都是都市常态,被披露的贪官表面上义正词严,骨子里声色犬马、富可敌国,都无疑在提醒一个快步走向富足的中国:硬实力很硬,软实力很软。 如果成功者都忙于在一场物质竞赛的残酷PK中胜出,并赢得广泛的认同,只会点燃更多人内心的贪婪、自私和冷漠。 其实,人的内心深处同时住着魔鬼和天使,就看你召唤什么。 尽管是极端个案,这些遗弃孩子、贩卖骨肉的父母显然内心的魔鬼被唤醒,以至于在物质贫困尚未解决,精神的贫困有如此赤裸地呈现在世界面前,自己茫然不觉。 要想避免更多的家长走向卖亲生骨肉的歧途,除了给其创造一个更公正的社会环境外,或许全社会应该为竞争时代赋予崭新的价值基因,竞争之上,还有爱,同情,帮助,悲悯和尊重。甚至可以试着先从爱自己、爱父母、爱孩子起步。 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都无法从这一幕幕人道主义悲剧中置身事外。让我们认真思考:在内心深处,除了成功,还有什么?还应该有什么?,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法的呼吁。 必须承认,在公安部门的努力下,在全社会的积极推动下,2014年中国拐卖儿童案件较前两年呈现可喜的下降趋势。 现在法学界围绕着该不该对人贩子普遍判处极刑和买家入罪展开探讨,并对如何完善整个社会打拐机制进行不懈努力。无疑这些举措都值得肯定。 但批量的弃婴逼停弃婴岛以及亲生父母联手人贩子去靠自己孩子牟利,却远远超越了打击和防控的范畴。 或许可以祭起道德大旗,对这些家长进行谴责,去启蒙,去重复一些古代圣贤留下的做人基本常识和道理,但你唤不醒一个个极端自私冷漠的内心。 这提醒我们,先暂且放下简单的鞭笞和说教,去认真地审视遗弃背后那极端灰暗的人性。 其中重要一个诱因肯定是贫困。比如拐卖儿童多发生在云贵川边远山区就是例证。在GDP进入10万亿美元俱乐部,为发展成就欢呼之余,必须注意到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中国目前仍有2亿贫困人口。扶贫成为当下政府一项极端重要的民生工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承诺要解决1000万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 还有就是公平。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不少是外来务工人员,处于社会底层,享受不到市民待遇,对孩子疏于监管,为人贩子留下可乘之机。中国仅农村留守儿童就有6100万,城市中的流动儿童有3600万。但伴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尤其是暂住证的取消,传统户籍壁垒的松动,给人带来了改变的想象空间。 更根本的原因是,每一个人性泯灭的父母都是这个时代扭曲价值下的蛋。当四周的空气延烧着人人忙于追求财富、艳羡成功的烈焰,当许多人都为了获得自我的成就而不去肩负基本的责任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无论贫富,父子母女常年不相见都是都市常态,被披露的贪官表面上义正词严,骨子里声色犬马、富可敌国,都无疑在提醒一个快步走向富足的中国:硬实力很硬,软实力很软。 如果成功者都忙于在一场物质竞赛的残酷PK中胜出,并赢得广泛的认同,只会点燃更多人内心的贪婪、自私和冷漠。 其实,人的内心深处同时住着魔鬼和天使,就看你召唤什么。 尽管是极端个案,这些遗弃孩子、贩卖骨肉的父母显然内心的魔鬼被唤醒,以至于在物质贫困尚未解决,精神的贫困有如此赤裸地呈现在世界面前,自己茫然不觉。 要想避免更多的家长走向卖亲生骨肉的歧途,除了给其创造一个更公正的社会环境外,或许全社会应该为竞争时代赋予崭新的价值基因,竞争之上,还有爱,同情,帮助,悲悯和尊重。甚至可以试着先从爱自己、爱父母、爱孩子起步。 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都无法从这一幕幕人道主义悲剧中置身事外。让我们认真思考:在内心深处,除了成功,还有什么?还应该有什么?,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法的呼吁。

必须承认,在公安部门的努力下,在全社会的积极推动下,2014年中国拐卖儿童案件较前两年呈现可喜的下降趋势。

法的呼吁。 必须承认,在公安部门的努力下,在全社会的积极推动下,2014年中国拐卖儿童案件较前两年呈现可喜的下降趋势。 现在法学界围绕着该不该对人贩子普遍判处极刑和买家入罪展开探讨,并对如何完善整个社会打拐机制进行不懈努力。无疑这些举措都值得肯定。 但批量的弃婴逼停弃婴岛以及亲生父母联手人贩子去靠自己孩子牟利,却远远超越了打击和防控的范畴。 或许可以祭起道德大旗,对这些家长进行谴责,去启蒙,去重复一些古代圣贤留下的做人基本常识和道理,但你唤不醒一个个极端自私冷漠的内心。 这提醒我们,先暂且放下简单的鞭笞和说教,去认真地审视遗弃背后那极端灰暗的人性。 其中重要一个诱因肯定是贫困。比如拐卖儿童多发生在云贵川边远山区就是例证。在GDP进入10万亿美元俱乐部,为发展成就欢呼之余,必须注意到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中国目前仍有2亿贫困人口。扶贫成为当下政府一项极端重要的民生工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承诺要解决1000万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 还有就是公平。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不少是外来务工人员,处于社会底层,享受不到市民待遇,对孩子疏于监管,为人贩子留下可乘之机。中国仅农村留守儿童就有6100万,城市中的流动儿童有3600万。但伴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尤其是暂住证的取消,传统户籍壁垒的松动,给人带来了改变的想象空间。 更根本的原因是,每一个人性泯灭的父母都是这个时代扭曲价值下的蛋。当四周的空气延烧着人人忙于追求财富、艳羡成功的烈焰,当许多人都为了获得自我的成就而不去肩负基本的责任

现在法学界围绕着该不该对人贩子普遍判处极刑和买家入罪展开探讨,并对如何完善整个社会打拐机制进行不懈努力。无疑这些举措都值得肯定。

但批量的弃婴逼停弃婴岛以及亲生父母联手人贩子去靠自己孩子牟利,却远远超越了打击和防控的范畴。

或许可以祭起道德大旗,对这些家长进行谴责,去启蒙,去重复一些古代圣贤留下的做人基本常识和道理,但你唤不醒一个个极端自私冷漠的内心。

法的呼吁。 必须承认,在公安部门的努力下,在全社会的积极推动下,2014年中国拐卖儿童案件较前两年呈现可喜的下降趋势。 现在法学界围绕着该不该对人贩子普遍判处极刑和买家入罪展开探讨,并对如何完善整个社会打拐机制进行不懈努力。无疑这些举措都值得肯定。 但批量的弃婴逼停弃婴岛以及亲生父母联手人贩子去靠自己孩子牟利,却远远超越了打击和防控的范畴。 或许可以祭起道德大旗,对这些家长进行谴责,去启蒙,去重复一些古代圣贤留下的做人基本常识和道理,但你唤不醒一个个极端自私冷漠的内心。 这提醒我们,先暂且放下简单的鞭笞和说教,去认真地审视遗弃背后那极端灰暗的人性。 其中重要一个诱因肯定是贫困。比如拐卖儿童多发生在云贵川边远山区就是例证。在GDP进入10万亿美元俱乐部,为发展成就欢呼之余,必须注意到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中国目前仍有2亿贫困人口。扶贫成为当下政府一项极端重要的民生工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承诺要解决1000万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 还有就是公平。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不少是外来务工人员,处于社会底层,享受不到市民待遇,对孩子疏于监管,为人贩子留下可乘之机。中国仅农村留守儿童就有6100万,城市中的流动儿童有3600万。但伴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尤其是暂住证的取消,传统户籍壁垒的松动,给人带来了改变的想象空间。 更根本的原因是,每一个人性泯灭的父母都是这个时代扭曲价值下的蛋。当四周的空气延烧着人人忙于追求财富、艳羡成功的烈焰,当许多人都为了获得自我的成就而不去肩负基本的责任

这提醒我们,先暂且放下简单的鞭笞和说教,去认真地审视遗弃背后那极端灰暗的人性。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 其中重要一个诱因肯定是贫困。比如拐卖儿童多发生在云贵川边远山区就是例证。在GDP进入10万亿美元俱乐部,为发展成就欢呼之余,必须注意到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中国目前仍有2亿贫困人口。扶贫成为当下政府一项极端重要的民生工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承诺要解决1000万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

还有就是公平。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不少是外来务工人员,处于社会底层,享受不到市民待遇,对孩子疏于监管,为人贩子留下可乘之机。中国仅农村留守儿童就有6100万,城市中的流动儿童有3600万。但伴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尤其是暂住证的取消,传统户籍壁垒的松动,给人带来了改变的想象空间。

世界上更残酷的事,莫过于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无情遗弃。 2011年6月1日。儿童节。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的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正式运行。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但很快,呼啸而至的弃婴成了这些人道主义试点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4年1月,广州在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设立“婴儿安全岛”,开放两个月接收弃婴262名。两个月后的3月16日,广州市宣布婴儿安全岛关闭,表示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过福利院的承受极限。 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最大的已经7岁,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另外就是女婴占压倒性比例。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在严重挑战人道和伦理的底线。或许,这些父母留给世界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政府举办的福利机构,让他们尽可能活着。 但个别父母连这一点亮色都掐灭了——竟会将自己的孩子主动送到人贩子手里,去换钱。 在山东警方最近侦破的一个案件中,一位来自贵州的38岁的秦某伙同大儿子胡某,将自己刚出生4天的男婴以7.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原因仅仅是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而此前,他的丈夫就曾将其生下的一个女婴卖给他人。令人发指的是,秦某卖掉孩子后,用所得的7.2万元为胡某买了一辆价值5万余元的轿车,其余钱款偿还了债务。 此前,在山东兖州铁路警方侦破的一个案件中,竟然出现外地孕妇充当人贩子的生育机器,任其将婴儿以五六万左右价格出售后分享部分利益。 弃婴和拐卖都是老话题,围绕这些老话题充满了各种声色俱厉的谴责、旁征博引的探讨和对完善立法、加强执 更根本的原因是,每一个人性泯灭的父母都是这个时代扭曲价值下的蛋。当四周的空气延烧着人人忙于追求财富、艳羡成功的烈焰,当许多人都为了获得自我的成就而不去肩负基本的责任,无论贫富,父子母女常年不相见都是都市常态,被披露的贪官表面上义正词严,骨子里声色犬马、富可敌国,都无疑在提醒一个快步走向富足的中国:硬实力很硬,软实力很软。

如果成功者都忙于在一场物质竞赛的残酷PK中胜出,并赢得广泛的认同,只会点燃更多人内心的贪婪、自私和冷漠。

其实,人的内心深处同时住着魔鬼和天使,就看你召唤什么。

尽管是极端个案,这些遗弃孩子、贩卖骨肉的父母显然内心的魔鬼被唤醒,以至于在物质贫困尚未解决,精神的贫困有如此赤裸地呈现在世界面前,自己茫然不觉。

要想避免更多的家长走向卖亲生骨肉的歧途,除了给其创造一个更公正的社会环境外,或许全社会应该为竞争时代赋予崭新的价值基因,竞争之上,还有爱,同情,帮助,悲悯和尊重。甚至可以试着先从爱自己、爱父母、爱孩子起步。

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都无法从这一幕幕人道主义悲剧中置身事外。让我们认真思考:在内心深处,除了成功,还有什么?还应该有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827)|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